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哲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古典研究与历史意识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6 >> 专文 作者: 王柯平 浏览次数:64
摘要:  从语文学( philology )角度从事古典研究,可谓一种传统做法或学术常态。然而,自维拉莫维兹( Wilamowitz-Moellendurff )拓展了语文学范围之后,用于古典研究的方法系统,犹如章鱼的触角一样,伸向诸多不同领域。20世纪以降,基于语言阐释的分析方法独占鳌头,致使古典研究的理路在趋于精密的同时,也受到相应的钳制,其结果是在学术视域方面偏于文本语义而轻视历史意识。鉴于柏拉图是古典研究中具有代表性的研究对象,我们不妨以其对话文本为个案,尽可能扼要地检视此领域中的相关范式及其问题,继而昭示文化历史方法的必要性与历史意识的三重性,同时表明“阐旧邦以辅新命”的基本旨趣之所在。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古典研究与历史意识
    作者: 王柯平

    从语文学(philology)角度从事古典研究,可谓一种传统做法或学术常态。然而,自维拉莫维兹(Wilamowitz-Moellendurff)拓展了语文学范围之后,用于古典研究的方法系统,犹如章鱼的触角一样,伸向诸多不同领域。20世纪以降,基于语言阐释的分析方法独占鳌头,致使古典研究的理路在趋于精密的同时,也受到相应的钳制,其结果是在学术视域方面偏于文本语义而轻视历史意识。这一问题在西方学界并未引起足够重视,但作为中国研究者,则应对此进行必要和审慎的反思。鉴于柏拉图是古典研究中具有代表性的研究对象,我们不妨以其对话文本为个案,尽可能扼要地检视此领域中的相关范式及其问题,继而昭示文化历史方法的必要性与历史意识的三重性,同时表明“阐旧邦以辅新命”的基本旨趣之所在。

    一 范式及其问题

    毋庸赘述,阅读柏拉图的对话文本,通常与理解和探讨柏拉图思想主旨(尤其是哲学思想)的方法密切相关。按照瑞阿勒(Giovanni Reale)的归纳,解释柏拉图思想的历史一般可分为三个阶段或三种范式:一是沿用了一千五百年的新柏拉图主义范式(the neoplatonic paradigm)。究其根本,此范式源自旧学园派(the old academy),其代表人物为普洛丁,侧重从比喻的角度来解读和阐述柏拉图的思想。二是发端于18世纪末、19世纪初的体系论范式(systematic paradigm)。该范式历时一百五十余年,其代表人物为特恩曼(Wilhelm Gottlietb Tenneman)、施莱尔马赫(Friedrich E.D.Schleiermacher)和邵瑞(Paul Shorey)等,主要是根据现有的对话文本来总结和抽绎柏拉图的思想体系,具有代表性的论作包括特恩曼所著《柏拉图的哲学体系》[※注]、李特尔(H.Ritter)主编的《哲学史:出自施莱尔马赫的手稿遗作》[※注]、邵瑞所著《柏拉图哲学的整一性》[※注]、狄格尔施特德(E.N.Tigerstedt)所著《新柏拉图学派解释柏拉图的衰落》[※注]、格斯里(W.K.C.Guthrie)所著《希腊哲学史》[※注]第5卷、克洛特(Richar Kraut)主编的《剑桥版柏拉图思想导读》[※注],等等。三是图宾根学派(the Tübingen School)于20世纪50年代所倡导的“秘传论范式(esotericist paradigm)”,其代表人物包括克雷默(H.J.Krämer)、盖瑟尔(K.Gaiser)和雷阿尔(G.Reale)等。他们认为,形于文字的对话文本无关紧要,而那些“未成文的教诲(unwritten teachings)”才是解释柏拉图思想的核心部分。这一范式的代表性论作有雷阿尔所著《解释柏拉图思想的新范式及其基础》与《柏拉图思想新释》[※注]、克雷默所著《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论德性:柏拉图本体论的实质与历史》与《柏拉图与形而上学基础》[※注]、盖瑟尔所著《柏拉图的未成文之教诲》[※注],等等。

  • 中国哲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12

    章节:《中国哲学年鉴2016》 \  专文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法礼篇》的道德诗学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6 \ 新书选介

    该著基于古典学研究和文化历史方法,通过心灵诗学与身体诗学两个主要向度,首次系统地阐释了柏拉图最后一篇对话作品《法礼篇》中的道德诗学思想。在与《理想国》的结构性比照过程中,该著着重解析了《法礼篇》中“至真悲剧”喻说的意味、次好城邦的混合政体与混合学说、公民德行的正确教育理念、诗学与哲学的变奏关系、道德

    “理性神学”的原则与“美德伦理学”的困境:从“神话神学”的责任危机谈起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7 \ 论文荟萃

    正如孔子面临删定诗书的文化使命一样,苏格拉底与柏拉图也面临审定神话的任务。源远流长的神话传说对古希腊人具有重要影响,但是这些神话传说所包含的“神话神学”给伦理世界带来了诸多悖谬,首先是其“命运说”带来的责任危机。苏格拉底努力通过确立“理性神学”来摆脱“神话神学”带来的伦理危机。但是,“理性神学”在拉

    柏拉图思想中的“秘所思”“逻各斯”与“神学”:以《蒂迈欧篇》为中心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7 \ 论文荟萃

    在柏拉图思想中,神话或“秘所思(Muthos)”与“逻各斯(Logos)”有根本的对立,即Muthos作为一种不可证伪的话语与Logos作为一种可证伪的话语之间的对立,Muthos作为叙述性故事与Logos作为论证性话语的对立。反映在《蒂迈欧篇》文本中,一方面,Logos出现的地方都涉及关于感性世界的结构或现成状态的可证伪的论证性话语,

    中西正义观溯源

    来源: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 \ 公共领域与正义

    一 中国先秦的“义” “正义”二字连用,在中国现代为多,中国古代则通常单用一个“义”字,主要是儒家讲得多。最为耳熟能详的是孔子的“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孟子的“舍生而取义”,最为人不齿的则是“见利忘义”。偶尔也有“正义”连用的,如荀子《正名》中说:“正利而为谓之事,正义而为谓之行”,其中,“正”字

中国哲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Wilhelm Gottlietb Tenneman,System der Platonischen Philosophie,Leipzig,1792~1795.
删除H.Ritter,Geschichte der Philosophie,aus Schleiermachers handschriftlichen Nachlass,G.Reimer,1839.
删除Paul Shorey,The Unity of Plato's Philosophy,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60.
删除E.N.Tigerstedt,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Neoplatonic Interpretation of Plato,Societas Scientarum Fennica,1974.
删除W.K.C.Guthrie,A History of Greek Philosophy,Vol.5,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78.
删除Richar Kraut,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Plato,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2.
删除Giovanni Reale,I tre paradigmi storici nell’ interpretazione di Platone e i fondamenti del nuovo paradigma,Istituto Suor Orsola Benincasa,1991;Per une nuova interpretazione di Platone,Università Cattolica del Sacro Cuore,1989.
删除H.J.Krämer,Arete bei Platon und Aristoteles:zum Wesen und zur Geschichte der Platonischen Ontologie,C.Winter,1959;Plato and the Foundation of Metaphysics,John R.Catan(trans.),Sunny,1990.
删除K.Gaiser,Platons Ungeschriebene Lehre,E.Klett,1968.
删除Francisco J.Gonzalez(ed.),The Third Way:New Directions in Platonic Studies,Rowman & Littlefield Publishers,1995,pp.1~2、3~22.
删除Wilamowitz,History of Classical Scholarship,from Geschichte der Philologie,Alan Harris(trans.),The John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1982,p.1.Cited from Bruno Gentili,Poetry and Its Public in Ancient Greece,Thomas Cole(trans.),The John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1990,p.224.另参见维拉莫维兹:《古典学的历史》,陈恒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8,第1~2页。需要说明的是,维拉莫维兹的德文原作名为Geschichte der Philologie (《语文学的历史》或《语文学史》),英译者将其易名为History of Classical Scholarship (《古典学术的历史》或《古典学术史》)。但在正文里,英译者依然沿用了“philology”一词。国内学界有时将该词译为“语言学”,有时将其译为“文献学”,笔者倾向于接受“语文学”的译法,因为它不仅包括了语言学与文献学的相关内容,同时也关涉历史学、民俗学或文化人类学等学科的相关要素。
删除休·劳埃德-琼斯:《导言》,载维拉莫维兹:《古典学的历史》,陈恒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8,第2页。
删除休·劳埃德-琼斯:《导言》,载维拉莫维兹:《古典学的历史》,陈恒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8,第9~11页。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1844~1900)比维拉莫维兹(Ulrich von Wilamowitz-Moellendorff,1848~1931)年长四岁,相继在德国著名的古典语法中学舒尔普弗塔(Schulpforta)和波恩大学接受教育。尼采在波恩赢得了著名学者里奇尔(Friedrich Ritschl,1806~1876)的高度赞赏,在后者的支持和推荐下,年仅24岁的尼采在瑞士巴塞尔大学获得了全职教授席位。三年后,尼采利用讲演课程形成了自己的思想,出版了《悲剧的诞生》一书。其间,尼采在批评基督教价值观的过程中,抓住信仰问题不放,将这种信仰归咎于歌德时代的古典学者,因为他们认为模仿古代经典是为了装饰理想的类型。与此同时,尼采批评了盛行于那个时代的历史主义,抨击了那些把古代人想象成同自己一样的学者,特意提醒学者应设法通过进入古人生活的想象力,以期感觉到古人与自身的不同,并且警告过分专业化所带来的危害,坚持认为获得知识只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目的。《悲剧的诞生》出版后,在德国学界引发了一场激烈的争论。从古典学的角度来看,尼采著作中存在大量错误与夸张之处,而尼采本人过分激动的腔调,也委实激怒了维拉莫维兹。后者为此专门撰写过一本小册子,对尼采进行了极端的攻击。尼采随后在一篇题为《我们这些语文学家》(We Philologists)的文章中,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毫不客气地攻击了那些不尊重古代、过于自大而又不善辞令的语文学家,并建议他的对手维拉莫维兹应放弃语文学的教职席位,转而献身于哲学的和预言的使命来结束这一争论。历史地看,尼采与维拉莫维兹二人之间的争论,在一定程度上是尼采的支持者里奇尔和维拉莫维兹在波恩的朋友奥托·雅恩(Otto Jahn,1813~1869)早期争论的延续。实际上,尼采有关德国语文学正在面临崩溃的黑色预言是夸大其词。在老学者蒙森(Theodor Mommsen,1817~1903)这一榜样力量的鼓舞下,维拉莫维兹及其同辈以惊人的能量,阻止了语文学衰落的最初迹象,并取得了比过去半个世纪里的成就更为辉煌的业绩。
删除休·劳埃德-琼斯:《导言》,第12页。
删除Bruno Gentili, Poetry and Its Public in Ancient Greece,Thomas Cole(trans.),The John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1990,p.233.
删除维拉莫维兹:《希腊悲剧》第2卷,柏林,1899,“前言”第7页。转引自布克哈特:《希腊人和希腊文明》,王大庆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奥斯温·穆瑞(Oswyn Murry)“序言”第32页。
删除维拉莫维兹:《希腊悲剧》第2卷,柏林,1899,第32~33页。
删除布克哈特:《世界历史沉思录》,金寿福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第19页。
删除耶尔恩·吕森:《序言:雅各布·布克哈特的生平和著作》,载布克哈特:《世界历史沉思录》,金寿福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第XI页。
删除克罗齐:《作为思想和行动的历史》,田时刚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第23页。
删除克罗齐:《历史学的理论与历史》,田时刚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第11页。为了证明历史复活的内在动因和历史契机,克罗齐在书中还举例说:“文明的原始形式既粗陋又野蛮,它们静卧着,被忘记了,很少有人关注,或被人误解,直到称作浪漫主义和王朝复辟的欧洲精神的新阶段才获得‘同情’,即是说,才承认它们是自己现在的兴趣。”(克罗齐:《历史学的理论与历史》,第11页)在论及“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这一命题时,克罗齐试图说明人们在进行思考或将要思考历史事件或文献时,会根据其精神需要重构它们。因此,对克罗齐来说,所有这些曾经或将要被思考的历史事件或文献,也曾是或将是历史。要不然,“若我们仅限于实在历史,限于我们思想活动实际思考的历史,就会容易发现这种历史对多数人来说,既是同一的,又是当代的。当我所处历史时期的文化进程(补充说我作为个人,可能多余甚至不确切)向我提出有关希腊文明或柏拉图哲学或阿提卡风俗中独特习惯的问题时,那一问题就同我的存在相联系。”(同上书,第4~5页)
删除王柯平:《〈法礼篇〉的道德诗学》,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第14~21页。
删除Karl Jaspers,The Origin and Goal of History,Michael Bullock(trans.),Routledge & Kegan Paul,1953,p.264.
删除Karl Jaspers,The Origin and Goal of History,Michael Bullock(trans.),Routledge & Kegan Paul,1953,pp.270~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