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亚洲民族学》杂志“中国民俗研究”特刊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四篇 论著评介 作者:《暂无作者信息》 浏览次数:18
摘要:  2015年11月,名为“中国民俗研究” ( Chinese Folklore Studies )的《亚洲民族学》 ( Asian Ethnology )特刊(第74卷第2期)在日本名古屋出版。HCI )收录的民俗学国际核心期刊,该刊在亚洲民俗学研究领域中有着重要的地位,其特色之一是鼓励亚洲本土学者的研究。作者主要从民俗学史的角度切入,在回顾了中国民俗学发端、早期发展中的社会背景及政治倾向后,又分别从三个方面阐明了新世纪民俗学学科的转向。这一部分详细介绍了中国民俗学的学科性质、学科地位及机构设置,还特别提到了为民俗学学科建设做出巨大贡献的钟敬文、张紫晨等老一辈民俗学者。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亚洲民族学》杂志“中国民俗研究”特刊

    2015年11月,名为“中国民俗研究”(Chinese Folklore Studies)的《亚洲民族学》(Asian Ethnology)特刊(第74卷第2期)在日本名古屋出版。经过五年的努力,在国内外学者的精诚合作下,由李靖、彭牧和杜博思(Thomas David DuBois)担任特约编辑的特刊终于付梓发行。

    《亚洲民族学》的创刊可追溯至上个世纪40年代。1940年,北平辅仁大学在叶德礼(Matthias Eder)及其他汉学家的努力下,成立了人类学博物馆。1942年,博物馆的下属期刊《民俗学志》(Folklore Studies,或译《民俗研究》)创刊。此后,在叶德礼等外籍教职员以及国内学者赵卫邦等的参与下,该学刊坚持每年一期,用英、法、德语介绍东亚国家的民俗研究情况,包括东亚地区田野调查的最新资料、理论与方法论的进展等。1948年,该刊迁至日本,1963年改名为《亚洲民俗研究》(Asian Folklore Studies)。直到2008年,因“民俗”(folklore)一词的局限性,该刊改名为《亚洲民族学》(Asian Ethnology),目前由日本南山(Nanzan)宗教与文化研究所以英文出版。作为“艺术与人文科学引文索引”(Arts & Humanities Citation Index,简称A&HCI)收录的民俗学国际核心期刊,该刊在亚洲民俗学研究领域中有着重要的地位,其特色之一是鼓励亚洲本土学者的研究。

    《亚洲民族学》创刊以来,除了上世纪40年代初期赵卫邦在此发表了整体介绍中国民俗学研究的论文以外,后来虽然零星有中国学者发表中国民俗研究的文章,但整体看来,呈现出来的大多较为碎片化,缺乏综合全面的展示。而本期特刊,由六篇中国学者的文章组成,较为全面地呈现了中国民俗学兴起的历史、近年的发展轨迹与当下研究的现状。

    李靖作为特刊的特邀编辑,其《中国民俗研究:走向学科成熟》(Chinese Folklore Studies:Toward Disciplinary Maturity)一文,可视为本特刊的绪论。在总结其他五篇文章的基础上,该文较为全面地介绍了本特刊的主旨。作者主要从民俗学史的角度切入,在回顾了中国民俗学发端、早期发展中的社会背景及政治倾向后,又分别从三个方面阐明了新世纪民俗学学科的转向。首先是对“到民间去”(going to the people)的新理解与新实践,如“民”的概念的转变。其次是对当下民俗学者身份的重新评估。作者肯定了学术界的独立性和批判性,肯定了学者们的自我意识。最后介绍了中国学者与国际民俗学界的交流,特别是在国外理论的引进及应用方面。作者提到,在探讨这期特刊中主要表现什么时,有两个引进的概念一直被学者们提及,它们分别是体知(embodiment)和语境(context)。其他五篇文章,分别从不同侧面反映了这两个概念,并在实践中对它们进行了反思与推进。正是在学者们的共同努力下,中国民俗学正在逐渐走向学科成熟。

  •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04

    章节:《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四篇 论著评介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中国民俗学会2015年年会综述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一篇 特辑

    2015年10月23—26日,中国民俗学会2015年年会在辽宁大学召开。会议共征集论文335篇,最终甄选出参会论文193篇,涉及并覆盖了2015年度民俗学研究的不同论域和主题。与会学者在充分研讨和对话中,增进了交流,切磋了学艺,收获了学术发展的丰硕成果。年会主题分为以下若干方面。一 非遗保护的理论与实践 2014年,在法国巴黎举

    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第16届学术大会在乌兰巴托召开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九篇 学术活动纪要

    2015年7月20日至21日,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第16届学术大会暨桑普勒·东德布院士诞辰70周年纪念会在蒙古国乌兰巴托举行。会议由蒙古国科学院和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联合主办,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蒙古分会承办。会议的中心议题是“民间信仰与自然文化生态问题”。同时对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已故创会学者、副会长、蒙古社会科学院院

    民俗学的中国机遇:根基与前景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民俗学在世界范围都处于不景气状态,但是中国的民俗学几乎是一枝独秀。自20世纪80年代兴起的民俗复兴带来了民俗学的复兴,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进一步为民俗学在中国的大发展带来了活力。但是,既然世界民俗学都不景气,中国的民俗学如何能够是一个例外呢?主要回答是民俗学在中国有机会参与中国现代以来的国家建设,而这在相

    《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能给中国带来什么新东西——兼谈非物质文化遗产区域性整体保护的理念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该文要讨论的问题是,既然我们是在《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以下简称为《公约》)基本精神的指导下才开展了非遗保护运动以及“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建设工作,那么,《公约》能给中国带来什么新东西?一 《公约》的新术语概观 1.“非物质文化遗产”(以下简称为“非遗”)与“民俗”的区别。首先,“非遗”是一种自我认可

中国民俗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