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汉阳的蝴蝶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作者: 林白 浏览次数:15
摘要:  电影院令明宇失望,它甚至不叫电影院,而叫个工人俱乐部,跟所有会堂一样,前面有主席台兼舞台,台子上方有浮雕,中间是一轮太阳,四周长短相间的斜线代表太阳的光芒,太阳的左右都是葵花,一边五朵。她回想起从高天阔江入到杂乱逼仄的棚户区那种明明暗暗的印象,狗、水坑、腊肉红菜薹、那把有宽边花纹的椭圆镜子、蓝色格子的布帘、墙角的木梯子,一个女人姣白的脸庞从这片幽暗中浮出,她眼睛细长,额头上别着一只象牙白玉发卡,她为什么始终没有说话?刘铁阳最后只是说,小姨一直跟他在深圳,两年前去世了。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汉阳的蝴蝶
    作者: 林白

    “明宇你会缝被子吗?”王劲风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夹杂着一丝细微的烟草味。有一种干燥暖和的感觉,一种异性感。

    周日下午,宿舍里没有别人。十一月份,秋风乍起,干干的凉风在宿舍长窄的走廊里转来转去,明宇在宿舍里呆坐着正不知干些什么好,就听见有人从走廊的那边走来,脚步声奇怪地停在了寝室门口。王劲风。他站在门口,头差不多顶到了门框。他说:明宇,你没出去?明宇顿时呆了一下,大脑一片空白,一时不知如何应答。

    王劲风跟女生打交道向来松弛,有的男生是见了女生就脸红,非但说不出话来,连正眼都不敢看一眼。王劲风是班长,东北人,会打篮球,也会写小说。明宇跟他几乎没有单独说过话。

    “明宇你会缝被子吗?”他在她头顶上方问道。嗯哦,她含糊地吱了一声,全然没有想到王劲风会找她缝被子。被子,贴身盖的,应该是由女朋友之类的人来帮忙才是。

    怎么不找李小榴呢他?

    李小榴当然也不是他的女朋友,但也不能说不是。两人关系令人费解。谁都看得出,李小榴迷上了王劲风,王劲风无论在哪儿,不出十步,你总会看到李小榴。有人曾在宿舍的后山远远看见两人拥抱,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学校不准学生谈恋爱,这通拥抱非同小可。王劲风打球摔折了腿骨,他拄着一支木拐杖走来走去,拐杖结实专业,很有威风,是李小榴从部队医院弄出来的。小榴每天帮王劲风打饭,据说还喂过。

    但李小榴真的不是王劲风的女朋友。

    他在不同的场合解释过,他不能爱李小榴,因为他有女朋友了,也可以说是未婚妻。未婚妻是公交车上的售票员,条件远不如李小榴,所以他就更不能抛弃她。那小榴呢?谁爱谁都是自由,她天天找他,怎么办?再说,剥夺一个女生爱的权利是不道德的。“爱的权利”是十年“文革”的禁欲清肃之后,当时一篇小说的题目。光这四个字就够震撼人心。班里有人有半导体,放在宿舍书桌的中央,收音机里浑厚的男中音朗读着这篇小说,人人凝神屏气。

    而李小榴也够得上是英勇无畏,的确!她像日本电影《追捕》里的真由美,蔑视人间乱七八糟的栅栏。这跟她是部队子弟的身份大概也不无关系。她以她特有的娃娃音说着电影中的一句著名台词“我是你的同谋”,一边把拐杖递给王劲风。很是有意思。

    显然她周日回家去了,只有像明宇这样的外地学生还在学校里猫着。明宇心里一阵乱跳,突如其来的幸福感骤然涌上明宇的全身——她要帮王劲风缝被子了!缝被子,当然,她会,她愿意。在微微眩晕中她听见王劲风说:那过一会儿你就到楼顶平台去,在那儿缝!王劲风消失在走廊的那头。明宇开始找针线,她从来没有这些东西,自己缝被子是借同学的针,线是用商店里买的缝衣线,用双线缝。她老家不叫“缝”,叫“绗”,把棉胎包在被面和被里中间,以行距大大的针脚固定起来。这边城市的同学是用一种专用的粗线,像细索一样,还用一种又粗又长的特大号钢针。城市生活处处不同,连行个被子都是特殊的。

  •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