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经济伦理学年鉴2014卷 >>文献详情

旧睡袍与狄德罗效应

来源: 中国经济伦理学年鉴2014 >> 第三篇 论文摘要 作者: 方维规 浏览次数:33
摘要:  1772年,狄德罗在《追思我的旧睡袍》的随笔中,伤感地忆起自己的旧睡袍。于是,新睡袍的格调开始发威,狄德罗挨个儿换掉了熟识的家具,终于坐在贵族气十足的书房里。对指责奢侈的各种论证做了一番历史批评后,狄德罗得出结论说: “奢侈有助于人的幸福,国家应当说明、推动和引导奢侈。美国人类学家和社会学家麦克奎肯( Grant McCracken )试图解开这个谜,最后在狄德罗的《追思我的旧睡袍》中找到了答案。而在通常情况下,狄德罗效应处于守势:人们会防范那些破坏狄德罗整体的想法和产品。“狄德罗效应”可以解释购物癖,也可理解时尚和反时尚,可预见和不可预见的。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旧睡袍与狄德罗效应
    作者: 方维规

    “留着你们的旧物,小心富贵带来的恶果。我的经历给你们一个忠告:清贫无拘无束,富裕带来拘牵。”耶克尔的讲演引经据典,学术性很强,很有启发意义。他援引的第一个学者是狄德罗。我的反应是:又是狄德罗!对于18世纪的法国启蒙主义者,曾经有过的责难数不胜数。唯有一个人似乎不费劲地抵挡住了所有攻击,那便是狄德罗。他的作品影响深远,甚至在21世纪的今天,还未丧失其魅力和现实性。

    1772年,狄德罗在《追思我的旧睡袍》的随笔中,伤感地忆起自己的旧睡袍。“我为什么没有留着它?”他以这个问题开始自己的思考:“它很合身,我也配它,穿在身上很自如,从不碍事。”但这新睡袍让他浑身不自在,还搅乱了全部生活,甚至是一种破坏。往日的生活,只在回忆之中,旧睡袍同日常生活是那么融洽,与家里的桌椅也很般配。“可是眼下,一切都乱了套,”他恼怒地说,“和谐已经远去,没了分寸,没有美。”这种毫无意义的损毁,缘于美化和更新的冲动。他没能节俭持家,终于酿成恶果。他穿着新睡袍在书房里来回踱步、沾沾自喜的同时,发现书房里的家具怎么也比不上这件睡袍的档次,往日里感觉不错的地毯也显示出了穷酸相。于是,新睡袍的格调开始发威,狄德罗挨个儿换掉了熟识的家具,终于坐在贵族气十足的书房里。就在这时,他后悔自己丢掉了那件破旧但很温馨的旧睡袍,那上面的墨迹记载着一个文学家的生活。而穿着考究的睡袍,他觉得自己活像个富有的懒汉,没人会认出他来。唯有简陋的地毯还能让他想起自己是谁。自从有了这件睡袍,家里阔气多了。而这可憎的奢侈睡袍,让他失去了安宁,“奢华引起何等祸害!”

    狄德罗描述的是一个不幸社会的场景,盲目地买了又买,最后却是满足欲的破灭。他在整个叙述中没有用“消费”概念,却以一篇短文而成为最早的消费批判者之一。在他看来,奢侈虽是人们利用财富营造的舒适生活,却从来是道德家的鞭笞对象。对指责奢侈的各种论证做了一番历史批评后,狄德罗得出结论说:“奢侈有助于人的幸福,国家应当说明、推动和引导奢侈。”他主要关注的,并不是奢侈本身,而是社会不平等现象。他认为政治的任务在于建立财富的均衡。

    很奇怪,我们总会自觉或不自觉地根据物品来寻求和谐。为何如此?美国人类学家和社会学家麦克奎肯(Grant McCracken)试图解开这个谜,最后在狄德罗的《追思我的旧睡袍》中找到了答案。这就是所谓“狄德罗效应”。在《文化与消费》(Culture and Consumption,1988)一书中,麦克奎肯首次提出“狄德罗效应”。它已成为消费研究中的一个著名概念。作者把狄德罗的故事看作消费社会的原本情形:拥有新的消费品,比如一件衣服,会让人接着买下去,原因是总体协调感。第一次购买成了继续购买的起因,这是一个“连锁反应”,或曰“配套效应”,为的是添补、完善、一致。人总是在寻求一致,在寻求相互协调的物品,此乃“狄德罗整体”。麦克奎肯区分了狄德罗效应的三种形式,睡袍经历则是其中较为极端的一种:一个陌生物品翻转了一切,这种事情较少出现。而在通常情况下,狄德罗效应处于守势:人们会防范那些破坏狄德罗整体的想法和产品。第三种情况则是对狄德罗整体的创造性突破:一些玩味生活的艺术家,恰恰挑选违反常规的物品。要想更好地理解我们生活的世界,谁了解“狄德罗效应”,谁就会在生活中受益无穷。“狄德罗效应”可以解释购物癖,也可理解时尚和反时尚,可预见和不可预见的。

  • 中国经济伦理学年鉴2014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5-12

    章节:《中国经济伦理学年鉴2014》 \  第三篇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奢侈与经济息息相关

    来源: 中国经济伦理学年鉴2014 \ 第三篇 论文摘要

    “什么是奢侈?” 什么是奢侈?狄德罗认为这个问题在君主制的条件下是无法回答的,但他在《追思我的旧睡袍》(1772)一文中所提出问题“什么是奢侈?”购买新物刺激了已有物品组成的安稳状态,打乱了它们完美搭配的和谐场景。狄德罗在文中说:“让恶魔拿走这件珍贵的衣服,因为我不得不向它屈服!还我粗糙、简易、舒适的旧裹

    都市里的原始人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4 \ 第五篇 人物纪念

    一 狄德罗的愤怒 1778年12月,法文版《塞涅卡全集》第7卷于巴黎出版。与前几卷有所不同的是,狄德罗(1713—1784)所撰写的《论哲学家塞涅卡的生活》也收入其中。在对这位拉丁语作家的生平和思想作了一番评述后,狄德罗话锋一转,开始回顾他自己的思想历程,并用了很大的篇幅来表达他对卢梭(1712—1778)这位他眼中的“反哲

    狄德罗与卢梭:启蒙脉络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5 \ 译著举要

    该著收录了伦敦大学教授玛丽安·霍布森于1973~2005年间陆续发表的14篇论文。在这些论文中,霍布森教授采用独到的方式,选取某个特定文本或问题,将其置于历史与争议的语境中,跨越学科的界限,研读法国启蒙先贤狄德罗与卢梭的思想内涵。从哲学与文学到数学与医学,从音乐与戏剧到语言学与心理学,霍布森教授向我们呈现了两

    “时间性”何以成为美学的基本问题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4 \ 第八篇 论文荟萃

    “审美生活”作为美学的研究对象与其他生活形态一样,具有一般“生活”的“构成特性”:“主客不分”,其在“时间性”上的体现是主客之间的“始终-指向”关系,那么一种描述“语法”就必将产生:“只有当……的时候,才会产生特定的美感体验”,因而,“时间性”是“生活哲学”的基本问题。“审美生活”与其他生活形态的分野

中国经济伦理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