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一曲终了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作者: 胡学文 浏览次数:44
摘要:  她深爱的丈夫患病失忆了,她成为他眼中的“妹妹” ,而不再是妻子。蛤蟆嘴拽着陆小梅的胳膊,看到杜小碧,蛤蟆嘴不拽了,却没松手。陆小梅让蛤蟆嘴写保证,蛤蟆嘴死活不肯,陆小梅就不给他衣服。孟超“噢”了一声,挥拳跳起,没有落在女人身上,快碰到女人时又被咬了似的抽开。孟超欲走,女人拦在前面,孟超绕过去,又被女人拦住。孟超的目光跳了跳,又跳了跳,慢慢落到女人肩头。女人似乎被孟超的神情镇住,改口:这对男女— —他们… …你回去问问姓杜的,她究竟是你妹妹还是你老婆?蛤蟆嘴似乎想笑,被两个女人冰冷的目光罩着,挑挑嘴角又缩紧了。杜小碧说,离过婚的女人就不是女人了?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一曲终了
    作者: 胡学文

    她深爱的丈夫患病失忆了,她成为他眼中的“妹妹”,而不再是妻子。一个人身份的丢失,带来周边所有关系的混乱。他还能恢复记忆吗?她会一直守候他们的爱吗?

    1

    杜小碧领孟超的那个上午,碧云阁失了火。碧云阁和杜小碧没有任何关系,失火和她更无半丝瓜葛,但杜小碧经过那里,腿软得几乎不能站立。她前面是个骑摩托的,也正停车观望。杜小碧先是两手杵在后座,渐渐大半个身子俯下去。杜小碧佝着腰,脸却仰着。“碧云阁”三个字陷在烟尘和水雾中,已然模糊,杜小碧的目光仍然努力触摸,仿佛她有什么东西藏在那里。

    黑烟渐弱,杜小碧在人和车的缝隙里穿行。腿还有些软,但不妨碍她的速度。已经耽搁半小时,不能让王警官等久了。

    办完手续,王警官带杜小碧去后院。往常,孟超要么蹲在墙角,要么靠在桌子一侧,王警官说可以了,杜小碧就去扯孟超。王警官边走边解释,这次他闹得凶,有些反常。顿了顿又说,你该再带他看看。杜小碧低着头,死死盯住脚尖。

    在走廊边上,王警官停住,掏出钥匙,回头看看杜小碧,似乎等她说些什么。杜小碧说,又给你添麻烦了。王警官没什么表情,眉毛微微抖了抖。那是他的叹息。单这一个夏天,杜小碧就跑了七趟派出所,不是孟超伤人,就是别人伤他。她知道那是王警官在叹息。

    门开了,杜小碧并未望见什么。那一刹那,她惊了一跳,仿佛孟超被黑暗化掉了。她欲往前,王警官拦她一把,喝令:孟超,你妹妹接你来了。杜小碧伸长颈,心里像揣了什么阴谋,慌得要命。王警官又喝一声,孟超立在门口。他眼角外侧有一道伤,暗红色的血印衬得脸有些灰白。他避开杜小碧的目光,而不是如往常那样垂下头,等待杜小碧责罚。杜小碧扯他一把,并未怎么用力,孟超木偶似的倾倒下去。王警官急往前,帮杜小碧托住他。杜小碧又急又气,斥道,没长骨头?你想住这儿啊?孟超终于开口,我渴了。杜小碧脑里忽然晃过碧云阁的黑烟,声音不由得湿了许多,走吧。

    孟超乖乖跟在杜小碧身后,出了派出所,却又站住。杜小碧回头喊他,他看着对面的便利店,说要喝水。杜小碧指指前面的诊所,叫他先去上药。孟超说,我要喝水。他不再躲避杜小碧的目光,一脸倔强。杜小碧妥协。孟超极听她的话,但很多时候,她拗不过他。

    孟超连喝了两瓶矿泉水。他仰着头,整个脖子裸露在外面,突出的喉结像一头大蒜。他的耳朵也大,大到和他的头脸不相称。她记得第一次带他回家,几乎惊着了母亲。如果不是舅舅,她和他那时便结束了。舅舅是乡间算命大师,不知翻破多少本《麻衣神相》。舅舅为孟超的相貌吃惊,拽着杜小碧说悄悄话,这小子有大福,跟了他保管吃穿不愁。舅舅说得倒也不假,只是……杜小碧嘴角慢慢抽动,有些苦涩。

  •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花忆前生·希望从你开始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作品选载

    目光开阔,气色红润。惊讶于你,惊讶于真正的风景。再过一月,就是立秋,大片的棉花就会真正开花。时间让我恐惧,你,让我宁静。希望从你开始:了解女人,理解女人,爱戴女人。希望从你开始,知道夫人二字的真正重量与含义。再过一月,我,也就立秋了。你待在春天,让秋天的我始终能看见春天。你是待在春天的处子,我是朝春

    攀沿的光束(组诗节选)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正午本身 蜻蜓在湖泊的夏风中盘旋它是水中不起眼的角色正午,我忽略一个离婚女人的暗语,以及一杯滚烫咖啡生锈,铁色十二点,人的声音像失控玩具小房间,得以保留完整的光斑穿过浓密的树荫我拥有窗台,花朵,不善言辞的蝴蝶汇集的铜管渴望齐奏,鸣响远处太阳,明亮,如最后一缕马航航线上哭泣的灯火继续闪耀此刻,有人在修建

    空巢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作品选载

    这是“空巢”五年的我第一次接到从公安局打来的电话。一生中的第一次。我的一生,我不算短的一生。再过三个星期,我就要过八十岁的生日了。八十岁的生日……我曾经觉得它那么遥远,我甚至觉得它永远也不会到来。但是,再过三个星期,它就将进入我的生命,穿过我的生命……经过这么多年的“空巢”生活,我对这个特别的日子其

    奔丧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我坐在火车上,回去为我的叔叔奔丧。叔叔死得非常突然,大约半个月前,我接到电话说他得了酒精肝硬化住进了医院。对于他得肝硬化这件事,我并不奇怪,我倒是有点奇怪他得的不是肝癌。叔叔是我见过酒瘾最大的酒鬼,他每天醒来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喝酒。我印象里他几乎没有完全清醒的时候,整个人像是长期被酒精给浸泡着,醉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