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狐步杀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作者: 张欣 浏览次数:33
摘要:  护工是一个中年西北男人,不说话的时候表情凝重。值班的医生护士也有责任,但又可以证明,一晚上老王的病房并没有按过急救灯,护工也没有报告有何异样。另一部分是护士长手下的护工队伍,这个队伍才是真正的生力军。而具体到死者老王这个科室,熟护的头目是护士长的远房亲戚,因为工伤跛足,干不了重活只好做小头目,吃点小钱。没想到小王转身找到跛足人,叫他另找一个护工。护士长也说,这是太简单的事了,如果我们知道这个情况,就会给老王灌肠,不至于搭上一条人命。茶餐厅的壁挂电视正在插播新闻,有一段视频触目惊心,只见一个原配夫人把一桶汽油泼在小三身上,打火机一闪,当街爆出一个火球。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狐步杀
    作者: 张欣

    鸳鸯。走糖。

    鸳鸯是广式茶餐厅特有的饮品,一半咖啡一半红茶,一半是火焰另一半还是火焰。配合在一起是熊熊燃烧的口感。走糖是不加糖,走盐是不加盐,全走是不加葱姜蒜。全走那还吃个什么劲儿?泡面不放调料包吗?

    经济不景气,茶餐厅的老板娘芦姨更加没有表情,跟她拜的关公相貌仿佛。广式茶餐厅都有挎大刀的关公彩雕,意在牛鬼蛇神不要进来。收款台有招财猫。店很旧了,一直说要装修,好像也没钱装,黑麻麻的卡座伸手都可以撑住天花板,回头客不离不弃。芦姨说,怀旧?不好意思说省钱,当然怀旧啦,便宜味正而已。不装修也就没法提价,所以云集着一票不景气的人。

    当然,周槐序除外,他其实是一个时尚青年,喝咖啡至少是星巴克,茶餐厅也得是永盈、表哥这一类香港人开的店。时代不同了,香港人也向内地同胞低下了高贵的头,先搞起了豪华版的茶餐厅,WiFi无限用。来到这种随时会关张的老旧茶餐厅,主要是前辈忍叔喜欢这里。

    离分局近,抬脚即到。便宜就是硬道理。这是忍叔的价值观。

    槐序喝了一口鸳鸯,把粗笨的白瓷杯蹾回桌上,“全是共犯,我一个都不原谅。”他气呼呼地说道。

    忍叔喝的是柠檬茶,他永远喝柠檬茶,冬天是热柠,夏天是冻柠。芦姨说,你都不闷吗?忍叔目光祥和,微笑道:“白坐在这里,你肯吗?”言下之意是图便宜买个座位。芦姨白他一眼走了。对于这两个便衣警察,芦姨从来没有好脸色,她儿子丢过一辆摩托车,报案了也没有找到,于是得出警察都是饭桶的结论。禁摩都多久了?找回来又怎样?她还是记仇。

    忍叔哼了一声,慢悠悠道:“你原谅人家,人家的人生就开出花来了。”

    曹冬忍。这个人就是这样,整天说些让人顶心顶肺的风凉话。他老婆都说,好好说话你会死吗?忍叔回她,他们死,好过我死。潜台词是他心情不好会得癌。所以他升不上去,刑警老狗。他的徒弟都像“长二捆”,唰唰唰地飞上天,只有他剩下一张大蒜嘴。

    槐序没有说话,他常和忍叔搭档办案子,早就习惯他轻慢不屑的语气。

    忍叔清瘦,慢性胃炎,总是一副阴沉的表情,但目光中的疾恶如仇还是没有消失殆尽。

    最近发生的一起命案,死者是一个七十八岁的老干部,痴呆症,但是身体非常健康。据说长寿都是和痴呆联系在一起的。他居然死在医院的病房里。不可思议,那么安全的地方。对于老干部之死,院方支支吾吾,老干部的家属和子女果断报警。当时头儿就特别嘱咐大家把该带的都带上,估计心里也是觉得老干部的家属和子女最难惹,必须让他们抓不到任何把柄或说辞。结果每个部门都好多装备,勘查车上坐满了人,好像是去医院大比武。

  •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长河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作品选载

    一 秋天的一个下午,我和母亲在厨房炕边剥玉米棒子。秋天是个令人陶醉的季节,莫说那漫天成熟得弯腰低头的糜子谷子,那埋在土里成串的土豆,单是门外麦场旁那一片玉米,就能让我们充分享受丰收的喜悦。这一年的玉米秆子分外甜,只要母亲说晚饭咱们煮玉米吧,父亲就带着我去剁玉米,他用镰刀或者铲子将那些棒子成熟的玉米秆子

    狡猾的父亲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作品选载

    父亲突然通身雪白地出现在我家里。老婆找了个机会,凑上来压低声跟我说:“真是令人惊艳哪!”她说的是父亲身上那套中式衫裤,一看就是在小裁缝店里定制的,当他上前一步,向我描述路上的情况时,白得晃人眼睛的仿绸大有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架势。要说,他这身打扮也无可挑剔,除了淡蓝色短裤在里面若隐若现之外。我只瞟了一眼

    日本佬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日本佬就是我父亲,当然是绰号。父亲的名字叫德贵,叫他“日本佬”是因为年轻时他被日本佬(真正的日本佬,东洋鬼子)抓去当过几天挑夫,学会了几句日本话,回到村里当本事显,看见人家在吃饭,他说“米西米西”;看见谁在杀鸡宰羊,他说“死啦死啦的”;看见天下雨,他说“阿美阿美”。那时父亲才十五岁,不懂事,觉得这很

    老枣树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作品选载

    母亲离去十年了,我依旧两星期回乡一次,坐一百公里公交车,来到自家门口,朝门里喊一声:“娘,桃子回来了。”依旧从厦子底下找出担杖水桶,到老官井挑水回来,漫漫浇到北屋窗前的冬树坑里,泪水也掉进树坑里,引出一串串水花,那是母亲对儿子说不完的话。靠在树干上,像依偎在娘的怀里,闭上眼睛,曾经的母爱依次回到眼前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