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三只虫草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作者: 阿来 浏览次数:24
摘要:  ” “老师,桑吉听说学校今年不放虫草假,就偷跑回家了。”本来,草原上的学校,每年五月都是要放虫草假的。挖虫草的季节,是草原上的人们每年收获最丰厚的季节。一家人的柴米油盐钱、向寺院作供养的钱、添置新衣裳和新家具的钱、供长大的孩子到远方上学的钱、看病的钱,都指望着这短暂的虫草季了。父亲和母亲都怨姐姐把太多的钱花在打扮上了。”为桑吉换靴底的父亲说: “将来还是当老师好。但是,快要放虫草假的时候,上面来了一个管学校的人,说: “虫草假,什么虫草假!父亲说: “善因结善果,你们有个好校长。”桑吉把父亲的话学给多布杰老师听。这时,他看见了这一年的第一只虫草!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三只虫草
    作者: 阿来

    海拔三千三百米。

    寄宿小学校的钟声响了。

    桑吉从浅丘的顶部回望钟声响起的地方,那是乡政府所在地。二三十幢房子散落在洼地中央,三层的楼房是乡政府,两层的曲尺形楼房是他刚刚离开的学校。

    这是五月初始的日子,空气湿润起来。在刚刚过去的那个冬天,鼻子里只有冰冻的味道、风中尘土的味道,现在充满了他鼻腔的则是融雪散布到空气中的水汽的味道,还有冻土苏醒的味道。还有,刚刚露出新芽的青草的味道。

    这是高海拔地区迟来的春天的味道。

    第一遍钟声中,太阳露出了云层,天空、起伏的大地和蜿蜒曲折的流水都明亮起来。第一遍钟声叫预备铃。预备铃响起时,桑吉仿佛看见,女生们早就安安静静地坐在教室了,男生们则从宿舍、从操场、从厕所、从校门外开始向着楼上的教室奔跑。衣衫振动,合脚的不合脚的鞋子噗噗作响。男生们喜欢这样子奔跑,喜欢在楼梯间和走廊上推搡、碰撞,拥挤成一团跑进教室,这些正在启蒙中的孩子喜欢大喘着气,落座在教室里。小野兽一样,在寒气清冽的早晨,从嘴里喷吐出阵阵白烟。

    等到第二遍钟声响起时,教室里安静下来,只有男孩们剧烈奔跑后的喘息声。

    第三遍钟声响起来了,这是正式上课的铃声。

    多布杰老师或是娜姆老师开始点名。

    从第一排中间那桌开始。

    然后是左边,然后右边。

    然后第二排,然后第三排。

    桑吉的座位在第三排正中间,和羞怯的女生金花在一起。

    现在,点名该点到他了。今天是星期三,第一节是数学课,那么点名的就该是娜姆老师。娜姆老师用她甜美的、听上去总是有些羞怯的声音念出了他的名字:“桑吉。”

    没有回答。

    娜姆老师提高了声音:“桑吉!”

    桑吉似乎听到同学们笑起来。明明一抬眼就可以看见第三排中间的位置空着,她偏把头埋向那本点名册,又念了一遍:“桑吉!”

    桑吉此时正站在望得见小学校、望得见小学校操场和红旗的山丘上,对着水汽芬芳的空气,学着老师的口吻:“桑吉!”

    然后,他笑起来:“对不起,老师,桑吉逃学了!”

    此时,桑吉越过了丘冈,往南边的山坡下去几步,山坡下朝阳处的小学校和乡镇上那些房屋就从他眼前消失了。他开始顺着山坡向下奔跑。他奔跑,像草原上的很多孩子一样,并不是有什么急事需要奔跑,而是为了让柔软的风扑面而来,为了让自己像一只活力四射的小野兽一样跑得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春天里,草坡在脚底下已经变得松软了,有弹性了。很像是地震后,他们转移到省城去借读时,那所学校里的塑胶跑道。

  •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素人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作品选载

    1 苏老师说,古琴是座高山,我永远在山脚下行走。苏老师43岁。手指修长、白晳、干燥。留着半月形的指甲。指甲是特意修剪打磨过的,除去拇指,个个长约1.5公分,圆滑,透亮。如同古器,有了包浆。30岁之前,苏老师是一家银行的职员,他的手指每天都在一沓沓钞票上拨动。那时,点钞机还没普及。苏老师数钱时,关节带动着肌肉,

    狡猾的父亲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作品选载

    父亲突然通身雪白地出现在我家里。老婆找了个机会,凑上来压低声跟我说:“真是令人惊艳哪!”她说的是父亲身上那套中式衫裤,一看就是在小裁缝店里定制的,当他上前一步,向我描述路上的情况时,白得晃人眼睛的仿绸大有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架势。要说,他这身打扮也无可挑剔,除了淡蓝色短裤在里面若隐若现之外。我只瞟了一眼

    乡村爱情故事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作品选载

    甲 我有一个同事,姓黄,先我一年毕业分到山冈的中学任教。该君在师范学校时,就是个著名的才子,擅长写诗和歌词。有段时间,我们经常在一起聊天,尤其是漫长的冬天,乡村阴冷而萧瑟,一个人在屋中呆久了,情绪会显得易怒和焦虑。我们就常串门走动,问对方在看什么书,过去读书时有哪些趣闻,等等。一般我们会在火盆里生起木

    抱着父亲回故乡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作品选载

    ——题记抱着父亲。我走在回故乡的路上。一只模模糊糊的小身影,在小路上方自由地飘荡。田野上自由延伸的小路,左边散落着一层薄薄的稻草。相同的稻草薄薄地遮盖着道路右边,都是为了纪念刚刚过去的收获季节。茂密的芭茅草,从高及屋檐的顶端开始,枯黄了所有的叶子,只在茎干上偶尔留一点苍翠,用来记忆狭长的叶片,如何从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