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哲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贤能政治:当代政治哲学的新焦点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8 >> 学术前沿 作者: 武云 贾沛韬 浏览次数:219
摘要:  “贤能政治”并非政治思想史上的新观念,近年来却引起了中西政治哲学界的广泛关注,也在很大程度上改变或扩展了“贤能政治”在中西语境中的原初含义。贤能政治概念虽有“新瓶装旧酒”的嫌疑,从而很难被视为当代政治哲学的一个新的理论范式,但无论如何,该主题的复苏是中西政治哲学思想相互影响的一个典范。针对作为贤能政治制度对立面的民主,该书并未过分向其投掷“坏字眼” ,但民主在此确实遭受了两类有失公允的理论对待:第一,作者并未充分对照考量现实中种种民主政体和“尚贤”政体在达成贤治方面的制度绩效,却处处表明或暗示民主投票无法选出卓越领袖。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贤能政治:当代政治哲学的新焦点
    作者: 武云 贾沛韬

    “贤能政治”并非政治思想史上的新观念,近年来却引起了中西政治哲学界的广泛关注,也在很大程度上改变或扩展了“贤能政治”在中西语境中的原初含义。贤能政治概念虽有“新瓶装旧酒”的嫌疑,从而很难被视为当代政治哲学的一个新的理论范式,但无论如何,该主题的复苏是中西政治哲学思想相互影响的一个典范。为了清晰地叙述该焦点中的新旧问题以及相关的理论和论争,一方面需要恰当还原中西政治哲学语境和学术脉络中各自侧重的问题意识,另一方面需要准确界定贤能政治理论所能解释和解决的现实疑难,从而最终公允呈现当下争论各方的实质冲突。本文即围绕上述论题展开分析和讨论。

    一 解构作为政治哲学新焦点的贤能政治

    (一)西文中的meritocracy:警惕精英主义,而非倡导贤能政治

    虽然近年来贤能政治理念在国内外学术界备受关注,但中西方语境对这一问题的探讨在很大程度上存在不对等现象,并引发了一些误解和混乱,主要表现在:过简地将中国学界讨论语境中的“贤能政治”与西方学界语境中的“meritocracy”等同起来,使得不少中国学者单方面地将西方文献中关于“meritocracy”的讨论一概视为关于“贤能政治”讨论的确切对应物。

    这种翻译上的不准确以及相应的误解在一定程度上是情有可原的。因为单就英文中“meritocracy”这一词的构词法来看,它与表示民主制的“democracy”、贵族制的“aristocracy”等看起来是相同的,都包含“cracy”这一表示“治理、统治”的词根。正如民主制由“平民”和“统治”两个部分组成,从而表示平民统治或民主制,“meritocracy”从字面上看应表示贤能者统治。如果再联想到西方政治哲学传统中柏拉图主张的由“哲学王”担任统治者的政治理想,中文语境中的人们很容易认为西方学界关于“meritocracy”的讨论就是关于贤能政治的讨论。

    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如果我们以“meritocracy”作为关键词对英文文献进行检索,会发现“meritocracy”一词并非传统西方政治哲学既有的专门术语,而是由当代英国社会学家迈克尔·杨(Michael Young)发明、并于其1958年的著作中使用的:在此语境中,“meritocracy”实际上相当于“精英主义”或者说“精英体制”,并明显具有贬义。在迈克尔·杨的定义中,“merit”等同于人们依据“先天智商加后天努力”而获得的能力,而且很显然,这种能力并不特指政治治理方面的才能,也没有明确的道德内涵。“Meritocracy”指的就是人们凭借merit而攀升到社会的精英阶层,因而“精英主义”或“实力主义”相对而言是比较好的对译。迈克尔·杨对这种精英主义持有明确的批判性立场,认为较之于借由出身而自动获得上层社会地位的传统精英阶层而言,这些新精英阶层甚至更易于切断与下层的关联,因为他们更易倾向于坚信自己拥有更高的地位和更多财富是实力使然,从而对社会结构的不公正缺乏反思;他们往往只与具有相似社会背景和经济地位的阶层结交往来,在人际关系方面违背了类似“苟富贵无相忘”的直觉,在社会正义方面难以切合平等待人的原则,反而更易于引发下层阶级的不满和仇恨。[※注]

  • 中国哲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哲学研究杂志社

    出版日期:2018-12

    章节:《中国哲学年鉴2018》 \  学术前沿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良心政治,而非利益政治和原则政治

    来源: 中国经济伦理学年鉴2014 \ 第三篇 论文摘要

    一、技术主义政治玄学的窠臼 在作者看来,布坎南(J.M.Buchanan)——西方宪政经济学和公共选择学派的主要代表,198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他和罗尔斯相互都有较深的影响——和康格尔顿(R.D.Congleton)的这本《原则政治,而非利益政治》大体上也可以归入所谓技术主义政治玄学的窠臼。此外,罗尔斯的《正义论》受到共同体

    普罗米修斯神话与民主政制的难题:柏拉图《普罗塔戈拉》中的神话解析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7 \ 论文荟萃

    民主政制的正当性论证,是现代政治哲学的基础论题,其中的一些理论难题迄今没有世所公认的答案。自然状态论是现代民主政制理论的基石,然而,政治哲学中的自然状态论并非17世纪西方理论家的发明,古希腊的政治理论中最为成形的自然状态论见于柏拉图的著名对话《普罗塔戈拉》中的普罗米修斯神话。智术师普罗塔戈拉史称西方第

    马基雅维里论人民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7 \ 论文荟萃

    马基雅维里对于人民的理解和态度在政治哲学史上一直是有争议的,对于这一问题,学界有两种主要看法。精英主义者认为马基雅维里对于人民的态度完全是否定的,人民被看成一种被动、愚昧、落后和自私自利的政治存在;而共和主义者与平等主义者则认为他对于人民的态度是肯定的,即把人民看作共和国自由的捍卫者。通过对马基雅维

    平等与自由:捍卫激进平等主义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6 \ 译著举要

    在社会政策领域没有什么主题比“平等与自由的关系”来得更为纷繁复杂,也没有什么主题比它更能引起政治哲学家的论争。在一个正义的社会中,平等与自由能够兼容吗?在该著中,凯·尼尔森对激进平等主义进行了有力辩护。这种平等主义认为,应当关注每一个人的利益,而且是平等地关注。他的系统论述拓宽了我们对自由、平等特别

中国哲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Michael Young,The Rise of the Meritocracy (1870—2033):An Essay on Education and Society,Thames and Hudson,1958.
删除Chang-Hee Kim,and Yong-Beom Choi,“How Meritocracy Is Defined Today?Contemporary Aspects of Meritocracy”,Economics & Sociology,10(2),2017,p.112.
删除Costas Panayotakis,“Capitalism,Meritocracy,and Social Stratification:A Radical Reformulation of the Davis-Moore Thesis”,American Journal of Economics and Sociology,73(1),2014,pp.126—150.
删除并非尽然如此,因为民主制度自身也有着关于选贤和贤治的承诺,以确保一种实质的贤能治理。不过平民参与与精英垄断之间、民主政治与贤能政治之间,确实始终存在着相互敌视——就连反思经济能力主义(economic meritocracy)的著述者都将其替代方案命名为“经济民主(economic democracy)”。参见Costas Panayotakis,“Capitalism,Meritocracy,and Social Stratification:A Radicdl Reformulation of the Davis-Moore Thesis”,p.127、p.133、pp.136—137。
删除对迈克尔·杨和罗尔斯相关观点的回应,参见Daniel A.Bell,The China Model:Political Meritocracy and the Limits of Democracy,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2015,p.239,第3章注释3。
删除Lippert-Rasmussen,Kasper,Born Free and Equal?:A Philosophical Inquiry into the Nature of Discrimination,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4,p.236.
删除Lippert-Rasmussen,Kasper,Born Free and Equal?:A Philosophical Inquiry into the Nature of Discrimination,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4,p.236.
删除能力进路认为人皆有实现幸福的自由,而达成这种自由需要基本能力。能力意味着真实的机会(不妨借用查尔斯·泰勒对消极自由和积极自由的概念化方式:“践履”意味着真实的“机会”,没有能力去“践履”,就不算是有“机会”),而社会政治制度有责任通过教育等途径扶助基本能力。相关理论的详细阐明,参见阿玛蒂亚·森、玛莎·纳斯鲍姆等人的相关著述。
删除萨托利用“词语之战”刻画20世纪各种类型的政权对“民主”名分趋之若鹜的态度,并把这种争战的“基本要领”概括为“夺取‘好字眼’,把‘坏字眼’扔进敌人的阵营”。详见乔万尼·萨托利:《民主新论》,冯克利、阎克文译,东方出版社,1998,第543—546页。
删除应当公允地说,作者用整个第三章描述了贤能政治在现实贯彻中的种种疑难,但重叙事而轻理论,有问题而无求解。
删除作者的最新论述已经对将民主窄化为一人一票选举制的做法作出了辩护,对这里的关键批评作出了间接回应。他的理由在于,贤能政治与大多数民主价值和民主实践相容,而唯独与一人一票选举制相冲突。这无疑只是转移了注意力。两者在诸多方面是否冲突是一回事,贤能政治自身需要何种制度完善,以及它作为替代方案相对于民主究竟可能有何比较优势,又完全是另一回事。作者的最新论述,详见Daniel A. Bell,“China’s Political Meritocracy Versus Western Democracy”,The Economist,Jun.12th,2018。
删除如霍布森认为“贤能”这一观念最早产生于中国,并通过儒家文献来到西方。参见J.Hobson,The Eastern Origins of Western Civilization,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4。
删除亚里士多德:《政治学》,颜一、秦典华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1131a25—30;1288a30。
删除亚里士多德:《政治学》,颜一、秦典华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1131a25—30;1288a30。
删除贝淡宁:《贤能政治是个好东西》,《当代世界》2012年第8期。
删除Daniel A.Bell,The China Model:Political Meritocracy and the Limits of Democracy,p.2.
删除亚里士多德:《政治学》,1288a30,1281b1—10。
删除查尔斯·泰勒曾用这个词来描述自由主义-社群主义之争。参见Charles Taylor,“Cross-Purposes:The Liberal-Communitarian Debate”,Debates in Contemporary Political Philosophy,Routledge,2005,pp.205—222。在与之明显相似的意义上,用这个词形容近年的民主-贤能政治之争也相当合适。
删除参见杨国荣:《贤能政治:意义与限度》,《天津社会科学》2013年第2期。
删除参见干春松:《贤能政治:儒家政治哲学的一个面向——以〈荀子〉的论述为例》,《哲学研究》2013年第5期。
删除Daniel A.Bell,The China Model:Political Meritocracy and the Limits of Democracy,p.168.
删除Daniel A.Bell,The China Model:Political Meritocracy and the Limits of Democracy,p.168.
删除Elena Ziliotti,“Review on The China Model:Political Meritocracy and the Limits of Democracy by Daniel A. Bell”,Philosophy East and West,67(1),2017,pp.295—298.
删除Simon Sihang Luo,“Review on The China Model:Political Meritocracy and the Limits of Democracy”,Asian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25(1),2017,pp.151—154.
删除Peter Mattis,“Review on The China Model:Political Meritocracy and the Limits of Democracy”,Cambridge Review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Oct. 2015,pp.328—331.
删除杨国荣:《贤能政治:意义与限度》。
删除刘京希:《构建现代政治生态必须祛魅贤能政治》,《探索与争鸣》2015年第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