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经济伦理学年鉴2014卷 >>文献详情

《资本论》的哲学史意义

摘要:  马克思“毕生的伟大著作” 《资本论》是奠立在“两大超越”的基础上:既超越了古典政治经济学,又超越了西方古典哲学。在此基础上, 《资本论》实现和成就了马克思的“新唯物主义”哲学— —不仅“解释世界”更要“改变世界” ,真正扭转了西方哲学的观念论传统,因而《资本论》具有独特而深刻的哲学史意义。马克思的《资本论》在根本上就是“人类自由解放的辩证法” ,通过对古典政治经济学和以黑格尔为代表的西方古典哲学以及以往一切旧哲学的批判,真正做到了“新唯物主义”哲学的彻底批判本性,从而终结和颠覆了整个“解释世界”的西方哲学传统。开创了自己独特的“改变世界”的新哲学。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资本论》的哲学史意义
    作者: 白刚 李娟

    马克思“毕生的伟大著作”《资本论》是奠立在“两大超越”的基础上:既超越了古典政治经济学,又超越了西方古典哲学。在此基础上,《资本论》实现和成就了马克思的“新唯物主义”哲学——不仅“解释世界”更要“改变世界”,真正扭转了西方哲学的观念论传统,因而《资本论》具有独特而深刻的哲学史意义。

    一、《资本论》对古典政治经济学的超越

    古典政治经济学是资本主义制度确立和上升时期的资产阶级经济理论体系,它突破了重商主义只关注流通领域里商品交换关系的局限,开始从流通领域过渡到生产领域。马克思的《资本论》比古典政治经济学有更加深刻的历史唯物主义内容:实际的经济关系是以一种完全新的方式——历史唯物主义方法进行考察的。虽然古典政治经济学突破了重商主义者对于“交换关系”考察价值的局限,但古典政治经济学并没有彻底完成这个转变过程,主要原因在于:其一,古典政治经济学仍然不能摆脱物(商品)的外观的迷惑,在研究资产阶级社会内部关系时,古典政治经济学只注意于各经济范畴之间量的关系的分析,而忽略了它们之间的质的社会关系本质。其二,古典政治经济学忽视了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最主要的关系,即作为“全部现代社会体系所围绕旋转的轴心”的“资本和劳动的关系”。其三,虽然古典政治经济学所设计的只是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但它却把这一生产关系当作一般的、普遍的和永恒的自然形式,从而古典政治经济学不能揭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运动的本质和发展规律。为此,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明确指出: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把资本主义制度不是看作历史上过渡的发展阶段,而是看作社会生产的绝对的最后形式。马克思认为,只有赋予这些范畴以历史的性质才能说明和理解它们的相对性和暂时性,而只有马克思的超越古典政治经济学的“哲学——政治经济学”批判,才揭开了罩在资本主义社会关系上的“神秘面纱”,并证明了其不可避免的灭亡。

    二、《资本论》对古典哲学的超越

    在马克思的“哲学——政治经济学批判”视野中,黑格尔以“绝对精神”为代表和主宰的西方古典哲学,以最抽象的形式表达了最现实的人类状况——“个人现在受抽象统治”,可以说黑格尔哲学就是资本主义社会现实最高和最终的理论和意识形态表达。但是马克思在“思想—哲学”领域对以黑格尔为代表的西方古典哲学进行了深刻的批判和超越。马克思认为黑格尔精神哲学在实质上就是资产阶级社会意识形态最充分和最集中的表达,是德国现实中尚不成熟的资产阶级等价交换原则“在观念上的延续”。确切说,马克思哲学也是继承和发展了黑格尔哲学,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其一,正是黑格尔全能的、所向披靡的“绝对精神”,转变为马克思的“人类劳动”。其二,马克思的《资本论》运用黑格尔的辩证法来思考已经构成的内容,阐释社会矛盾发展和社会形态演变,并且也部分地充当了马克思资本批判的逻辑语言。其三,黑格尔的“国家理念”被马克思应用于《资本论》中,让它转变成了“以每一个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为基本原则”的“自由王国”。通过《资本论》的研究,马克思在古典政治经济学和经验主义历史学占统治地位的英国,重新发现和超越了黑格尔。

  • 中国经济伦理学年鉴2014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5-12

    章节:《中国经济伦理学年鉴2014》 \  第三篇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资本论》的回归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6 \ 研究报告

    近年来,随着全球资本主义时代金融危机的影响与风险社会的到来,马克思的《资本论》再一次回归于人们的视野中,人们对于其应对当前人类社会危机的能力充满期待。在这种情况下,《资本论》哲学研究成为近年来汉语学界的一个“热点”,吸引了一大批学者的关注。当然,《资本论》研究并不是一个新话题。无论是在第二国际马克思

    社会政治哲学传统中的马克思财产权批判理论

    来源: 中国经济伦理学年鉴2014 \ 第三篇 论文摘要

    马克思的财产权批判理论内生于整个西方思想史尤其是近现代社会政治哲学的传统之中,但它的生成语境不是任何一种单一的“知性科学”。而是社会政治哲学或政治经济学批判。因此,要想切中其本质地理解它,就必须充分考虑它得以产生的语境,及其所归属的思想谱系,分析它与古典自由主义者和黑格尔在处理财产权问题上的继承、批

    政治经济学批判与唯物史观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6 \ 热点聚焦

    政治经济学批判:追求经济的“政治与哲学的实现”张雄《中国社会科学》2015年第1期 有关政治经济学批判与唯物史观相互关系的学术思考,是近几年颇受关注的理论新视点。伊林·费彻尔指出:“马克思的目的始终是‘政治经济学批判’,这既意味着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进行批判,又意味着对它在资产阶级国民经济学说中的理论反映进

    从社会问题到社会正义:思想史与现实双重维度的《资本论》解读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7 \ 论文荟萃

    思想史的考察表明,青年马克思出于物质利益问题遭遇到“苦恼的疑问”,即穷人的存在这一社会问题,而开始告别法哲学阶段转向政治经济学研究。这种现实关怀构成了《资本论》的实际起点。在《资本论》中,马克思彻底批判了古典经济学掩盖社会矛盾的本性,认识到社会问题的制度根源与资本主义的剥削本质。但是,对社会问题的关

中国经济伦理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