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日本佬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作者: 麦家 浏览次数:112
摘要:  日本佬就是我父亲,当然是绰号。爷爷平时很少打我的,一般是父亲打我,爷爷替我打父亲。”他这么嚷嚷时,我都没想到是在叫我父亲,因为自爷爷贴出大字报后已经基本上没人这么叫我父亲,只有母亲,有时被父亲粗暴的脾气惹急了才会骂他日本佬。”刚才母亲一直和我一起在门外守着,这会儿母亲听到爷爷砸碎杯子,连忙进去,把父亲推出门,自己则留在屋里收拾散落在地上的杯子碎片,一边劝爷爷不要生气。我吓坏了,大哭,一边哭,一边想,爷爷今天把自己杀死了,像他曾经杀鱼一样杀死了自己… … (原载《人民文学》 2015年第3期)。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日本佬
    作者: 麦家

    日本佬就是我父亲,当然是绰号。

    父亲的名字叫德贵,叫他“日本佬”是因为年轻时他被日本佬(真正的日本佬,东洋鬼子)抓去当过几天挑夫,学会了几句日本话,回到村里当本事显,看见人家在吃饭,他说“米西米西”;看见谁在杀鸡宰羊,他说“死啦死啦的”;看见天下雨,他说“阿美阿美”。那时父亲才十五岁,不懂事,觉得这很好玩,不晓得有些事是不可以闹着玩的。等晓得时已经来不及,大家已经叫顺口,想改都改不了了。

    日本佬。

    日本佬!

    日本佬——!

    父亲想不答应都不行,不答应人家叫得更响。

    爷爷说:“人的绰号像脸上的疤,长上去了就消不掉。”

    怪的是,父亲后来的长相、脾气都越来越像日本佬,个儿不高,但壮实如牛;话不多,但脾气火暴,逞强好胜。父亲不爱惹事,但更不爱别人惹他,谁惹了他他会跳起脚骂,有时也出手打。父亲一旦抡起拳头,没人敢迎上去,因为谁都打不过他。

    爷爷说:“打架一是靠力气,二是要敢拼命。”

    父亲两个都有,加上爷爷一向有的名头,威风头就更加足。爷爷也有绰号,叫“长毛阿爹”。长毛就是太平军,打仗最不要命,清兵怕他们跟怕鬼似的。后来长毛自己不团结,才被清兵打败,四乡野里躲。有一个躲在我们村里,活到九十九岁才死掉。村里人都说,这人有武功,八十岁还能站梅花桩,一站半个小时,雷打不动。曾经村里有个人,被他一巴掌当场打死。所以,村里人都怕煞他。

    “只有你爷爷不怕他。”汉泉耶稣活着时曾对我说,“有一次,他把你家的老母鸡偷去吃了,你阿太(爷爷的母亲)气得在屋里哭,你爷爷晓得后提着抬水杠找上门去打他,把他吓得像只贼老鼠一样乱窜,全村人都看见了。谁敢打长毛?只有他老子!所以后来你爷爷就有了‘长毛阿爹’的绰号。”

    爷爷说:“我那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你爹跟我一个德行,天不怕地不怕,什么事都是天下老子第一。这样不好,容易得罪人,要吃苦头的。”

    母亲也经常这样骂父亲:“你这个日本佬脾气不改,总有一天要吃亏头。”

    心平气和的时候,母亲会好言好语劝他:“有事情要学会忍,不要动不动发日本佬脾气。”

    但父亲还是经常发日本佬脾气。一次,我跟父亲去生产队开夜会,那时关金还没当副队长,对父亲蛮客气的,见了我很开心,从旁边一位妇女手上抢过一把葵瓜子,叫我:“小鬼子,你的过来,这里的,有米西米西的。”

  •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又到清明时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作品选载

    清明临近时,妻老在我耳边絮叨:“今年回去吗?”其实,回去不就是在父母坟前烧几堆纸钱吗?而这对故去的父母,又有什么意义呢?父亲是2001年患痛风瘤去世的,前前后后病了一年多。开始阶段,父亲还能坚持种菜,后来就只能呆坐或是躺在床上了。我们兄弟都在外面忙乎,隔三岔五回去看一下,陪伴他的就只有母亲了。我拍过母亲

    长河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作品选载

    一 秋天的一个下午,我和母亲在厨房炕边剥玉米棒子。秋天是个令人陶醉的季节,莫说那漫天成熟得弯腰低头的糜子谷子,那埋在土里成串的土豆,单是门外麦场旁那一片玉米,就能让我们充分享受丰收的喜悦。这一年的玉米秆子分外甜,只要母亲说晚饭咱们煮玉米吧,父亲就带着我去剁玉米,他用镰刀或者铲子将那些棒子成熟的玉米秆子

    狡猾的父亲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作品选载

    父亲突然通身雪白地出现在我家里。老婆找了个机会,凑上来压低声跟我说:“真是令人惊艳哪!”她说的是父亲身上那套中式衫裤,一看就是在小裁缝店里定制的,当他上前一步,向我描述路上的情况时,白得晃人眼睛的仿绸大有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架势。要说,他这身打扮也无可挑剔,除了淡蓝色短裤在里面若隐若现之外。我只瞟了一眼

    父母的爱情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7 \ 作品选载

    十多年前,我的父母先后离世在死这件事情上,他们也保持了距离,但也依然只是一臂的距离十多年里,我一直试图理解他们的爱情。我想,精神上父亲可能更爱母亲但在行动上母亲一直做得更多谁又能说得清?也许在他们的词典里没有爱情一说也许,他们只是过日子而在彼此之间形成了坚强的支撑我的父亲,一介书生,除了为家庭挣得一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