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哲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生命、符号与不可辨识之物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8 >> 学术前沿 作者: 蓝江 浏览次数:251
摘要:  — —特里斯坦·加西亚: 《形式与对象》如今,互联网和数字化技术的广泛应用,已经对传统意义上“物”的概念形成了巨大冲击。这正是今天欧洲哲学重新思考物的背景。当然,今天欧洲各国的思想家,包括法国的阿兰·巴迪欧( Alain Badiou ) 、布鲁诺·拉图尔( Bruno Latour ) 、昆汀·梅亚苏( Quentin Meillassoux ) 、特里斯坦·加西亚( Tristan Garcia ) 。英国的格拉厄姆·哈曼( Graham Harman ) 、雷伊·布拉西耶( Ray Brassier ) ,甚至美国的曼纽尔·德兰达( Manuel Delanda ) 、提摩太·莫顿( Timothy Morton )等都试图在今天的背景下重新思考对象问题。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生命、符号与不可辨识之物
    作者: 蓝江

    ——特里斯坦·加西亚:《形式与对象》

    如今,互联网和数字化技术的广泛应用,已经对传统意义上“物”的概念形成了巨大冲击。这正是今天欧洲哲学重新思考物的背景。当然,今天欧洲各国的思想家,包括法国的阿兰·巴迪欧(Alain Badiou)、布鲁诺·拉图尔(Bruno Latour)、昆汀·梅亚苏(Quentin Meillassoux)、特里斯坦·加西亚(Tristan Garcia),英国的格拉厄姆·哈曼(Graham Harman)、雷伊·布拉西耶(Ray Brassier),甚至美国的曼纽尔·德兰达(Manuel Delanda)、提摩太·莫顿(Timothy Morton)等都试图在今天的背景下重新思考对象问题。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可以称之为对象思想的复兴。那么,这种复兴的具体思想背景是什么?在今天这个互联网技术高度发展、数字化程度越来越高的时代,如果从马克思主义的唯物主义视角来看,究竟应该如何来理解对象的概念?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似乎不能仅仅简单介绍哈曼、梅亚苏、加西亚等人的思想,而是要回到物或对象研究的历史脉络中去。

    一 对象研究的前史

    在古希腊,人们对米利都学派最早的称呼,实际上并不是后世为人们熟知的哲学家(philosopher,φιλóσοφος,字面意思是“爱智慧者”),相反,他们被称为“博闻者(φυσιóλογοι)”。φυσιóλογοι一词在词源学上很近似于我们后世所说的物理学家(physicist),但在前苏格拉底哲学阶段,φυσιóλογοι的字面意思是“自然()以及阿甘本意义上的敞开(apertura)。

    作为概念的对象,实际上诞生于苏格拉底和柏拉图所处的古希腊哲学的黄金时代。柏拉图在著作中建立了理念()与其他事物的区别。在《蒂迈欧篇》中,他就曾谈到两类不同的对象:“首先,存在着理念,不生不灭,既不容纳他物于自身,也不会进入其他事物中,不可见不可感觉,只能为思想所把握。其次,我们有与理念同名并相似的东西,可以感知,被产生,总在运动,来去匆匆,我们通过知觉和信念来把握它们。”[※注]在这个意义上,有形而可感、不断运动的对象区别于永恒不变的理念。在柏拉图《理想国》著名的洞穴隐喻中,对象或物被比喻为映射在洞穴墙壁上的阴影,随时都会因为时间的变化无常而即生即灭。在此世之中的存在物,只是分有了不生不灭的理念,它们是理念的摹本,“至于那摹本,原是从模仿实在者而来的,因为没有实在性,其存在就像浮动的影子一样晃来晃去。然而,摹本从理念那里多多少少获得了它的存在性。不然的话,摹本就什么都不是了”[※注]。这样,柏拉图通过理念,在永恒的理念与可感的事物之间划出了界限,可感事物是作为理念的影子出现的。以可感事物为范式,不断地追逐和指向那个永恒的真,即不生不灭的理念,成为自柏拉图以降的西方哲学的目标。

  • 中国哲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哲学研究杂志社

    出版日期:2018-12

    章节:《中国哲学年鉴2018》 \  学术前沿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德勒兹的“哲学”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6 \ 热点聚焦

    德勒兹的“重复”概念李河《哲学动态》2015年第6期,原题为《哲学中的波西米亚人——德勒兹的“重复”概念刍议》 “差异”是西方哲学史中最早的囚徒,德勒兹认为其源头可以追溯到柏拉图。负责“监禁”差异的第一“看守”就是重复,因为重复一向是同一性假定的“囚徒”。这种同一性是理性概念的根基、科学分类的原则以及标准

    2007-2009年法国哲学界研究现状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1 \ 海外哲学研究

    一 当代法国哲学先后经历了现象学、存在主义、结构主义、后结构主义、后现代主义的发展阶段。这个顺序并非是派别出现的时间顺序,其中各个学派相互交叉,还融入了马克思主义、精神分析学,等等,它们与同时代出现的法国和欧洲其他文学艺术流派的思想交融,相互获得思想的灵感。尽管学派林立,毕竟有一定线索可循。20世纪法国

    当代视角下的笛卡尔哲学研究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6 \ 热点聚焦

    论笛卡尔的“普遍怀疑”与存在论的重新奠基黄裕生《江苏行政学院学报》2015年第1期 人们通常以为近代哲学有认识论与存在论之分,但实际上,彻底的认识论必定同时是一种存在论。笛卡尔的“第一哲学沉思”既是在努力为一切知识寻找可靠性基础,也在试图通达“绝对确定的存在”,可以说,笛卡尔通过其“普遍怀疑”而把存在论奠

    我“X”故我在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6 \ 学术前沿

    一 笛卡尔与康德不同:康德把知识与自由意志区分开,认为自由意志超越了人的理解能力。这是康德哲学的最杰出的思想,也是他超出笛卡尔哲学的最关键之处。笛卡尔则并没有像康德那样在思想内部清晰地划定理解与自由意志之间的界限,更没有从自由意志方面来理解康德所说的“自在之物”。后一个思路引出了叔本华和尼采,乃至现当

中国哲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柏拉图:《蒂迈欧篇》,谢文郁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第49页;第49页。
删除柏拉图:《蒂迈欧篇》,谢文郁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第49页;第49页。
删除笛卡尔:《谈谈方法》,王太庆译,商务印书馆,2000,第28页;第36页。
删除笛卡尔:《谈谈方法》,王太庆译,商务印书馆,2000,第28页;第36页。
删除笛卡尔:《第一哲学沉思录》,庞景仁译,商务印书馆,1986,第385页。
删除Edmund Husserl,Cartesian Meditations:An Introduction to Phenomenology,Dorion Cairns(trans.),Martinus Nijhoff Publishers,1960,p.23.
删除参见李秋零主编:《康德著作全集》第4卷,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第318页。
删除《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第55页。
删除怀特海:《自然的概念》,张桂权译,中国城市出版社,2002,第151页。
删除Henri Bergson,Creative Evolution,Arthur Mitchell(trans.),Random House,1944,p.204,pp.14—15.
删除Henri Bergson,Creative Evolution,Arthur Mitchell(trans.),Random House,1944,p.204,pp.14—15.
删除Henri Bergson,Creative Evolution,p.210.
删除德勒兹、加塔利:《资本主义与精神分裂(卷2):千高原》,姜宇辉译,上海书店出版社,2010,第11页;第376—377页。
删除德勒兹、加塔利:《资本主义与精神分裂(卷2):千高原》,姜宇辉译,上海书店出版社,2010,第11页;第376—377页。
删除Anselm Franke,“Introduction-‘Animism’”,E-flux,July,2012,p.1.
删除参见皮尔士:《皮尔士论符号》,徐鹏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6,第215页;第315页。
删除参见皮尔士:《皮尔士论符号》,徐鹏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6,第215页;第315页。
删除罗兰·巴特:《流行体系:符号学与服饰符码》,敖军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第86页。
删除布希亚(即让·鲍德里亚——笔者注):《物体系》,林志明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第223页。
删除让·鲍德里亚:《符号政治经济学批判》,夏莹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9,第42页。
删除布尔迪厄:《区分:判断力的社会批判》上卷,刘晖译,商务印书馆,2016,第91页。
删除麦茨等:《电影与方法:符号学文选》,李幼蒸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2,第10—11页。
删除Levi Bryant,Nick Srnicek,The Speculative Turn:Continental Materialism and Realism,Re.Press,2011,p.7.
删除Gibert Simondon,On the Mode of Existence of Technical Objects,Cecile Malaspina and John Rogove(trans.),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2017,p.27.
删除Gibert Simondon,On the Mode of Existence of Technical Objects,p.29.
删除Yuk Hui,On the Existence of Digital Objects,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2016,p.90.
删除Alain Badiou,Logiques des mondes,Seuil,2006,p.233.
删除格拉迪·布奇等:《面向对象分析与设计》,王海鹏、潘加宇译,人民邮电出版社,2009,第55页。
删除阿兰·巴迪欧:《哲学与政治之间谜一般的关系》,李佩纹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17,第41页。
删除昆汀·梅亚苏:《有限性之后:论偶然性的必然性》,吴燕译,河南大学出版社,2018,第126页。
删除Graham Harman,Object-Oriented Ontology:A New Theory of Everything,Penguin Books,2018,p.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