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民族研究年鉴2003卷 >>文献详情

黄静涛先生访谈录

来源: 中国民族研究年鉴2003 >> ·学者访谈录· 作者:《暂无作者信息》 浏览次数:251
摘要:  阴山土默特被清人呼为归化城土默特,是个古老的兼营农业的游牧部落。除一切汉文化设施展示于土默特地,从而对所谓“天造草昧”多有启迪外,最显眼的就是土默特部开始有了“笔写气”的设置。《蒙古》 、 《新蒙古》 、 《蒙古前途》 、 《蒙古知行》等刊物也就应运而生。我谈了这么多,只是表明我当时所处的特殊历史和社会环境及它对土默特青年、特别是知识青年(包括我自己)不可避免的影响,表明在这种影响下,那一代青年的向往所在和憧憬之心。我到延安后,已有蒙古同志二十多人,以后又陆续来了一些人,蒙古人众至百余人,而土默特人竟十有其八九。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黄静涛先生访谈录

    邸永君(以下简称邸):您能接受采访,我深感荣幸。此前,我曾拜读过您作的七律《哈素海远眺》,“千里平芜一望收,何必王粲又登楼。经霜树色犹染绿,凌风草色不叹愁……”气势雄浑,对仗工稳,境界苍茫,立意高远,足见您高深的中国古典文学修养和娴熟的炼句技巧。作为一位蒙古族学者,您是如何打下如此雄厚的汉学基础,是否受到家庭的影响?

    黄静涛(以下简称黄):岁月不居,转眼间我已年过八旬,离休多年。“闭门不复出,久与世情疏”,故而所知甚少。就是当年亲身经历的事,也大多从记忆中走失。双耳重听,增加了您采访之不便。

    客套就免除吧。现在就回答您这第一问:家庭影响与否的问题。

    我倒是的确学过一些汉文典籍。面对浩瀚的书海,也无非略胜其无而已。至于家庭影响云云,过去也有人这样问过。这事因为从来没有经过心,所以照例与人都是太史公的办法:唯唯,否否。

    我是阴山土默特部人。在我的记忆中,这个部的人只要有可能,一般都愿意学些汉文。通过汉文铺陈以了解周围、了解人间,进而凿开自身的壅塞,这已是历史性的惯常现象。过去有,现在有,以后必然更会有。我故乡的前辈、平辈、后辈大多都有这个历程,我只是其中之一。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这涉及历史。

    阴山土默特被清人呼为归化城土默特,是个古老的兼营农业的游牧部落。《元史·列传》传主中出身于土默特者不止一个。《明史·鞑靼传》中、特别是对嘉靖时期蒙古的叙述,主要就是指土默特部。这个部落在势力膨胀时,曾西迄青海,东达辽沈,而它的基地始终稳定在古敕勒川。6世纪时一首当地民歌即被后人写成《敕勒歌》的歌词所唱:“敕勒川,阴山下……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指的就是这里。其紧毗长城,历来不乏关内人出关入溢,往来此地。春来秋去,谓之“雁臣”,喻示候鸟。土默特人不免与之交往,感受汉地文化气息。16世纪初,情况又有大变。以白莲教为旗号的造反者反抗明王朝失败以后,大步跨出长城,络绎于土默特,企望和“鞑靼”联盟。他们呼朋引类,众至十余万,大大超过了土默特人户,其中有农民、工匠、军卒、秀才、举人、译馆译员等。这些被明廷指为“叛贼”者,进入土默特地区就广筑“板升”即泥堡,以为新“巢”,并以此为支撑,分二路展开活动。一路猛辟草原,垦为农田;一路参加土默特部武装,成为蒙汉联军的重要组成部分,向明王朝施压。大开农田,牧场急遽减缩;广筑“板升”,“穹庐”无藏身之地。客民喧宾夺主,土默特人别无他法,只好弃牧从农,变肉食为“粒食”。脚跟既经站稳,白莲教的部众就开始展其宏图。他们提出了两个口号:一是“石青开化”,二是“威震华夷”,他们自己则是“沧海蛟龙”。“威”当然是虚张声势,“化”倒确实有些效应。除一切汉文化设施展示于土默特地,从而对所谓“天造草昧”多有启迪外,最显眼的就是土默特部开始有了“笔写气”的设置。这是专办汉字文案的执事,且从此与明王朝的各种书启翰牍亦开始使用汉文。当然,经过明人的历次“捣巢”及俺答汗的“执叛”,后来又有皇太极的“烧绝”,“板升”与“蛟龙”们终于烟消云散,然而那个“化”的余绪依然未断。汉文化的种子已经洒在阴山之下,土默之川。

  • 中国民族研究年鉴2003卷

    出版社:民族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4-12

    章节:《中国民族研究年鉴2003》 \  ·学者访谈录·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2005年民族史研究

    来源: 中国民族研究年鉴2005 \ ·学科研究进展概况·

    民族史作为一项基础性的学科,其发展水平和研究成果对民族研究中的其他学科都会产生影响。2005年度的中国民族史研究总体上看,在研究的选题、成果的质量和数量等方面大体保持了平稳发展的态势。尽管研究的热点依然分散,但在台湾少数民族问题、吐蕃历史等领域不乏创新之作,值得回顾与总结。一、综合性研究 陈玉屏《略论中国

    民族史研究

    来源: 中国民族研究年鉴2004 \ ·学科研究进展概况·

    一、综论性研究 (一)民族观与民族思想研究 最近十余年,学者们纷纷就中国历史上的民族观、民族思想和民族主义进行积极的探讨,本年度此问题的研究取得了进展。郝时远《先秦文献中的“族”与“族类”观》(《民族研究》第2期)对先秦时期“族”的概念及其“族类观”与我们今天耳熟能详的“民族”的渊源关系,进行了深入考察

    2006年民族史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民族研究年鉴2006 \ ·学科研究进展概况·

    2006年度中国民族史的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出版有多部相关专著和一批学术论文,内容涉及民族史研究的多个方面,探讨的深度和广度都有所进展。兹择要分述如下:综论 有关民族观与民族思想、治边思想与体制等综论性的研究是本年度民族史研究的重要方面,发表了一系列的相关论文,对民族史研究中的一些重要问题进行了有益的探

    2009年民族史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民族研究年鉴2009 \ ·学科研究进展概况·

    本年度中国民族史研究成果丰硕,内容涉及民族史研究的多个方面。兹按综合性研究、北方民族史、南方民族史和藏族史研究分述;凡不宜列入北方、南方和藏族史者,皆归入综合性研究中叙述。综合性研究 本年度有关中国民族史的综合性著作有罗贤佑著《中国民族史纲要》(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该著是在马克思主义民族观与历史观的

中国民族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