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沟通权力与公共领域:为协商政治模式一辩

摘要:  全球范围之内,民主压力重重。恰恰相反,近年来,我们已经看到各式各样的挑战政治现状的公民抗议和行动:在欧美很多城市发生占领行动、聚众抗议和骚乱,从伦敦、纽约到里约热内卢,所谓的“阿拉伯之春” ,希腊、土耳其等的抗议。在我看来,民主在实践中的日渐弱化,恰好反映了民主在理论上的日益挥发。民主的衰微有很多表现形式:因为民主要实现于一个全球化世界,就被认为在规范性上要求过高,它在现实中没有制度屏障。接下来我将要分五步来捍卫协商民主概念,它能够提供理论工具来构建一个防护棚以抵抗枪林弹雨,它还能够对复杂多元社会里的不同民主形式予以恰当的概念化及合法化。
作者简介:  作者系德国吉森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沟通权力与公共领域:为协商政治模式一辩
    作者: 瑞吉娜·克莱德 杨顺利

    全球范围之内,民主压力重重。乍看来,我们面临着两个不同方向的趋势:民主似乎同时既在下降又在上升,就像一体两面。一方面,在西方社会公民与民主体制的政治异化愈演愈烈。但另一方面,并非全世界的公民都处在政治被动或麻痹的状态。恰恰相反,近年来,我们已经看到各式各样的挑战政治现状的公民抗议和行动:在欧美很多城市发生占领行动、聚众抗议和骚乱,从伦敦、纽约到里约热内卢,所谓的“阿拉伯之春”,希腊、土耳其等的抗议。

    不过,问题要比这复杂。在我看来,民主在实践中的日渐弱化,恰好反映了民主在理论上的日益挥发。民主的衰微有很多表现形式:因为民主要实现于一个全球化世界,就被认为在规范性上要求过高,它在现实中没有制度屏障;因为提出一个错误的、子虚乌有的集体主体观念,就遭到讥嘲;因为不能对付“数字转向”,就被认为太古板老套;有时民主在理论上被稀释为技术管治,被化约为责任制,或被转化为理性协商。关于民主的这些保留意见向来有之。

    但这些批评都成立吗?我以为不然。它们既没有抓住经验现实,也不符合恰当的规范性标准。

    协商民主已成为众矢之的,它发现所有阵营都在猛烈攻击它。正如我想在这里表明的,没有所谓的一点点的民主。这比一个果子有一点点熟还没有意义——只要不熟,它就仍会尝起来很苦。接下来我将要分五步来捍卫协商民主概念,它能够提供理论工具来构建一个防护棚以抵抗枪林弹雨,它还能够对复杂多元社会里的不同民主形式予以恰当的概念化及合法化。

    一 理想主义

    我从一个简短的澄清开始。协商民主理论不同于约翰·洛克等的自由民主理论的地方在于,即便它也提出平等的公民权利和自由,它仍然要赋予民主参与以更大的权重。自由主义传统偏好作为私人的公民的自由,而协商民主更强调作为公共人的公民积极参与民主决策过程。[※注]如果公民能够参与容纳了众多不同观点的生机勃勃的公共领域,而且就重要议题达成成熟的公共意见,那么,我们就可以在理想的层面谈论协商民主公共领域。亚里士多德、卢梭和阿伦特传统的共和主义立场,直到所谓的新共和主义路向,都捍卫一个强的公共性概念,并且都建立在人民主权之上。然而他们停留在意志的表现性表达的层面,而协商民主理论同时还考虑到决策的质量,由此能够提供一个合法性标准。[※注]

  •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8

    章节:《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 \  公共领域与伦理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政治体制改革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理论研讨会综述

    来源: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5 \ 第八篇 会议综述

    2014年4月12日“政治体制改革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理论研讨会在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召开。研讨会以推进2011年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重大招标项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研究”的深入开展为中心,在全面贯彻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全面深化改革精神基础上,总结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研究理论

    数字化:公共领域的另一个结构性转型?

    来源: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 \ 公共领域与全球化

    一 公共领域及其在民主制度中的作用 尽管像政治哲学的其他关键概念,如民主和市民社会一样,公共性和公共领域的概念本质上具有争议性并不断被争论着,但是,至少在西方主流政治思想中,对不同概念间强烈的、相互构成的相互依存关系似乎有某种共识:很难想象一个民主国家没有市民社会和公共领域在整个社会和更狭义的政治制度

    民主的不满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7 \ 译著举要

    该著是一部关于自由的意义的重要著作,追溯了20世纪后半叶美国民主的再造过程,针对公共哲学的概念提出了一种哲学的论证和一种历史的论证。其哲学主张认为,程序自由主义——一种声称政府应该对关于良善生活的各种竞争性见解保持中立的政治理论——是不充分的;其历史的观点则认为,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程序自由主义在不断

    法律与伦理实证主义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5 \ 译著举要

    该著研究的问题是如何把规范性法律实证主义应用于法律、权利和民主。作者从宪法角度对法律、权利和民主进行理论研究,试图将法律和政治哲学聚合在一个规范性框架之内,展现出以一种民主方式关注推进权利的政治哲学和伦理学。作者反思法律实证主义,继而重新定位法律实证主义,为证成伦理实证主义扫清道路。为此,作者具体研

东西方哲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J.Habermas,Europe.The Faltering Project,trans.by C.Cronin,Cambridge/Malden:Polity Press,2009,p.141.
删除J.Habermas,Europe.The Faltering Project,trans.by C.Cronin,Cambridge/Malden:Polity Press,2009,p.143.
删除C.Crouch,Post-Democracy,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4.
删除O.Marchart,Die politischeDifferenz,Berlin:Suhrkamp,2012,p.336.
删除J.Habermas,The Theory of Communicative Action,Vols.I and II,trans by Thomas McCarthy,Boston:Beacon Press,1987.
删除H.Brunkhorst,Habermas,Stuttgart:Reclam,2006,p.30.
删除H.Brunkhorst(ed.),Demokratischer Experimentalismus.Politik in der komplexen Gesellschaft,Frankfurt am Main:Suhrkamp,1998.
删除J.Habermas,2009,p.148.
删除J.Habermas,Wahrheit und Rechtfertigung.Philosophische Aufsätze,Frankfurt am Main:Suhrkamp,1999,p.116.
删除Marchart,2012,p.337.
删除R.Kreide,“Repressed Democracy.Problems of Legitimacy in World Society”,in Democracy in Dialogue,Dialogue in Democracy,eds.by K.Jezierska & L.Koczanowicz,Farnham:Ashgate,2015.
删除M.Saar,“What is Political Ontology?”,in Krisis 1,2012,www.krisis.eu.
删除E.Tugendhat,Selbstbewusstsein und Selbstbestimmung,Frankfurt am Main:Suhrkamp,1979.
删除Brunkhorst,2006,p.28.
删除Brunkhorst,2006,p.31.
删除B.-C.Han,Digitale Rationalität und das Ende des kommunikativen Handelns,Berlin:Matthes & Seitz,2013,p.10.
删除B.-C.Han,2013.
删除E.Pariser,Filter-Bubble.What the Internet is Hiding From You,London:Penguin,2012.
删除E.Pariser,Filter-Bubble.What the Internet is Hiding From You,London:Penguin,2012.
删除cf.V.Flusser,Medienkultur,Frankfurt am Main:Fischer,1997.
删除B.-C.Han,2013,p.7,18.
删除B.-C.Han,2013,p.12.
删除cf.J.Dean,Democracy and Other Neoliberal Fantasies.Communicative Capitalism and Left Politic s,Durham & London:Duke University,2009.
删除J.Habermas,2009,p.160.
删除A.Widmann:“Plätze als Teilchenbeschleuniger”,in Frankfurter Rundschau,5.Mai 2014,http://www.fr-online.de/kultur/plaetze-als-teilchenbeschleuniger,147 2786,27034846.html.
删除K.Mishchenko,“Einschwarzer Kreis”,in Euromaidan.Was in der Ukraine auf dem Spiel steht,eds.by J.Andruchowytsch & Y.Belorusets,Frankfurt am Main:Suhrkamp,2014,pp.26ff.
删除K.Mishchenko,2014,p.23.
删除H.Arendt,Was ist Politik?Fragmente aus dem Nachlass,ed.by U.Ludz,München/Zürich:Piper,1993/2003,pp.9-136.
删除J.Habermas,Between Facts and Norms,Cambridge MA:The MIT Press,1996,p.147.
删除J.Habermas,1996,p.147.
删除H.Arendt,1993,p.45.
删除H.Arendt,1993,p.45.
删除cf.S.Benhabib,Another Cosmopolitanism,Berkeley Tanner Lectures,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8.
删除cf.R.Forst,The Right to Justification:Elements of a Constructivist Theory of Justice,trans.by J.Flynn,New York: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2010.
删除参见本年鉴韩水法《正义、基本善品与公共理性》。
删除Forst,2010,p.203-228.
删除C.Beitz,“Human Rights as a Common Concern”,in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95,2001,pp.269-282:p.279.
删除J.Proschasko,“Kleine Europäische Revolution”,in Euromaidan.Was in der Ukraine auf dem Spiel steht,Frankfurt am Main:Suhrkamp,2014,pp.113-140:p.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