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卷 >>文献详情

骚动的“松”与“梅”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三篇 论文选编 作者: 李怡 浏览次数:13
摘要:  正是在日本,像郭沫若这样的留学生开始了自我塑形,又因为自我意识的强化而发现了异样的自然风景,因此松与梅都不再是古代文学的艺术形态了,它们都属于郭沫若自己发现的“新风景” 。” [ ※注]留日学生郭沫若的自我发现在很大的程度得益于他拥有了新的人生偶像,然而,在“偶像崇拜”与“偶像破坏”之间他也有着迅捷的发展和转变:其实,与其说这里迅速完成了从偶像崇拜到偶像破坏的转折,毋宁说“崇拜”与“破坏”都曾经是郭沫若并呈着的情绪与思想。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骚动的“松”与“梅”
    作者: 李怡

    以物喻志,借景抒情是中国诗歌的传统。一些植物早已经成为世代相承的“诗歌植物”,如梅兰竹菊号称“四君子”,松、竹、梅又有“岁寒三友”之谓,千百年来不断成为诗词歌赋吟咏书写的题目。仅仅据《全唐诗库》检索系统统计,在收录的全部42863首诗歌中,咏松的就占3487首,咏梅的则有948首。而南京师范大学《全宋词》检索系统显示,咏梅词最多,有2946句,松995句。[※注]

    留日以后的郭沫若为我们展现了大量的“海洋”景象,对中国诗歌的景观扩容独具贡献。[※注]与此同时,传统中国诗歌的自然题材也依然不时出现在诗人的笔下,例如“松”与“梅”,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就像日本的海洋景象带给了郭沫若全新的视野一样,日本的“松”与“梅”也令诗人生出了异样的体验。

    郭沫若漫步于博多湾畔的千代松原,夜色中这些阴翳、深邃的物象却并不以自身的清冷传达着传统士人的隐逸之情,所谓“幽人爱松竹”(元结《石宫四咏》其三)的古典意趣,“青松如高人,含风自萧飕”(周权《夏日偕友晚步饮听泉轩》)式的超然全无踪迹。如果说,青春气盛的郭沫若理当远离这些“出世”的佛道趣味,那么,以松柏凌冬不凋、孤直不倚的人格自我期许这一脉更为深厚的思维传统呢?或如韩琦“霜凌劲节难摧抑,石压危根任屈盘”(《和润倅王太傅林畔松》)、柳宗元“积雪表明秀,寒花助葱笼”(《酬贾鹏山人郡内新栽松寓兴见赠》)、范云“凌风知劲节,负雪见贞心”(范云《咏寒松》)般的精神求索,或如李白“何当凌云霄,直上数千尺”(《南轩松》)、李商隐“高松出众木,伴我向天涯”(《高松》)、皎然“真树孤标在,高人立操同”(《咏敡上人座右画松》)的孤高自赏。

    但是,郭沫若既无前人的隐逸之趣,也无意重蹈后者的“比德”传统,他专注的一种前所未有的心理状态:

    这里引人注目的有两点:一是诗人对自然的认知已经大大超出了自然物象本身的“原生态”样式,其中分明渗透了诗人自己的思想和想象,或者说已经用人的想象改变了自然本身的样貌。于是,古松被想象为“沈默”,能“赞美”,还拥有向天宇高举的“手儿”,这些细节的具象化区别于古典诗歌笼统的人格比德,诗人追求的不是中国诗歌传统的“物态化”审美,而是偏向于近似欧美诗歌的“意志化”特点;二是对“起兴”传统的改变。由自然物象引发诗人的感想这是中国古典诗歌的重要写作方式,但是我们却不能认为一切紧随自然景象而起的情绪情感都属于中国式的“兴”,《春秋繁露·阴阳尊卑》云:“夫喜乐哀怒之发,与清暖寒暑,其实一贯也。”中国古典诗思的运行是符合这一宇宙—生命观念的,笃信“一贯”、追求物我和谐的诗思尽可能地顺应自然物象的“机理”来生成人的感情,所谓物我浑然、思与景谐。所谓“感物吟志,莫非自然”。[※注]用现代学人的话来说就是“直寻、直观的方式最大限度地保持物象原样兴现”。[※注]心境的宁静、情绪的凝敛恰恰是“起兴”的必要状态。《文镜秘府论》描绘这种创作状态是:“夫置意作诗,即须凝心,目击其物,便以心击之,深穿其境。”此时此刻,当郭沫若在“安眠”的海边,在“清寥”的夜空下,面对“沈默”的古松,激荡着的情绪却是“战栗”——从想象松枝的战栗到激动于自我精神的战栗——诗人已经超越了古典传统的“诗兴”,转入到对内在精神世界蓬勃生长的格外凸显。这种由宁静出发却通达自我亢奋的诗歌之路,更容易让我们想起西方象征主义、现代主义的“物我”关系,波德莱尔就说,诗的“本质表现在热情之中”,[※注]美国20世纪诗人里查·艾伯哈特(Richard Eberhart)也说过:“写诗的过程,其终极是神秘的,牵涉到全身的冲力,某种神赐的力量。”[※注]物与人的关系至此已经发生了重大的改变,“一般从诗人的内在自我出发,给内心的抽象情思赋予某种感性形象,或者为表现那内在情思而不得不改变外物形象。”[※注]

  •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2

    章节:《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三篇 论文选编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郭沫若与吴芳吉的“诗友”交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二篇 论文选粹

    郭沫若留学日本时期的史料并不丰富,所以他在那一时期的经历,至今仍有许多历史空白之处。最近查阅吴芳吉的一些文献资料,发现郭沫若一首佚诗,及几则与二人相关的史料,颇有学术价值,摭拾于此。《女神》中有《春蚕》一诗,这是谈及郭沫若的诗论,还有论及其泛神论的思想倾向时常要被提及的。收入《女神》的《春蚕》是经过

    美国学者威廉·舒尔茨的“郭沫若与浪漫主义美学”研究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4 \ 第一篇 文学研究

    1978年前英语世界研究郭沫若的学术期刊论文共有四篇,发表在《东方文学》1955年第2期上威廉·舒尔茨的《郭沫若与浪漫主义美学:1918—1925》是其中较早的一篇Journal of Oriental Literature,6.2(April,1955).pp.49-81.">[※注],也是英语世界研究郭沫若诗学与美学思想最早的文章。文中所阐发的关于郭沫若的创作背景、思

    郭沫若与五四时期的诗歌翻译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三篇 文摘

    在五四时期,郭沫若开始翻译并介绍了18世纪末期到19世纪初期国外的浪漫主义学派。郭沫若的诗歌翻译实践始于五四以前,当时他选择泰戈尔的《新月集》《吉檀迦利》及《园丁集》等作品中的部分内容进行翻译。五四时期,郭沫若诗歌的翻译与创作结合,同时将浪漫主义贯穿于翻译过程中。郭沫若在五四时期对诗歌的翻译作出了不懈的

    郭沫若早期诗论与传统诗学表现理论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二篇 论文选粹

    追溯郭沫若早期诗论的渊源所在,很容易发现的一点就是其来自西方的诗学痕迹,例如华兹华斯“自然流露”说、克罗齐的“直觉—表现”说等,都可以在郭沫若的诗学言述中找到确凿的对应之处。华兹华斯曾说,“一切好诗都是强烈情感的自然流露”[※注]此一经典论述曾被郭沫若反复转引一再强调,他说,“我自己对于诗的直觉,总觉

郭沫若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王颖:《中国古代文学松柏题材与意象研究》,南京师范大学博士论文2012年。
删除王富仁:《他开辟了一个新的审美境界》,《郭沫若研究》1988年第7辑。
删除刘勰:《文心雕龙·明诗》,见范文澜《文心雕龙注》上册,人民文学出版社1958年版,第69页。
删除叶维廉:《中国诗学》,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2年版,第93页。
删除[法]波德莱尔:《再论埃德加·爱伦·坡》,《波德莱尔美学论文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7年版,第206页。
删除[美]里查·艾伯哈特:《我怎样写诗》,见《诗人谈诗》,上海三联书店1989年版,第35页。
删除叶嘉莹:《中国词学的现代观》,岳麓书社1990年版,第37页。
删除柄谷行人:《日本现代文学的起源》,赵京华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3年版,第15页。
删除藤田梨那:《郭沫若新诗创作的历史意义——风景、内心世界的发现与言文一致的摸索》,《励耘学刊》2014年第1辑。
删除柄谷行人:《日本现代文学的起源·中文版作者序》,赵京华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3年版,第1页。
删除郭沫若:《创造十年》,《郭沫若全集》第12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43页。
删除伊藤虎丸:《鲁迅、创造社与日本文学》,北京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第204、205页。
删除《福冈市指南》,转引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b45b8f0100a5cd.html。
删除郭沫若:《创造十年》,《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2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44页。
删除郭沫若:《创造十年》,《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2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45页。
删除郭沫若:《创造十年》,《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2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65、72、66页。
删除蔡震:《文化越界的行旅》,文化艺术出版社2005年版,第119页。
删除郭沫若:《创造十年》,《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2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79页。
删除郭沫若:《三叶集·郭沫若致宗白华》,《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5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46页。
删除郭沫若:《三叶集·郭沫若致宗白华》,《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5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6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