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日本佬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作者: 麦家 浏览次数:30
摘要:  日本佬就是我父亲,当然是绰号。爷爷平时很少打我的,一般是父亲打我,爷爷替我打父亲。”他这么嚷嚷时,我都没想到是在叫我父亲,因为自爷爷贴出大字报后已经基本上没人这么叫我父亲,只有母亲,有时被父亲粗暴的脾气惹急了才会骂他日本佬。”刚才母亲一直和我一起在门外守着,这会儿母亲听到爷爷砸碎杯子,连忙进去,把父亲推出门,自己则留在屋里收拾散落在地上的杯子碎片,一边劝爷爷不要生气。我吓坏了,大哭,一边哭,一边想,爷爷今天把自己杀死了,像他曾经杀鱼一样杀死了自己… … (原载《人民文学》 2015年第3期)。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日本佬
    作者: 麦家

    日本佬就是我父亲,当然是绰号。

    父亲的名字叫德贵,叫他“日本佬”是因为年轻时他被日本佬(真正的日本佬,东洋鬼子)抓去当过几天挑夫,学会了几句日本话,回到村里当本事显,看见人家在吃饭,他说“米西米西”;看见谁在杀鸡宰羊,他说“死啦死啦的”;看见天下雨,他说“阿美阿美”。那时父亲才十五岁,不懂事,觉得这很好玩,不晓得有些事是不可以闹着玩的。等晓得时已经来不及,大家已经叫顺口,想改都改不了了。

    日本佬。

    日本佬!

    日本佬——!

    父亲想不答应都不行,不答应人家叫得更响。

    爷爷说:“人的绰号像脸上的疤,长上去了就消不掉。”

    怪的是,父亲后来的长相、脾气都越来越像日本佬,个儿不高,但壮实如牛;话不多,但脾气火暴,逞强好胜。父亲不爱惹事,但更不爱别人惹他,谁惹了他他会跳起脚骂,有时也出手打。父亲一旦抡起拳头,没人敢迎上去,因为谁都打不过他。

    爷爷说:“打架一是靠力气,二是要敢拼命。”

    父亲两个都有,加上爷爷一向有的名头,威风头就更加足。爷爷也有绰号,叫“长毛阿爹”。长毛就是太平军,打仗最不要命,清兵怕他们跟怕鬼似的。后来长毛自己不团结,才被清兵打败,四乡野里躲。有一个躲在我们村里,活到九十九岁才死掉。村里人都说,这人有武功,八十岁还能站梅花桩,一站半个小时,雷打不动。曾经村里有个人,被他一巴掌当场打死。所以,村里人都怕煞他。

    “只有你爷爷不怕他。”汉泉耶稣活着时曾对我说,“有一次,他把你家的老母鸡偷去吃了,你阿太(爷爷的母亲)气得在屋里哭,你爷爷晓得后提着抬水杠找上门去打他,把他吓得像只贼老鼠一样乱窜,全村人都看见了。谁敢打长毛?只有他老子!所以后来你爷爷就有了‘长毛阿爹’的绰号。”

    爷爷说:“我那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你爹跟我一个德行,天不怕地不怕,什么事都是天下老子第一。这样不好,容易得罪人,要吃苦头的。”

    母亲也经常这样骂父亲:“你这个日本佬脾气不改,总有一天要吃亏头。”

    心平气和的时候,母亲会好言好语劝他:“有事情要学会忍,不要动不动发日本佬脾气。”

    但父亲还是经常发日本佬脾气。一次,我跟父亲去生产队开夜会,那时关金还没当副队长,对父亲蛮客气的,见了我很开心,从旁边一位妇女手上抢过一把葵瓜子,叫我:“小鬼子,你的过来,这里的,有米西米西的。”

  •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长河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作品选载

    一 秋天的一个下午,我和母亲在厨房炕边剥玉米棒子。秋天是个令人陶醉的季节,莫说那漫天成熟得弯腰低头的糜子谷子,那埋在土里成串的土豆,单是门外麦场旁那一片玉米,就能让我们充分享受丰收的喜悦。这一年的玉米秆子分外甜,只要母亲说晚饭咱们煮玉米吧,父亲就带着我去剁玉米,他用镰刀或者铲子将那些棒子成熟的玉米秆子

    狡猾的父亲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作品选载

    父亲突然通身雪白地出现在我家里。老婆找了个机会,凑上来压低声跟我说:“真是令人惊艳哪!”她说的是父亲身上那套中式衫裤,一看就是在小裁缝店里定制的,当他上前一步,向我描述路上的情况时,白得晃人眼睛的仿绸大有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架势。要说,他这身打扮也无可挑剔,除了淡蓝色短裤在里面若隐若现之外。我只瞟了一眼

    抱着父亲回故乡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作品选载

    ——题记抱着父亲。我走在回故乡的路上。一只模模糊糊的小身影,在小路上方自由地飘荡。田野上自由延伸的小路,左边散落着一层薄薄的稻草。相同的稻草薄薄地遮盖着道路右边,都是为了纪念刚刚过去的收获季节。茂密的芭茅草,从高及屋檐的顶端开始,枯黄了所有的叶子,只在茎干上偶尔留一点苍翠,用来记忆狭长的叶片,如何从

    无法告别的父亲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作品选载

    Q.W:接到这封长信,你或许会奇怪,以我的性情,纵使遇到再大的情感或婚恋梗阻,也不是不可以约你促膝长谈,可我,要么就是吝啬得一字短信不给,要么就是滔滔汩汩一伸九曲回肠……我知道你的委屈,非自今日始。在我父亲检查出肠癌之前,之后,你的勤勉和周到令我感动,感激,感恩,甚至可能,永难忘怀。你还是他未过门的女婿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