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卷 >>文献详情

《论中德文化书》考论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三篇 论文选编 作者: 杨华丽 浏览次数:54
摘要:  学人们在探究郭沫若“五四”时期的儒家文化观、孔子观时, 《三叶集》中他致宗白华的信( 1920年1月18日) 、 《我国思想史上之澎湃城》 、 《两片嫩叶》 、 《读梁任公〈墨子新社会之组织法〉 》 、 《伟大的精神生活者王阳明》固然是。故而本人不揣浅陋,从以下几方面对该文进行梳理与辨析,试图推动对该文的认知,也推动学界对郭沫若“五四”时期的儒家文化观、孔子观的进一步探析。也就是说,郭沫若对中国文化之传统精神的独特感知,支撑起了他对中国文化未来发展路径的思考,也支撑起了他在当时发言的独特姿态。《论中德文化书》正是这所有的思想纠葛中不可缺失因而不应被我们忽视的一环。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论中德文化书》考论
    作者: 杨华丽

    学人们在探究郭沫若“五四”时期的儒家文化观、孔子观时,《三叶集》中他致宗白华的信(1920年1月18日)、《我国思想史上之澎湃城》、《两片嫩叶》、《读梁任公〈墨子新社会之组织法〉》、《伟大的精神生活者王阳明》固然是几篇重要文献,然而绕不过去的文章还有一篇,即1923年6月发表于《创造周报》第5号上的《论中德文化书》。但当我们细读相关研究成果时就会发现,关于这一文本的理解并不如想象中的深入,甚至还有不应出现的误解横亘其中,干扰我们对相关问题的系统探究。故而本人不揣浅陋,从以下几方面对该文进行梳理与辨析,试图推动对该文的认知,也推动学界对郭沫若“五四”时期的儒家文化观、孔子观的进一步探析。

    一 《论中德文化书》与《中国文化之传统精神》的关系

    在既有研究成果中,学人们在论及郭沫若与儒家文化时,几乎无一例外地会列举到《论中德文化书》与《中国文化之传统精神》,但似乎很少有人注意到二者之间的相互关系,甚至因此而出现了一些不必要的误解。比如,“值得注意的是:前期郭沫若论及孔子的文章《中国文化之传统精神》、《三叶集》、《论中德文化书》都带有书信的性质。后两篇是典型的书信,第一篇文章写作的起因,据成仿吾在文后的‘附识’中说明,原也是收到宗白华自德国来信后,‘沫若要复宗君一封长书’。”[※注]魏建先生关注到了成仿吾的译后附识固属难能可贵,然而他将成仿吾所言的“沫若要复宗君一封长书”看作《中国文化之传统精神》的创作缘由,也就意味着将“长书”指向了《中国文化之传统精神》一文而非其他:这是一种让人遗憾的误会。

    为此,我们有必要重新阅读并理解《中国文化之传统精神》一文之末所附的那段“译后附识”。其全部文字如下:

    五月十四日仿吾译后附识

    上述文字中,“这篇东西是沫若为今年日本大阪《朝日新闻》的新年特号抽点时间写出来的”一句很是关键。从这句话可知,该文不是书信,而是郭沫若特意写就的一篇论文。而其言说针对的潜在对象,正是成仿吾所言的那些误解“我们文化的精神与思想”的“一般的人或在专门的学者,不论是中国人或是外国人”,并非宗白华,此其一;其二,成仿吾所言的“这篇东西”,与他随后所言的“并约为他把这篇东西译出”中的“这篇东西”,指的是同一篇文章,即《中国文化之传统精神》而非其他,因为如果郭沫若一旦听从成仿吾的劝告而回复宗白华一封可以在周报(指《创造周报》)上发表的长信,显然是用中文写作而非日文,也就用不着成仿吾去翻译;其三,成仿吾指出,郭沫若之所以要回复宗白华,是因为“前几天沫若接到了宗白华由德国寄来的一信”,根据成仿吾最后标出的翻译结束时间——五月十四日——我们可以知道,宗白华的来信当在四月下旬至五月上旬期间,所以《中国文化之传统精神》这篇发于《朝日新闻》新年特号上的文章绝不会是郭沫若对宗白华的回复。

  •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2

    章节:《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三篇 论文选编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郭沫若的中西文化观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三篇 文摘

    郭沫若认为,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都有自己的优缺点,顽固地坚持自己的文化是行不通的。正确的做法应当是在坚持中国文化优点的基础上,与西方文化不断沟通与交流,不断整合中西文化,才能使得中国文化再造辉煌。郭沫若认为中国文化的同化能力不仅体现在它可以很好地将异族文化吸收进中国文化体系之中,而且还体现在中国文化能

    高校教材中《屈原》研究述评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4 \ 第一篇 文学研究

    剧作家在当时特定的背景下,强化和放大了屈原人物形象的核心价值,即爱国精神,并把这种精神置于激烈的矛盾冲突中,引起了人们的情感冲动,激发出传统文化精神底蕴,取得了震撼人心的戏剧效果,这种轰动效果不仅是《屈原》的艺术特色所致,更是剧作所表现的民族精神复活在当时。这是郭沫若抗战历史剧所表现的传统精神的当下

    “郭沫若与路易艾黎文化展”新西兰巡展纪实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十篇 展览展示

    应新西兰路易艾黎文教中心的邀请,2015年4月9日—18日郭沫若纪念馆副研究员张勇、助理研究员胡淼、中国郭沫若研究会副会长魏建一行三人赴新西兰举办“郭沫若与路易艾黎”主题展览。4月9日凌晨,代表团一行三人从北京出发,经过近26个小时的长途飞行,代表团于4月10日早10时顺利到达基督城机场。路易艾黎文教中心董事、执行校

    郭沫若《女神》中的“西方形象”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三篇 文摘

    郭沫若《女神》获得了文学界很高评价,其中“西方形象”也成为众人研究探讨的方向。郭沫若在《女神》当中汇聚了众多“西方意象”,有西方名人、西方传说诸神、西方地方、国家名、西方拼音等元素,巧妙地营造了一种西方文化氛围,尽管他们有些被诗人运用得“碎片化”,但是从整体上服务了诗体的大局,达到了郭沫若想要达到的

郭沫若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魏建:《阐释的智慧——以郭沫若对孔子的评论为例》,《郭沫若学刊》2003年第2期。
删除该文中屡屡提及“我们”,并将之与“他们”对举,以示郭沫若等与他人在文化思想观念上的不同。值得注意的是,该文在《创造周报》第5号发表时和后来收入《沫若文集》时的文字多有不同。与此处相关的改动是:最初发表时有“我们这种意思已经郁集了多时,偶因你来函的启发,便借此机会以一吐为快”,后来,其中的“我们”换成了“我”。联系成仿吾的“译后附识”可知,郭沫若的原文呼应了成仿吾与他谈论、商量回信的事实,而修改版则抹去了成仿吾的存在。
删除学界现在都将宗白华该信的出处理解为《民铎》第2卷第5号,不确。查《民铎》第2卷第5号可知,在该期“通讯”栏中有陈嘉异致李石岑的书信。信中说:“刻复得见《学灯》所载宗白华君由德寄书,甚言德人从事翻译吾周秦古籍,倾慕东方文化之热望。”因该信由宗白华的书信引起,故李石岑将宗白华《自德见寄书》的主体部分作为附录登载在该信之后。由此可知,宗白华该信首发于《时事新报·学灯》,郭沫若看到的是转载的版本。
删除遗憾的是,《沫若文集》《郭沫若全集》(文学编)在收录这篇文章时,都去掉了“早”字,也省去了郭沫若的署名。
删除成仿吾的“译后附识”。见郭沫若《中国文化之传统精神》,《创造周报》第2号。
删除彭小妍:《“性博士”张竞生与五四的色欲小说》,叶舒宪主编:《性别诗学》,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版,第155页。
删除廖久明用“横站”来形容青年时期郭沫若的文化姿态,并以《论中德文化书》为例,分析了郭沫若与梁启超、张君劢、梁漱溟以及张东荪各样主张之别,言之成理。见《横站:青年郭沫若——以〈论中德文化书〉为例》,《郭沫若学刊》2008年第3期。值得注意的是,郭沫若在《论中德文化书》一文的开头就说:“德人对于我国文化近来仍是十分倾心,这真足以使他们增加无限的自觉与自信”,我以为这里面的“他们”指的是国内如梁启超等试图借西方看重东方文化而盲目自信者。郭沫若用“他们”明显标划出了自己与他们之间的鸿沟。然而遗憾的是,在《沫若文集》《郭沫若全集》(文学编)以及《郭沫若书信集》(上)(黄淳浩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年版)中,这里的“他们”被换成了“我们”。显然,从文章整个的语境来考量,这样的置换是不妥的,因为郭沫若并不赞成梁启超等人的观点,并不希望借他人对中国文化隔靴搔痒的赞美来增强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