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卷 >>文献详情

意气之争抑或主义之辩?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三篇 论文选编 作者: 周文 浏览次数:13
摘要:  郭沫若与巴金此次论争的缘起是1926年1月19日巴金在《时事新报·学灯》发表《马克思主义的卖淫妇— —评洪水八期郭沫若之〈新国家的创造〉 》 (署名李芾甘) (以下简称《马克思主义的卖淫妇》 ) 。该文充满“火气” ,开篇就直接将考茨基批评列宁“马克思主义的卖淫妇”的“绰号”转赠给郭沫若,并指责郭沫若对《共产党宣言》的翻译有错误,且是“有意如此做来淆惑观者的” 。然后断言, “郭沫若君简直不懂马克思主义” ,嘲笑郭沫若看不懂《共产党宣言》 ,说“郭君,恐怕你只会‘认识字’吧” ,并称郭为“新国家主义者”, “虽自承认马克思主义者,然而他对于马克思主义完全不了解” ,最后说“马克思本来是一个矛盾的东西,郭君。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意气之争抑或主义之辩?
    作者: 周文

    郭沫若与巴金此次论争的缘起是1926年1月19日巴金在《时事新报·学灯》发表《马克思主义的卖淫妇——评洪水八期郭沫若之〈新国家的创造〉》(署名李芾甘)(以下简称《马克思主义的卖淫妇》)。该文充满“火气”,开篇就直接将考茨基批评列宁“马克思主义的卖淫妇”的“绰号”转赠给郭沫若,并指责郭沫若对《共产党宣言》的翻译有错误,且是“有意如此做来淆惑观者的”。然后断言,“郭沫若君简直不懂马克思主义”,嘲笑郭沫若看不懂《共产党宣言》,说“郭君,恐怕你只会‘认识字’吧”,[※注]并称郭为“新国家主义者”,“虽自承认马克思主义者,然而他对于马克思主义完全不了解”,最后说“马克思本来是一个矛盾的东西,郭君,想替他祖师掩饰,然而诚实的昂格思却‘搬起石头来打’‘他的脑壳’。郭君,可以休矣!我劝郭君以后多做诗,少谈主义,以后可免再闹笑话”![※注]面对巴金的挑战,一向勤于笔战的郭沫若却并未正面回应,只在《卖淫妇的饶舌》一文中顺带说了一句“出乎意外的是一位无政府主义的青年在《学灯》上做了一篇文章,借考茨克骂列宁的话来骂我是‘马克斯主义的卖淫妇’,而他说马克斯是否认国家的。这样一来,简直把他们所极端反对的马克斯当成他们所极端崇拜的克鲁伯特金去了”。[※注]此后,尽管巴金又连发两篇火力十足的文章追问,但郭沫若仍然没有正面回应。更令人意外的是《洪水》编者周全平面对巴金的责问,做息事宁人的态度,解释说“关于你和沫若争辩的话,一则我是门外汉,就有话也不大敢说;二则不论马克斯也好,克鲁泡特金也好,孔夫子也好,在我看来都一样值得我去佩服他们。至少他们能倡出一种学说,造成一种思想来让我们争论,崇拜;而我们只是把他们的现成货沿街叫卖而已”。[※注]同时,《洪水》继续刊发巴金的文章《法国安那其党人的故事》。

  •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2

    章节:《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三篇 论文选编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郭沫若替曹操翻案动机再析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三篇 文摘

    20世纪50年代,新中国史学在取得迅速发展的同时,“左倾”思潮、非历史主义错误也让其经历了不少的曲折和迷途。作为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领军人,郭沫若对50年代中国史学界的种种“左倾”错误,进行了力所能及的批评和反拨。郭沫若替曹操翻案就是旨在极力纠正史学界的“左倾”错误,并借此推动学术自由讨论,形成“百家争鸣

    1925,马克思与孔子对话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二篇 论文选粹

    一 现代中国知识分子担负起了设计未来、解释和改造世界的悲剧性任务,他们在自己的时代肆无忌惮,同时也捉襟见肘。在豪情万丈的秩序构想与纷乱悲苦的现实之间,达成稳妥的结合是如此不易。在20世纪初的几十年里,各种思潮的变易似乎超过了现实的变幻速度,重新命名和解释世界对中国知识分子变得更加迫切。1918年,一战结束,

    浅析郭沫若对日本马克思主义经典《社会组织与社会革命》的译介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三篇 文摘

    郭沫若于1924年翻译日本近代马克思主义者河上肇的《社会组织与社会革命》开始,陆续译介了许多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虽然,郭沫若的世界观并非因译介该书而发生突变,但可以说此书的译介是郭沫若思想走向成熟的标志之一。郭沫若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怀和积极的政治追求是其学习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内在动力。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他选

    马克思主义发展史

    来源: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5 \ 第五篇 论文荟萃

    【邓小平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出的历史贡献】李捷《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8月6日 Deng Xiaoping's Historical Contribution to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李捷《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8月6日 邓小平同志是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公认的享有崇高威望的卓越领导人,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郭沫若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李芾甘:《马克思主义的卖淫妇——评洪水八期郭沫若之〈新国家的创造〉》,《时事新报·学灯》,1926年1月19日。
删除李芾甘:《马克思主义的卖淫妇——评洪水八期郭沫若之〈新国家的创造〉》,《时事新报·学灯》,1926年1月19日。
删除郭沫若:《卖淫妇的饶舌》,《洪水》第2卷第14期,1926年4月1日。
删除周全平:《致芾甘》,《洪水》第2卷第15期,1926年4月16日。
删除[日]桑野淑子:《关于巴金无政府主义思想的五次批判》,《上海大学学报》(社科版)1994年第4期。
删除陶其情:《马克思到底不能进文庙》,《洪水》第2卷第14期,1926年4月1日。
删除陶其情:《矛盾集》,拂晓书室1933年版,第40页。
删除吴定宇:《论郭沫若与巴金》,《郭沫若学刊》1994年第2期。与此文观点类似的还有陈思和,朱文轶在《“五四文人”巴金》一文中这样说,“陈思和说,巴金的那篇文章里火气很甚,嘲笑,挖苦,‘不太客气’的话语很多。”详见:http://www.lifeweek.com.cn/2005/1025/13614.shtml,三联书店2005年10月25日,朱文并未提供出处,笔者亦未查到陈思和原文,仅供方家参考查证。
删除咸立强:《郭沫若与〈洪水〉》,《新文学史料》2008年第1期
删除陈思和:《巴金的意义》,《上海社会科学院学术季刊》2000年版。
删除谭兴国:《走进巴金的世界》,四川文艺出版社2003年版,第272页。
删除郭沫若:《沫若文集·第十卷前记》,人民文学出版社1959年版,第1页。
删除郭沫若:《共产与共管》,《洪水》1925年11月16日第五期。另见《社会组织与社会革命·沫若附白》,郭沫若亦曾这样赞扬列宁:“译此文竟,倍感列宁之精明和博大,追悼之情又来摇震心旌,不禁泪之潸潸下也。”
删除巴金1925—1926年前后写了不少批判苏联及列宁的文章,如《“欠夹”——布尔什维克的利刃》(《民钟》第1卷第10期,1925年1月)《列宁——革命的叛徒》(《国风日报·学汇》1925年2月20日)《列宁论》(《时事新报·学灯》1925年12月29—30日)等。
删除巴金:《永远向他学习——悼念郭沫若同志》,《巴金全集》第15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548页。
删除闻一多:《〈女神〉之时代精神》,《创造周报》第四号,1923年6月3日。
删除[美]阿里夫·德里克:《中国革命中的无政府主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117页;亦可参见吴雁南等主编《中国近代社会思潮1840—1949》第2卷,湖南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第303—364页。
删除芾甘:《大杉荣年谱》,《民钟》第9期,1924年8月。
删除芾甘:《洗一洗不白之冤》,《洪水》第2卷第15期,1926年4月16日。
删除李芾甘:《答郭沫若的〈卖淫妇的饶舌〉——并介绍沫若的妙文》,《时事新报·学灯》1926年4月5日。
删除李芾甘:《答郭沫若的〈卖淫妇的饶舌〉——并介绍沫若的妙文》,《时事新报·学灯》1926年4月5日。
删除1929年巴金仍发表《郭沫若的“周刊”》《郭沫若的“坠落”》《浮士德里的妙句》等对郭沫若进行批判。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6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8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2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275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6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10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5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18页。
删除王奇生《“革命”与“反革命”——一九二〇年代中国三大政党的党际互动》(《历史研究》2004年第5期)一文认为国民党的“国民革命”、共产党的“阶级革命”与青年党的“全民革命”在1920年代同时并起。政治改革道路的不同选择不再被定义为“革命”与“改良”之争,或激进与温和之别,而是被建构为“革命”与“反革命”的圣魔两立,水火不容。三党对“革命”的竞相诠释,使得革命话语在日趋神圣化与正义化的同时,又蕴含着浓烈的任意性和专断性成分。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2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217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2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165页。
删除“大革命”以后郭沫若就对“国家主义”极为敏感,《创造十年》《创造十年续编》等创作中多次批判。在建国以后,郭沫若更将其文章中不带贬义之“国家主义”字眼都改为“爱国主义”,相关考察,另文详述。
删除可参见列宁《无政府主义和社会主义》、斯大林《无政府主义还是社会主义》、陈独秀《中国式的无政府主义》等文。
删除郭沫若:《沫若文集·第十卷前记》,人民文学出版社1959年版,第1页。
删除郭沫若:《沫若文集·第十卷前记》,人民文学出版社1959年版,第1页。
删除陶其情:《马克思到底不能进文庙》,《洪水》第2卷第14期,1926年4月1日。
删除陶其情为证明《礼记》是“顶不可靠的”,多次引用梁启超的研究,但所引梁文只说“戴礼记各篇,成立年代早晚不同,最晚者实出汉儒之手,且纯驳亦互见,当分别观之”,并未完全否定《礼记》的真实性,且梁启超在《古书真伪及其年代》一书中又有这样的表述:“《礼记》没有真伪问题……另外有小问题……总论《礼记》几句,它的性质是孔门论礼丛书。它是儒家思想,尤其是礼教思想最发达到细密时的产品。”(详见《梁启超全集》(第十七卷)北京出版社1999年7月出版,第5056页。)《礼记》真伪的争辩自西汉始,经唐宋至今,有不少学者如吕大临、朱熹、孙希旦、冯友兰、张少康等认为《礼记》或部分或全部为汉人伪作,至今亦有争议。
删除陶其情:《矛盾集》,拂晓书室1933年版,第38页。
删除郭沫若:《致其情吾友》,《洪水》第2卷第14期,1926年4月1日。
删除“校对者”与“卷末”详见《洪水》1926年4月1日第2卷第14期刊末。
删除据陶其情在《矛盾集》中称,《马克思到底不能进文庙》一文实际只有“七八千字”(《矛盾集》第34页)。而所谓因陶文而推迟至次期的文章后面有写作日期,成仿吾《新的教训》作于1926年4月3日,而《洪水》第14期出版于4月1日,换言之,所谓被推迟的文章当时还没写好。另据咸立强考证,“光赤的诗”亦未写出,而作于4月19日,更无延期推迟之说(见《郭沫若与〈洪水〉》)。
删除李怡:《近代中国无政府主义思潮与中国传统文化》,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509页。
删除具体可参见白浩《〈匪徒颂〉——论早期郭沫若的个人无政府主义色彩》(2007年7月四川乐山“当代视野下的郭沫若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夏敏《郭沫若与无政府主义》(《郭沫若学刊》2011年第3期),张全之《“国家的与超国家的”——无政府观念对郭沫若、郁达夫早期创作的影响》(《东岳论丛》2010年第7期),白浩专著《无政府主义精神与20世纪中国文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年版)等。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版,第30—31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版,第30—31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版,第234页。
删除谭兴国:《走进巴金的世界》,四川文艺出版社2003年版,第314—315页。
删除张全之:《中国近现代文学的发展与无政府主义思潮》,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第3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2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102—103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2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336—337页。
删除朱谦之:《朱谦之文集》第1卷,福建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第56页。
删除朱谦之:《朱谦之文集》第1卷,福建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第110页。
删除朱谦之、杨没累:《虚无主义者的再生》,《民铎》第4卷4号,1923年6月1日。
删除朱谦之:《朱谦之文集》第1卷,福建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第13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