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哲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分析技术哲学的探索与展望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8 >> 学术前沿 作者: 吴国林 浏览次数:146
摘要:  分析技术哲学的标志性成果是克劳斯( P . Kroes )与梅耶斯( A . Meijers )共同提出了技术人工物( technical artifacts )的二重性研究纲领。为研究技术人工物的本体论状态,他们提出了技术人工物必须满足的两个本体论标准:非充分决定( Underdetermination ,简称UD )标准,指“技术人工物本体论应当容纳( accommodate )功能与其物质基础之间双向的非充分决定性。该“难问题”实质上表明,技术人工物的二重性研究纲领存在问题:其一,技术人工物是什么?为此,本文将探讨技术人工物的新的研究范式,并展望分析技术哲学研究的未来。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分析技术哲学的探索与展望
    作者: 吴国林

    技术哲学的诞生可以追溯至19世纪,其标志为1877年德国卡普(E. Kapp,1808—1896)《技术哲学原理》的出版。该学科很快便发展成熟,并建立起一系列研究纲领。然而直到1978年第16届世界哲学大会,技术哲学才被确认为一门新的哲学分支学科。产生这一历史现象的原因在于,已有技术哲学的研究方式主要是从技术外部着手,而缺乏内部研究维度,更没有对“技术有可能开创新的哲学研究传统”予以揭示。

    为弥补原有技术哲学研究的不足,一个重要的进路就是采用分析哲学的方法对技术展开研究,形成分析技术哲学。[※注]分析技术哲学的标志性成果是克劳斯(P.Kroes)与梅耶斯(A.Meijers)共同提出了技术人工物(technical artifacts)的二重性研究纲领。[※注]而其中一个非常基础的重要问题即霍克斯(W.Houkes)和梅耶斯所提出的形而上学“难问题(hard problem)”,即在技术人工物的本体论中结构与功能的关系。[※注]为研究技术人工物的本体论状态,他们提出了技术人工物必须满足的两个本体论标准:(1)非充分决定(Underdetermination,简称UD)标准,指“技术人工物本体论应当容纳(accommodate)功能与其物质基础之间双向的非充分决定性。一个功能类型可以被物质结构或系统多重实现;而一个给定的物质基础可以实现多种功能”。(2)实现限制(Realization Constraints,简称RC)标准,指“技术人工物本体论应当容纳(accommodate)和限制(constrain)功能与其物质基础之间双向的非充分决定性。从功能陈述到结构陈述,或相反,存在多种实践推理(practical inference)”[※注]

  • 中国哲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哲学研究杂志社

    出版日期:2018-12

    章节:《中国哲学年鉴2018》 \  学术前沿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论分析技术哲学的可能进路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7 \ 论文荟萃

    技术人工物的二重性研究纲领是分析技术哲学研究中的重要理论。该纲领把技术人工物所具有的物理的和意向的两种性质,转变为结构与功能的二重性。为克服技术人工物的结构与功能之间的关系——“难问题”,需要从技术人工物的二重性转向系统性。要素、结构、功能和意向构成了技术人工物的四因素系统模型。核心要素、核心结构和

    东西方意识哲学中的“意向性”与“元意向性”问题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6 \ 论文荟萃

    东西方意识哲学中都可以发现或多或少的对“意向性”问题的讨论,也都可以发现或强或弱的在“元意向性”方面的要求。“元意向性”意味着一种异于“意向性”、但同时也可以包容“意向性”的东西,它被用来描述一种追求原初性、彻底性、超越性和深邃性的思维方式和思想取向。无论是西方哲学中的现象学,还是佛教唯识学或儒家心

    关于工程本体论的认识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4 \ 第八篇 论文荟萃

    从不同视角、观点出发来分析、观察工程,会有不同的图景和认识。人们不仅需要从要素观点认识工程,更需要认识和把握工程的“本根”,研究工程本体论问题。工程本体论认为不能把工程看作科学或技术的衍生物、派生物或依存物,工程有其不可否认的作为“本体”的地位。工程是直接生产力。工程活动现实地塑造了自然的面貌、人和

    意向立场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6 \ 译著举要

    该著是丹尼特心理内容理论的集大成之作,在其心灵哲学乃至整个哲学体系中居于重要地位。在这部著作中,丹尼特阐述了他的心灵研究的方法论立场,丰富和发展了他在《意向系统》(1971)一文中提出的意向系统理论,详细论述了意向战略的基本原则、操作过程、合法性根据;对民间心理学、意向系统理论、亚认知心理学等三类意向心

中国哲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分析技术哲学(analytical philosophy of technology)”是一个简洁表达,即“技术的分析哲学”。
删除P. Kroes,“Technological Explanations:The Relation Between Structure and Function of Technological Objects”,Society for Philosophy and Technology,3(3),1998,pp.18—34.
删除W. Houkes,A. Meijers,“The Ontology of Artefacts:The Hard Problem”,Studies in History Philosophy of Science,37(1),2006,pp.118—130,p.120.
删除W. Houkes,A. Meijers,“The Ontology of Artefacts:The Hard Problem”,Studies in History Philosophy of Science,37(1),2006,pp.118—130,p.120.
删除L. R. Baker,“The Ontology of Artifacts”,Philosophical Explorations,7(2),2004,p.99.
删除A.Thomasson,“Artifacts and Human Concepts”,Creations of the Mind:Essays on Artifacts and Their Representation,E. Margolis & S. Laurence (eds.),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7,pp.52—73.
删除Peter Kroes,“Engineering and the Dual Nature of Technical Artifacts”,Cambridge Journal of Economics,34,2010,p.51.
删除C. Mitcham,“Do Artifacts Have Dual Natures?”,Techné,6(2),2002,pp.9—12.
删除技术的质料问题,涉及可靠性。可靠性应当是技术哲学关注的重要概念,但一直被忽视。仅有技术的效率,而没有可靠性,就无法保证产品在规定的条件与时间内完成规定的功能。
删除Andres Vaccari,“Artifact Dualism,Materiality,and the Hard Problem of Ontology”,Philosophy & Technology,26,2013,pp.7—29.
删除G. Ropohl,“Philosophy of Sociotechnical System”,Society for Philosophy and Technology,4(3),1999,http://scholar.lib.vt.edu/ejournals/SPT/v4_n3html/ROPOHL.htm.
删除H. Lenk,“Advances in the Philosophy of Technology:New Structural Characteristics of Technologies”,Techné,4(1),1998,http://scholar.lib.vt.edu/ejournals/SPT/v4n1/LENK.html.
删除Miguel A. Quintanilla,“Technical Systems and Technical Progress:A Conceptual Framework”,Techné,4(1),1998,http://scholar.lib.vt.edu/ejournals/SPT/v4n1/QUINT.html.
删除Peter Kroes,“Engineering and the Dual Nature of Technical Artifacts”,p.57.
删除A. Meijers,“The Relational Ontology of Technical Artifacts”,The Empirical Turn in the Philosophy of Technology,P.Kroes and A.Meijers(eds.),JAI Press,Elservier Science Ltd.,2000,pp.81—96.
删除A. Meijers,“The Relational Ontology of Technical Artifacts”,p. 94.
删除参见吴国林:《论分析技术哲学的可能进路》,《中国社会科学》2016年第10期。
删除参见吴国林:《论技术本身的要素、复杂性与本质》,《河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年第4期。
删除P. Kroes,“Coherence of Structural and Functional Descriptions of Technical Artifacts”,Study,History,Philosophy,Science,37,2006,pp.137—151.
删除参见张华夏、张志林:《技术解释研究》,科学出版社,2005,第72页。
删除技术原子层次是由研究问题的领域、研究问题的方法,以及科学技术的水平和工程实践的水平共同决定的。
删除在逻辑表达中,按结合力规则省掉括号。结合力规则为:结合力从最强到最弱依次为:-(非).(合取)∨(析取)…→(实践推理或⊃标准蕴涵)↔(等值)。
删除H. Reichenbach,Philosophic Foundations of Quantum Mechanics,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44,pp.150—160.
删除等值式之分解满足“充分必要条件之合取”,即(AB)(A⊃B).(B⊃A)。
删除有关该技术逻辑的定义和有效表,相关哈勃望远镜的逻辑推理,参见吴国林、陈福:《技术解释研究》,《东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5期。
删除M. Franssen,P. E. Vermass,P. Kroes,A. Meijers,Philosophy of Technology after the Empirical Turn,Springer International Publishing,2016.
删除F. Dessauer,Streit um die Technik,Verlag Josef Knecht,1956,S.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