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奔丧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作者: 祁媛 浏览次数:26
摘要:  我坐在火车上,回去为我的叔叔奔丧。婶婶的表情迟缓而平静,她对我说,你叔叔去世了,我们决定四天后火化,明天你陪我去医院给你叔叔打死亡证明。我渐渐清醒过来,想起昨晚婶婶和我说的话,是的,我今天要和她一早去医院为我叔叔开死亡证明,然后再去火葬场,再去看公墓,好尽快安排我叔叔的后事。我捧着叔叔的相片,妹妹捧着骨灰,我们俩走在最前面,其余的一行人跟在后面,我们一起坐上了开往叔叔墓地的大巴车。我在此刻似乎有点了解了叔叔,并且忽然无比地想念他。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奔丧
    作者: 祁媛

    我坐在火车上,回去为我的叔叔奔丧。叔叔死得非常突然,大约半个月前,我接到电话说他得了酒精肝硬化住进了医院。对于他得肝硬化这件事,我并不奇怪,我倒是有点奇怪他得的不是肝癌。叔叔是我见过酒瘾最大的酒鬼,他每天醒来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喝酒。我印象里他几乎没有完全清醒的时候,整个人像是长期被酒精给浸泡着,醉醺醺的。一周前,叔叔的状况还是相对稳定,大家都以为他可以拖过农历新年,没想到昨天我就接到了他去世的消息。据说,两天前的早上,他还从病房里溜出去偷偷喝了一瓶白酒。就是这瓶白酒加速了他的死亡,他这样做无疑等同于自杀。

    不管怎样,叔叔的死是件很突然的事。我坐在回家的火车上,想起半年前的一天中午,奇怪地接到叔叔的电话。爷爷死后,我们的联系就很少了,接到叔叔的电话,我本能地觉得出了什么事情。叔叔说要到杭州来,问他为什么,他也说不出,只支吾着说想来看看我。这让我纳闷,我从来没想过他会来看我,他从来就不喜欢我,他喝醉酒,倒是揍过我一顿,他掐着我的脖子使劲乱晃,差点没把我晃死。两个小时后,又接到他的电话,说是已经上了火车,但是火车上太热,他打算在下一站下车,然后回家,就不来看我了。不来就不来吧,这件事我也没放在心上。

    现在,我要回去为叔叔奔丧了。我坐的是绿皮火车,这种火车没什么特点,就是慢和脏,就像某种人生。一对乞讨夫妻忽然大声唱着歌走过车厢,妻子用她烧伤了的手牵着她的盲人老公,并挨个向车上的乘客乞讨。她像一只母鸡一样带着她的盲人丈夫。已经是十一月了,她依然裸露着手臂上的大半肌肤,以展示她那烧伤过的像树皮一样虬结的皮肤,但是,丑陋和残疾已经不能引起别人的注意和同情了,他们在这节车厢里几乎没有什么收获,我想他们在其他车厢里也不会有什么收获。他们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给了他们一块钱,并不是因为我具有同情心,而是我觉得他们也算付出了劳动,应该得到报酬,虽然只是一块钱的报酬。

    火车在一个不知名的小站临时停车了,这里大概是个工业城市,我看到很多的烟囱矗立在楼房之间,在这样一个朦胧的雨天,城市安静得仿佛死了一样,只有这些烟囱静静地向天空冒着白烟。

    四十二年前,一个美貌的中年妇女挺着一个五个月大的肚子去医院打胎。在此之前,她曾吃过两次打胎药,但是都没有把孩子流掉。肚子继续一天天地大起来,她一个人去了医院。她那个时候已经四十多岁了,医院拒绝为她做手术,说做手术对小孩大人都有危险,她又一个人慢慢地走回了家。五个月后,一个男孩出生了,这个男孩就是我叔叔了。

  •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素人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作品选载

    1 苏老师说,古琴是座高山,我永远在山脚下行走。苏老师43岁。手指修长、白晳、干燥。留着半月形的指甲。指甲是特意修剪打磨过的,除去拇指,个个长约1.5公分,圆滑,透亮。如同古器,有了包浆。30岁之前,苏老师是一家银行的职员,他的手指每天都在一沓沓钞票上拨动。那时,点钞机还没普及。苏老师数钱时,关节带动着肌肉,

    攀沿的光束(组诗节选)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正午本身 蜻蜓在湖泊的夏风中盘旋它是水中不起眼的角色正午,我忽略一个离婚女人的暗语,以及一杯滚烫咖啡生锈,铁色十二点,人的声音像失控玩具小房间,得以保留完整的光斑穿过浓密的树荫我拥有窗台,花朵,不善言辞的蝴蝶汇集的铜管渴望齐奏,鸣响远处太阳,明亮,如最后一缕马航航线上哭泣的灯火继续闪耀此刻,有人在修建

    一曲终了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她深爱的丈夫患病失忆了,她成为他眼中的“妹妹”,而不再是妻子。一个人身份的丢失,带来周边所有关系的混乱。他还能恢复记忆吗?她会一直守候他们的爱吗?1 杜小碧领孟超的那个上午,碧云阁失了火。碧云阁和杜小碧没有任何关系,失火和她更无半丝瓜葛,但杜小碧经过那里,腿软得几乎不能站立。她前面是个骑摩托的,也正停

    花忆前生·希望从你开始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作品选载

    目光开阔,气色红润。惊讶于你,惊讶于真正的风景。再过一月,就是立秋,大片的棉花就会真正开花。时间让我恐惧,你,让我宁静。希望从你开始:了解女人,理解女人,爱戴女人。希望从你开始,知道夫人二字的真正重量与含义。再过一月,我,也就立秋了。你待在春天,让秋天的我始终能看见春天。你是待在春天的处子,我是朝春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