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卷 >>文献详情

郭沫若否定“五四”文学革命动因考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三篇 论文选编 作者: 孟文博 浏览次数:15
摘要:  在以往几乎所有的中国现代文学史中,郭沫若的《女神》都被当作“五四”文学革命的重要实绩,创造社也被认为是文学革命中最重要的文学社团之一,因此我们长期以来也都理所应当的认为郭沫若是文学革命的重要参与者甚至领导者,是文学革命成功的必要保障。但是作为郭沫若本人,他又是如何看待这场文学革命的?我们又该怎样认识和看待郭沫若对文学革命的评价?至此,我们就大体厘清了郭沫若的逻辑链条,从时势背景与个人互动这一更为根本的层面上解释了郭沫若何以始终不承认“五四”文学革命历史功绩。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郭沫若否定“五四”文学革命动因考
    作者: 孟文博

    在以往几乎所有的中国现代文学史中,郭沫若的《女神》都被当作“五四”文学革命的重要实绩,创造社也被认为是文学革命中最重要的文学社团之一,因此我们长期以来也都理所应当的认为郭沫若是文学革命的重要参与者甚至领导者,是文学革命成功的必要保障。但是作为郭沫若本人,他又是如何看待这场文学革命的?我们又该怎样认识和看待郭沫若对文学革命的评价?关于这一点,以往的学者们在著述中较少全面考察和深入剖析,而这正是本文所要解决的问题。

    1930年1月26日,郭沫若在日本千叶县市川市的家里写下了一篇署名麦克昂,题目为《文学革命之回顾》的文章,两个多月后,这篇文章出现在上海神州出版社出版的《文艺讲座》第一册中,在这篇论文里,郭沫若以颇为愤激的语气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1931年9月,这篇文章被郭沫若收入《文艺论集续集》中,上面一段话里的“然而文学革命宣告成功以来已经十余年”一句变为了:“然而文学革命以来已经十余年”,“宣告成功”一语被删除了。

    这是一年之后郭沫若对文学革命观点发生变化的结果吗?显然不是,事实上这最初版本中的“宣告成功”一语本身就颇值得玩味:文学革命的“成功”并不是公认的或者毋庸置疑的事实,而是被“宣告”的。是谁“宣告”的?郭沫若没直接说,不过可以肯定不是郭沫若及其他创造社成员,而最有可能是“胡适之”和“拥戴他或者接近他的文学团体”。可见,郭沫若删除此语绝非偶然,他不过是借这样的修改更加明确的表达他对文学革命的态度罢了,在他看来,这场最初由陈独秀“主持”,后来“荣冠差不多归了胡适之一人的顶戴”,同时由刘半农、钱玄同、鲁迅、周作人作“急先锋”的文学革命,并非就是成功的。

    文学革命之所以不成功,最直接的原因当然是:“你看他们到底产出了一些什么划时代的作品?”确实,如果从文学创作的实绩方面讲,这段时期“这一大团人”是没产生“什么划时代的作品”。连被包括在“这一大团人”中的郑振铎在当时也说:“现在中国文学界的成绩还一点没有呢!做创作的虽然不少,但是成功的,却没有什么人。”[※注]十多年后,茅盾又“回顾”了那段时期内文学创作的实绩,同样认为“那时候发表了的创作小说有些是比现在各刊物编辑部积存的废稿还要幼稚得多呢”。[※注]

  •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2

    章节:《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三篇 论文选编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郭沫若与中国文学的现代化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二篇 论文选粹

    中国现代文学作为中国文化的现代化的组成部分是不可争议的事实,同样不可怀疑的是郭沫若在中国文学的现代化过程中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郭沫若生活的20世纪是中国由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时代,传统中国社会是家长制、封闭性、等级制为特点,贵族、士绅阶级占主导地位的社会,在文化上以古训、文言、高雅的精英文化为特色

    《女神》等同于“五四”时期的郭沫若吗?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4 \ 第一篇 文学研究

    1921年8月5日《女神》由上海泰东图书局初版发行,以此宣告了郭沫若正式登上了“五四”文学的舞台,也预示着中国新文学史和新诗史进入了成熟阶段,同时《女神》成为“郭沫若文学创作中被阅读最多、研究最多的文本”。[※注]《女神》已经俨然成为了郭沫若的代表词,只要是提到郭沫若首先我们想到的肯定会是《女神》中那些慷慨

    郭沫若《文艺论集续集》汇校异文全录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4 \ 第一篇 文学研究

    《文艺论集续集》最初由上海光华书局于1931年9月出版,是郭沫若继《文艺论集》之后第二部专门论述文艺问题的论文集,在这部“续集”之后,郭沫若便再也没有出版过严格意义上的文艺论文集,也就是说,郭沫若作为一个文艺评论家,其专门的文艺评论集仅此两部。在这两部文集中所收录的论文一直以来都是学界研究郭沫若文艺思想的

    郭沫若与日本文学二题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三篇 文摘

    日本文学在郭沫若《女神》时期的文学创作和文学活动中,是一个重要的文化背景构成。郭沫若与欧洲文学史上文学思潮或文学流派的关联,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经由日本近代文化的中介而建立起来的,所以已经产生了掺入日本文化因素的变异。《女神》对于色彩的审美想象和表达独具特色,极富表现力,它们与中国古典诗歌的审美传统具

郭沫若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郑振铎:《平凡与纤巧》,《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7号。
删除茅盾:《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一集·导言》,上海良友图书公司1935年版。
删除闻一多:《〈女神〉之时代精神》,《创造周报》1923年第4号。
删除魏建:《创造社的价值:为“五四文学革命”的补课》,《鲁迅研究月刊》1996年第8期。
删除郭沫若:《我们的文学新运动》,《创造周报》第3期,1923年5月。
删除E·O·威尔逊:《论人的天性》,贵州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142页。
删除闻一多:《闻一多全集》,第12卷,湖北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96页。
删除徐志摩:《志摩日记书信精选》,四川文艺出版社1991年版,第19—20页。
删除郭沫若:《文学革命之回顾》,《文艺论集续集》,上海郁文书局版1932年版,第158—159页。
删除郭沫若:《我们的文学新运动》,《创造周报》第3期,1923年5月版。
删除郑伯奇:《忆创造社》,饶鸿竞等编《创造社资料》下册,福建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863页。
删除郭沫若:《创造十年》,现代书局1932年版,第241、143页。
删除郭沫若:《孤鸿》,《创造月刊》,第1卷第2期,1924年版。
删除郭沫若:《我们的文学新运动》,《创造周报》第3期,1923年版。
删除郭沫若:《孤鸿》,《创造月刊》,第1卷第2期,1924年版。
删除高文博:《郭沫若〈《文艺论集》汇校本〉补正》,《山东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6期。
删除郭沫若《我是中国人》,春明书店1947年版,第22页。
删除郭沫若《跨着东海》,春明书店1947年版,第28页。
删除郭沫若《我是中国人》,春明书店1947年版,第7页。
删除郭沫若《我是中国人》,春明书店1947年版,第13页。
删除美蒂:《郭沫若印象记》,见黄人影编《文坛印象记》,乐华图书出版公司1932年版。
删除魏建:《郭沫若“两极评价”的再思考》,《山东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