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哲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心灵因果性与笛卡尔身心二元论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8 >> 学术前沿 作者: 蒉益民 浏览次数:232
摘要:  伊丽莎白公主的这个回应让今天心灵因果性方面的专家金在权( Jaegwon Kim )惊叹不已,因为这是他所知道的历史上第一个为了心灵因果性而接受心灵物理主义的论证,尽管这只是来自一个非哲学专业的人的初步直觉。因此,不但是笛卡尔的身心实体二元论处理不好心灵因果性问题,当前的物理主义身心特性二元论也处理不好心灵因果性问题。金在权还指出,历史上除了伊丽莎白公主非专业的直觉的质疑外,只有少数哲学家尝试过在心灵因果性方面批评笛卡尔的实体二元论[ ※注] ,或是从心灵因果性角度为笛卡尔的实体二元论作辩护[ ※注] 。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心灵因果性与笛卡尔身心二元论
    作者: 蒉益民

    一 理论及历史背景

    身心问题自古就是哲学研究中最重要的课题之一。作为近代西方哲学之父的笛卡尔,不但以其极端怀疑主义的方法论开启了近代西方哲学认识论的研究,同时也提出了关于身心的实体二元理论。笛卡尔的身心二元论主要由以下两个论断构成:第一,心灵和身体是属于两个不同范畴的实体(substance):心灵是非物质的(immaterial)实体,不存在于空间中,心灵的本质是思维(thinking)(这里包括第一人称所能私密感受到的一切意识活动);而身体是物质的实体,存在于空间中,身体的本质在于其在空间中的伸展(extension)。第二,心灵和身体是可以相互产生因果作用的:心灵通过自由意志等活动影响身体;而身体可以通过知觉、感觉等影响心灵。[※注]

    对于这个身心实体二元理论,波西米亚的伊丽莎白公主曾向笛卡尔提出了关于心灵因果性的著名疑问,其概要是:要使一个物体对另一个物体产生因果作用,如一个物体推动另一个物体移动,这两个物体间似乎应该有某种实质性的接触,而这种接触又要求物体在空间中有一定的造型和界面。但是根据笛卡尔的理论,心灵是非物质的实体,没有空间性,那这样的心灵究竟是如何对空间中的身体产生因果作用的呢?[※注]

    对此笛卡尔的回答是:心灵对身体的因果性必须通过“身心一体(mind-body union)”概念来理解,而身心一体是一个原初(primitive)概念,只能被我们直接把握和知晓。只有物质实体之间的因果性才需要空间中的相互接触,涉及身心一体产生的因果性时,相互接触就不是问题了。对于这个回答,伊丽莎白公主的回应是:她宁愿让步说心灵是物质的,在空间中有伸展,因为这样做比承认非空间的、非物质的心灵能和身体相互作用更容易接受。伊丽莎白公主的这个回应让今天心灵因果性方面的专家金在权(Jaegwon Kim)惊叹不已,因为这是他所知道的历史上第一个为了心灵因果性而接受心灵物理主义的论证,尽管这只是来自一个非哲学专业的人的初步直觉。[※注]显然,笛卡尔借用身心一体的概念来解释实体二元论中的心灵因果性并不能令人满意。当代有的学者甚至认为,历史上笛卡尔身心二元论的衰落主要就是因为笛卡尔没有能为心灵因果性提供令人满意的解答。[※注]

  • 中国哲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哲学研究杂志社

    出版日期:2018-12

    章节:《中国哲学年鉴2018》 \  学术前沿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心灵、语言与实在:对笛卡尔心身问题的思考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6 \ 新书选介

    自笛卡尔提出“心身问题”以来,一直是哲学争论的热点问题之一。该著在深入剖析当代西方心灵哲学理论的基础上,提出了“有序二元论”,以区别于笛卡尔的“平行二元论”。“有序二元论”有两个理论支柱,一是“随附性”概念,一是基于康德目的论的“功能系统本体论”。由此引申出来的主要观点是:功能系统有两个方面,即功能

    杜威的心灵哲学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2 \ 新书选介

    该书以杜威心灵哲学为研究对象,主要分为以下几个部分:“导论”重点论述了杜威对笛卡尔心身二元论困境的批评与解决,以及研究杜威心灵哲学的意义。第1章主要讨论了杜威思想的理论渊源;第2章主要论述杜威心灵概念的自然主义的演变;第3章讨论了杜威是怎样理解“心灵”的起源的;第4、5章分别讨论了杜威心灵哲学中有关心灵与

    康德反驳唯心论问题研究:从形式和质料二元论分析的一种尝试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5 \ 新书选介

    在康德的著作中,除了对范畴的先验演绎之外,“反驳唯心论”的问题是康德企图解决的最重大问题之一。1781年《纯粹理性批判》发表后,很快就有评论者将康德的先验唯心论理解为贝克莱式的唯心论。这种看法长期困扰着康德,为此在1787年版《纯粹理性批判》中他专门补写了一节“反驳唯心论”,后来他还写了不少讨论这个问题的札

    物理主义的衰落:国外反物理主义研究的最新进展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1 \ 海外哲学研究

    2010年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了一本题为《物理主义的衰落》的文集。[※注]该文集收集了22篇最新的论文,大多出自分析哲学界一流的哲学家之手。这些论文从意识感受的原初性、个人身心的本体论特质以及心理/物理因果性等主题出发,对心灵哲学中的物理主义进行了新一轮的批判,由此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国外反物理主义研究的最新进

中国哲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The Philosophical Writings of Descartes,Volume II,J. Cottingham et al. (trans.),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84,pp.12—62.
删除D. Garber(ed.),Descartes Embodied:Reading Cartesian Philosophy Through Cartesian Scienc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1,p.172.
删除J. Kim,“Mental Causation”,The Oxford Handbook of Philosophy of Mind,B. McLaughlin et al. (eds.),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9,pp.29—31.
删除Cf.R. A.Watson,The Breakdown of Cartesian Metaphysics,Humanities,1987.
删除关于心灵因果性的排除论证,参见J. Kim,Mind in a Physical World:An Essay on the Mind-Body Problem and Mental Causation,MIT Press,1998,pp.38—47。关于附随现象论,参见W. Robinson,“Epiphenomenalism”,The 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Edward N. Zalta (ed.),2015,URL =<http://plato.stanford.edu/entries/epiphenomenalism/>;S. Walter,“Epiphenomenalism”,The Oxford Handbook of Philosophy of Mind,B. McLaughlin et al. (eds.),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9,pp.85—94。
删除W.Hasker,The Emergent Self,Cornell University Press,1999;T.O’Connor,Persons and Causes,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1;J.Loose et al. (eds.),The Blackwell Companion to Substance Dualism,Wiley Blackwell,2018.
删除A.Kenny,Descartes,Random House,1968,pp.222—223.
删除L. E. Loeb,From Descartes to Hume,Cornell University Press,1981,pp.134—149.
删除J. Kim,Physicalism,or Something Near Enough,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2005,p.71.金在权对这个问题的探讨从1973年一直持续到2018年,参见J.Kim,“Causation,Nomic Subsumption,and the Concept of Event”,Journal of Philosophy,70,1973,pp.217—236;J.Kim,“Against Cartesian Dualism”,The Blackwell Companion to Substance Dualism,J. Loose et al. (eds.),Wiley Blackwell,2018,pp.152—167。
删除J.Kim,Physicalism,or Something Near Enough,pp.76—77.
删除J.Kim,Physicalism,or Something Near Enough,pp.78—80,pp.80—85,pp.88—90.
删除J.Kim,Physicalism,or Something Near Enough,pp.78—80,pp.80—85,pp.88—90.
删除J.Kim,Physicalism,or Something Near Enough,pp.78—80,pp.80—85,pp.88—90.
删除关于其他回应,参见N.Latham,“Substance Physicalism”,Physicalism and Its Discontents,C. Gillett and B. Loewer (eds.),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1,pp.152—171;T.O’Connor,“Causality,Mind,and Free Will”,Philosophical Perspectives,14,2000,Action and Freedom,pp.105—117。
删除P.Unger,All the Power in the World,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6,pp.242—246,pp.246—248.
删除P.Unger,All the Power in the World,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6,pp.242—246,pp.246—248.
删除J.Foster,The Immaterial Self:A Defence of the Cartesian Dualist Conception of the Mind,Routledge,1991,pp.170—172.
删除“个体化”的意思是,这些规则性只发生在这个世界唯一的心灵层面的“我”和这个世界唯一的物质个体即“我”的身体之间。
删除因此,心灵和行为之间个体化的规则性是上节中温格提出的“个体化的因果能力”概念在经验层面以及认识论层面上的依据和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