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中国民间故事形态研究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四篇 论著评介 作者: 李扬 浏览次数:39
摘要:  李扬《中国民间故事形态研究》 (汕头大学出版社1996年)初版之后,我曾在两篇文论中简评李扬君的大著。而对于普罗普来说,故事的形态则超出了一个具体的故事实体,即,所谓神奇故事的“形态”就是既通过又超过100个具体的神奇故事实体, “从整体上、从故事的整个范围来确定”的“基本故事”的“元结构” ( metaatructure ) 。但是,尽管故事的类型(情节)和故事的形态(组合)是如此地不同,尽管在普罗普看来,阿尔奈对故事类型的划分具有相当的主观性,普罗普却仍然把自己的故事形态学研究建立在“按情节[而不是按情节的组合]来进行的研究”的故事类型学的研究基础上。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中国民间故事形态研究
    作者: 李扬

    李扬《中国民间故事形态研究》(汕头大学出版社1996年)初版之后,我曾在两篇文论中简评李扬君的大著;现值该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5年)再版之际,应李扬君来信邀约“就拙著及普氏理论评点一二,申引发见”,再撰专论一篇,内容如下。

    以上是我在2007年写下的一段评论,强调了李扬君“通过文本内部的故事内容—叙事形式的非时间性规定性,质疑了普罗普关于神奇(幻想)故事的‘功能时间顺序说’”。现在看来,我当年给予李扬君大著的学术价值判断,大体上仍站得住脚;但是我对普罗普的理解,不仅仍然“远远在李扬先生之下”,甚至还达不到当年自我断言的“基本停留在简单接受的水平上”。于是借着为李扬君再版大著撰写评论的机缘,我重新阅读了普罗普的相关著作(包括普罗普与列维-斯特劳斯之间那场著名的争辩),以期更好地理解普罗普。因为,如果“李扬在他的专著中着重讨论了普罗普关于功能顺序的假说”,进而“李扬先生的专著《中国民间故事形态研究》是迄今为止中国学者对普罗普的‘民间故事形态学’所做出的最具国际水平的批评研究”,那么,正确地理解普罗普的“科学发现”,就成了准确地理解李扬君的学术和学术史贡献的前提条件。但是,要正确地理解普罗普,又要先弄清楚普罗普(神奇故事形态学)与阿尔奈—汤普森(民间故事类型学)之间的区别,因为阿尔奈—汤普森类型学正是普罗普形态学的起点(尽管是批评的起点)。

    表面看来,要清楚地区分普罗普神奇故事形态学的“功能”概念与阿尔奈—汤普森民间故事类型学的“母题”概念,并非易事;因为二者都是指涉了故事内容当中不断被重复叙述的情节单元。但是,母题的所指范围甚广,只要是被重复叙述的情节单元,阿尔奈—汤普森就视之为一个母题;而普罗普的功能仅仅指涉了故事内容中不断被重复叙述的角色行为。普罗普通过对100篇俄国神奇故事(我们习惯于称之为幻想类型的民间故事)的分析,发现神奇故事的功能最多31个,尽管这31个功能,往往只有N个功能能够出现在某一篇神奇故事的具体实体当中。由此,普罗普划分了故事类型(学)与故事形态(学)之间的区别。

    在普罗普看来,故事类型学着眼于一篇具体故事的表面内容之内(或情节的表面),一个故事的类型(或一个类型化的故事)是由N个功能组成的。而故事形态学则放眼于所有具体故事的表面内容之间(或情节的背后),即故事的形态是由从所有故事(以100个故事为案例)中抽象出来的31个功能“组合”(composition)而成的。换句话说,这31个功能仅仅存在于所有故事之间,而不可能全部存在于某一具体故事的“实体”当中,以此,普罗普才说,“情节可以被称为内容,情节的组合不能叫做内容”,情节(在具体故事的表面内容中,功能也可以被称为“情节”)的“组合不是一种现实的存在……它只存在于人的意识中”。以此,由31个功能组合而成的形态,就像是索绪尔心目中完美地存在于每个人头脑中但不是完美地存在于某个人头脑中的完整语库。这样,对于阿尔奈—汤普森来说,一个类型(具体内容的情节组合)就是一个故事,或者说一个类型化的故事就是一个由诸母题(具体内容的情节)组合而成的情节化的具体故事实体;而对于普罗普来说,故事的形态则超出了一个具体的故事实体,即,所谓神奇故事的“形态”就是既通过又超过100个具体的神奇故事实体,“从整体上、从故事的整个范围来确定”的“基本故事”的“元结构”(metaatructure)。

  •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04

    章节:《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四篇 论著评介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地方传说的生命树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五篇 年度优秀论文

    拙作《作为地方话语的民间传说》[※注]专门论述了传说不仅具有文学文本的价值,更重要的是作为一种话语体系被某一地方民众共同享用并进行着纷繁多姿的交流实践,其间充斥着差异、矛盾和纠纷,显示出地方民众的非均质性存在,而这一从不间断的话语实践,正是传说不断生成、演化的真正动力。笔者在该文的结尾处预告了自己的一

    叙事辅助和语言游戏:歌谣在民间故事中的两种功能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歌谣在民间故事中有两种比较突出的功能:一是作为叙事的必要辅助,一是作为纯粹的语言游戏。前者以故事为核心,歌谣所起的作用是修辞性的,有推进情节发展、作为文化中介、促进故事生成等作用,是使得民间故事更加精彩和引人入胜的必要手段;后者以歌谣本身为核心,歌谣所起的作用是文化意义上的,通过语言的自我凸显来促人

    “西游”宝卷的取材特点及原因探析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西游记》成书后,对明清及民国间的戏曲和说唱文学影响很大,它们多取材于《大闹天宫》《西天取经》等小说主体情节。但“西游”宝卷则别具一格,其中作为独立宝卷多取材于属于《西游记》次要情节的《唐僧出身》及《刘全进瓜》等故事,而《西游记》主体故事则多以简要的概括,将其嵌入或融注进多类宝卷的叙事语境中,从而使

    中国古代民间故事类型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四篇 论著评介

    《中国古代民间故事类型》是顾希佳继推出六卷本《中国古代民间故事长编》后贡献给故事学界的一部力作。该书兼有工具书和论著特点,上编是“中国古代民间故事类型表”和“中国古代民间故事类型索引”,下编是作者撰写的关于中国古代民间故事类型研究的系列论文。从事中国民间故事研究的学人一方面为古籍中民间故事文本的丰富

中国民俗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