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慈悲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作者: 路内 徐勇 浏览次数:10
摘要:  技工的形象有一个特点,他在某种条件下(比如在工厂里)既是知识分子又是工人,因而他们的命运某种程度上就代表或象征了知识分子和工人在不同时代的命运变迁升降,从这个角度看,技工这一核心形象其实也是作者看待世界、人生的视角和方法。技工出身对于主人公水生而言,既不需要承担“革命” (继续革命)的重任,也并不必然意味着要去思考或批判,而毋宁说是联系着他人生境遇的多变:他的大半生的人生经历都与技工这一双重身份有关。小说主人公水生的父母死于那一自然灾害,他的师傅曾为申请困难补助而向车间主任下跪,水生的表哥土根因为家庭困难而“卖”女儿,等等,小说正是以这些作为叙事的轴心来贯穿始终。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慈悲
    作者: 路内 徐勇

    玉生说:“人都是挣扎着活下来的。”

    云生说:“不想再过俗世的生活。人生的苦,我尝够了。”

    师傅说:“你们见过一匹马拉四辆车的吗?”

    叔叔说:“三分饥寒是家底。”

    根生说:“时间过得太快,一眨眼我已经老了,细水长流对我也没什么大意思。”

    从上述几句话,便可以对《慈悲》的主旨内容有一个一窥全豹的了解。小说主要讲述了在时代风云变幻的背景下,以主人公陈水生为代表的普通工人阶层的生存处境和生存法则,描绘了这些平凡弱小的老百姓生生死死的故事。在这些平凡的人物中,既有早前循规蹈矩、而后成为老混子的如陈水生,也有原先性格耿直、天不怕地不怕、后来被磨光了棱角的孟根生,还有体现出了人性深处的良善的老工人黎师傅,也不乏显露出人性的自私与阴暗的宿小东和王德发等人。

    陈水生二十岁初进入苯酚厂时,便遇到了一位心地善良的老师傅。师傅教他的第一堂课便是不要用脚踢阀门,因为这是破坏生产罪,会坐牢的。这位老师傅是一个明显带有时代烙印的人,他的口头禅经常是“向毛主席保证”“要谢谢党”,同时他也是一个隐忍的善良的老人。他一直勤勤恳恳地工作,把大半辈子的时光都献给了厂里,家里的重担也全落在他的肩上。在生活中,师傅一直尽量帮助他,帮他多领取生活用品、为他申请补助买自行车,带他回家里吃饭,如待亲生儿子一般。水生在师傅的指导下也是认真用心地工作。童年饱受饥饿的经历和与家人分散的往事,加之叔叔“吃饭不要三分饱,留个三成饥,穿衣不要穿全暖,留个三分寒”的家训,使他养成了容易满足、循规蹈矩的性格。在工厂上班时,从不早退迟到,也从不用脚关阀门,还迅速掌握了操作方法,很快便能独立施工,成品合格率也高。在生活上,与人为善,不像根生一样容易招惹麻烦是非。在经常与师兄孟根生的交往中,水生发现根生是一个性格耿直、火暴、直来直去的人。根生上班时,时常用脚踢阀门,产品的合格率也不高,说话莽撞,经常和别人发生口角,因此得罪了许多人,这也为他后来的不幸埋下了祸根。但水生同师傅都没有嫌恶根生,经常会劝谏根生不要太过莽撞冲动,得罪他人。师傅一次次帮根生掩盖他用脚踢阀门的事情,因根生的父亲中风,导致生活窘迫,师傅还为他去申请到了补助,这便开罪了宿小东。水生也亲自去他家里探望,还给出自己本就不多的粮票。

    可是师傅还没熬到退休的年纪便生了骨癌,而且已是晚期。他的女儿玉生年纪轻轻也被检查出来得了肝病,家里负担越来越重。知晓自己时日不多,无法照顾家人,便把自己的女儿托付给了水生。在人生的最后关头,还不得已要舍去脸面为自己索要十六块的丧葬费。根生的生活也是一团糟。家里穷困,又不会结交人,连厂里女工都得罪完了,因而一直没有结婚。于是便和扫厕所的汪兴妹厮混在一起。这事被水生发现后,水生劝他离开汪兴妹,可他不听劝告。最后被王德发揭发。宿小东指使众人将他用铅丝绑起来,用角铁打他的腿骨,打到大小便失禁,腿也被打断了,结果他还是没供出汪兴妹来,也不承认用脚踢过阀门,最后被判十年徒刑,送到石场劳改。而汪兴妹因为匆忙出逃,也失足落水而死。师傅死了,师兄被判刑。水生的日子也不好过。得势后的宿小东并没有放过他,宿小东觉得他这个小跟班靠山已倒,便安排他去做劳动力度更大的事情——滚塑料桶。和玉生结婚后,因玉生患有肝炎,这需要巨额的医药费,家庭开支大。面对生活的重压,他没有怨言,对玉生也是体贴温柔。他像“一匹马一样,拉着五辆车、六辆车”,负担起了全部生活的重任。抚养他长大的叔叔也因喝酒过度死了,他满足叔叔的心愿,将他送到乡下下葬,遇到了远方表哥土根。虽然自己生活拮据,但水生并不吝啬,还给了他两块钱。滚塑料桶是强度极大的工作,水生最开始的时候,并不适应,滚桶之后腰酸背痛、脚泡得稀烂。日复一日的工作,他渐渐掌握了技巧,驾轻就熟,在滚桶比赛中,还得到了奖品,成为了滚桶大王,他再一次适应了工作,挣扎着活着。而他的老婆玉生面对生活的压力,也由一个病怏怏的弱女子形象变成了一个能打能骂的悍妇形象,她常说“样样东西都是打出来的,打赢了好,打烂了更好。”为了一个生煤炉的位置,她跟邻居大打出手,把人家的耳环都拉下来了,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敢死队”。

  •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中国故事”的多维想象 2015年长篇小说创作综述(1)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创作综述

    2015年是长篇小说发表出版的大年。若从总体层面加以概括,这些作品多是在“中国故事”、“中国讲述”的总体框架下寻找各自的有效形式,或呈现为语言风格的自觉,或聚焦于经验视野的拓展,或体现在形式结构的突破革新以及传统资源的创造性化用。这些文本,有的关注当代生活的中心经验,针对敏感话题展开言说;有的在时空的边

    抵抗生活的有限性:2014年短篇小说创作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创作综述

    如果说,生活的有限性已经构成了考验当代作家独立性、敏感性、技术性和意志力的大背景,那么作家们对待这一背景所选择的抵抗方式各有分别,其欲望与姿态亦耐人寻味。我们将以这一大背景为基础形成叙述逻辑,对2014年度短篇小说创作的现象依次给出说明。一、逃出日常 先从年轻作家群体说起。一般而言,80后作家的生活阅历相对

    2013年,长篇小说变招为哪般?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现状考察

    2013年的文坛,各种现象层出不穷,各种动向纷至沓来,各种现象与动向都指向一个关键词,那就是“新变”。这一年,作家们的各类创作都在尝试变招,理论批评也在直面新的文学现实中相应变调,网络文学更是在各种合力的推导下深层变异。这一切,使得整体的文坛,在2013年不可避免地显现出诸多新的变动,呈现出繁复多样的新的变

    审美经验的重新梳理与多样开掘 2015年中篇小说创作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创作综述

    对2015年中篇小说做出精准翔实的描述,并给出总揽性质的宏观评析,恐怕是件困难的事。或许,正是这种难以概述的多元化创作态势,潜伏着中篇小说创作的某种生机,尽管这种迹象还不那么明显,但在审美形态多元化的意义上见证了中篇文体的健康生长。说实话,与往年相比,2015年中篇小说创作并无惊人的变化,尽管由于政治文化气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