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哲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什么是“做伦理学”?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9 >> 学术前沿 作者: 张曦 浏览次数:32
摘要:  伴随着综合国力的提升, “中国学术自主性”问题日益成为中国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学者的共同关切。今天,在哲学伦理学领域实现“中国学术自主性” ,重建属于“我们”的伦理学概念体系和知识系统,重构中国伦理学事业的知识版图,已然成为伦理学领域最前沿、最重大、最基础的学术任务。这项任务不可能只属于哪一个人、哪一个团队,而必须成为当代中国伦理学学者的共同任务,因而注定是一项集体性事业。提出“做伦理学” ,提倡“作为广义人文学的伦理学”理解方式,探索与尝试新型伦理学的理论和方法论,就是在这样一个问题意识背景中展开的。” [ ※注] (作者单位:厦门大学人文学院、伦理学跨学科研究中心)责任编辑冯瑞梅.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什么是“做伦理学”?
    作者: 张曦

    伴随着综合国力的提升,“中国学术自主性”问题日益成为中国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学者的共同关切。中国伦理学也不例外。早在30年前,万俊人教授就曾公开提出“重建中国现代伦理学”的倡议。[※注]今天,在哲学伦理学领域实现“中国学术自主性”,重建属于“我们”的伦理学概念体系和知识系统,重构中国伦理学事业的知识版图,已然成为伦理学领域最前沿、最重大、最基础的学术任务。

    这项任务不可能只属于哪一个人、哪一个团队,而必须成为当代中国伦理学学者的共同任务,因而注定是一项集体性事业。不同学者和团队,由于在训练路径、知识积累、学养抱负乃至品味气质方面存在差异,构思和切入这项任务的方式、所可能产出的学理贡献,都可能会有所不同。笔者相信,正是依靠众多充满个性、多元互竞的实验性方案,经过学术思想市场的充分竞争和时间的检验遴选,最终一定能够融合收敛出若干真正体现我们时代精神的“中国伦理学”理论形态。

    提出“做伦理学”,提倡“作为广义人文学的伦理学”理解方式,探索与尝试新型伦理学的理论和方法论,就是在这样一个问题意识背景中展开的。尽管相关探索才刚刚起步,还很不成熟,但学术乃天下公器,为了能够在学术界的批评指正中获得成长,笔者拟在这篇文章中,谈谈对什么是“做伦理学”的初步理解。

    什么是“做伦理学”?为什么要提出“做伦理学”这个学术口号?在学术世界中,人们经常会说“做数学”“做外国哲学”“做宗教学”。这里的“做”,作为一个动词,涵盖了一系列非常具体的动作。对一个学者来说,“做一门学问”最表面的意思,就是指通过一套独特的思想技术来钻研、思考这门学问的问题。这也是“做一门学问”的通常含义。但提出“做伦理学”口号,用意并不仅止于此。

    要知道什么是“做伦理学”,必须首先弄清楚什么是“伦理学”。从学科属性上看,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现代高等教育一般将伦理学理解为一门哲学学科(a philosophical discipline),并以此为基础形成相应的建制性安排。比如说,国内在哲学“一级学科”下设立伦理学“二级学科”;在国外,则将伦理学作为哲学系内的一个独立学术方向来设置教席。对伦理学作这样一种建制性安排其实是有历史渊源的。早在古代西方世界,伦理学就是哲学沉思的一个基本维度;特别是随着苏格拉底将哲学从天上拉回人间,作为探寻“美好生活之道”的沉思方式,伦理学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视为“第一哲学”。

  • 中国哲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哲学研究杂志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哲学年鉴2019》 \  学术前沿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当代德性伦理学:模式与主题

    来源: 中国伦理学年鉴2015 \ 第四篇 论文荟萃

    德性伦理学成为最近50多年来道德理论取得的两大重要进展之一。步入21世纪,德性伦理依旧焕发旺盛的理论生命力,不仅在研究主题上不断深化,而且在范围上不断向政治哲学与应用伦理学拓展。德性伦理复兴运动的核心理论旨趣是反对当代伦理学以规范作为人们道德生活的核心,将道德建立在德性的根基上,以免人们将道德视为功利的

    儒家实意伦理学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5 \ 新书选介

    该著从古典儒家伦理论说入手,讨论“意念”在何种意义上是“儒家的”且是“伦理的”。“实意”发端于《大学》之“诚意”,在该著中为“实化意念”而实有其意,据此展开一个儒家实意伦理思想系统。全书围绕儒家伦理的十大相关问题,即善与缘、身与意、境与生、己与人、意与义、孝与仁、情与礼、人与权、家与国、主与民展开论

    《伦理学概论》学术思想座谈会

    来源: 中国经济伦理学年鉴2014 \ 第六篇 学术活动

    参加人员: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全国部分高校的30余位专家学者主办单位: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时间:2014年1月11日地点:北京师范大学主要议题:向善的生活:伦理学体系阐释的新尝试第一阶段的议题是“《伦理学概论》(2009)作为阐释伦理学体系的尝试”,由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院长江怡主持,中国伦理学会

    周敦颐生死哲学探微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07 \ 论文荟萃

    周敦颐的生死哲学是在充分吸取先秦儒家思想的基础上建构而成的,应该说,其目的是在理论上与释道生死观相抗衡。周敦颐彰显儒家的生死哲学,全部目的只在于让人们可以由生死之本根性的认识,来获得生之内容与方向。当人们生前孜孜求道、阐道、行道,努力行仁取义时,自我之有限生命就可以与无限之本体合为一体(因其本质在仁

中国哲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参见万俊人:《论中国伦理学之重建》,《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0年第1期,第73—81页。
删除对这个问题产生的历史原因和理论缺陷的分析,参见张曦:《“做”伦理学:现代道德哲学及其代价》,《哲学研究》2018年第2期,第99—108页。
删除Simon Blackburn,Spreading the W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84,p.222.
删除20世纪初以摩尔为代表的元伦理学是这方面的极端化表现,参见G.E.Moore,Principia Ethica,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3,Chap.1。
删除关于“教义性哲学”的一个重要的一般性讨论,参见Alessandra Tanesini,“Doing Philosophy”,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Philosophical Methodology,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17,pp.13-31。
删除福柯的观点参见Michel Foucault,Subjectivity and Truth:Lectures at the Collège de France,1980-1981,Palgrave Macmillan,2017。此外,对“哲学”在原初意义上应当具有“精神性”的一个重要论述,参见Pierre Hadot,What Is Ancient Philosophy?Michael Chase (Trans.),Harvard University Press,2004,pp.15-21。
删除这里所说的“真相”,不再是现代“认识论”意义上作为客观对象的一个特征而存在的、不依赖于心灵(mind-independent)的truth概念,而是指某种必然与生活-经验世界相关联、并依赖于生活-经验世界才能获得“真值”地位的“人类知识”。
删除伦理探寻必须也只能致力于寻找某种有关“属人美好生活(human good life)”的“属人知识”。关于这一点,笔者在《做伦理学:作为素材和方法的动画》中作了论证。参见张曦:《做伦理学:作为素材和方法的动画》,《学术研究》2019年第11期,第8—16页。
删除Cf.G.E.Anscombe,“Modern Moral Philosophy”,Philosophy,33(124),1958,pp.1-19.对安斯康姆这些批评的讨论,参见张曦:《“做”伦理学:“做法”革命与美德复兴》,《哲学动态》2018年第5期,第60—69页。
删除唐文明对牟宗三先生所开启的“康德化儒家伦理学”方案进行过反思和批判。需要注意的是,唐文明对牟宗三先生这一成就的反思,本质上也是在反思“哲学化”特别是“形上思辨哲学化”进路,在整理和提炼中国传统伦理思想、促进中国传统伦理思想研究向中国伦理学话语体系和知识体系构建转化方面的不足。参见唐文明:《隐秘的颠覆:牟宗三、康德与原始儒家》,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2,第138—239页。
删除参见张曦:《做伦理学:变革时代与未来伦理学》,《江海学刊》2019年第5期,第21—29页。
删除Cf.Bernard Williams,Ethics and the Limits of Philosophy,Routledge,2006,p.160.
删除Cf.Arthur O.Lovejoy,The Great Chain of Being:A Study of the History of an Idea,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76.
删除关于“反向格义”这个概念,参见陈少明:《格义之外》,《开放时代》2012年第11期,第25—31页。
删除类似地,伯纳德·威廉斯提醒我们,在哲学研究中要真正注意的是“哲学的历史”问题而非“哲学史”问题,参见Bernard Williams,Philosophy as a Humanistic Discipline,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2008,Part.3。
删除Cf.Stanley Clarke and Evan Simpson (eds.),Anti-Theory in Ethics and Moral Conservatism,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1989,“Introduction”.
删除Cf.Bernard Williams,Ethics and the Limits of Philosophy,Chap.6.
删除Cf.Annett Baier,Postures of the Mind:Essays on Mind and Morals,The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1985,Chap.12.
删除哈佛大学普鸣教授将中国先秦伦理思想刻画为一个以寻求“生活之道”为中心的生存智慧系统。普鸣教授的处理方式既有值得赞赏的巧妙之处,也有值得警惕的地方。普鸣的观点,参见Michael Puett,The Path:What Chinese Philosophers Can Teach Us about the Good Life,Simon & Schuster,2017。
删除参见马克斯·韦伯:《学术与政治》,钱永祥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第163—164页。
删除本尼迪克特·安德森:《椰壳碗外的人生》,徐德林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8,第22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