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卷 >>文献详情

历史内需与文化过滤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三篇 论文选编 作者: 莫小红 浏览次数:50
摘要:  是德国著名的戏剧家、美学家、诗人,他与歌德并称为德国文学史上的“双子星座” ,与莎士比亚并称为世界戏剧史上的“并峙双峰” 。郭沫若曾与田汉以“中国的歌德和席勒”相期许,虽然郭沫若被文艺界视为“新中国的歌德” ,但是,郭沫若是席勒戏剧的重要中译者,细读郭沫若的文艺论著,我们发现他的早期文艺思想、叙事诗创作、史剧创作都接受了席勒的影响。并且郭沫若的接受在不同的时代呈现出不同的文化主题。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历史内需与文化过滤
    作者: 莫小红

    弗里德里希·席勒(1759—1805)是德国著名的戏剧家、美学家、诗人,他与歌德并称为德国文学史上的“双子星座”,与莎士比亚并称为世界戏剧史上的“并峙双峰”。郭沫若曾与田汉以“中国的歌德和席勒”相期许,虽然郭沫若被文艺界视为“新中国的歌德”,但是,郭沫若是席勒戏剧的重要中译者,细读郭沫若的文艺论著,我们发现他的早期文艺思想、叙事诗创作、史剧创作都接受了席勒的影响,并且郭沫若的接受在不同的时代呈现出不同的文化主题。

    一 留日期间的接受与仿写

    1914—1923年,郭沫若在日本度过了十年留学生活,郭沫若与席勒的结缘可以追溯到这段日子。1914年郭沫若抵达东京,一年后升入冈山第六高等学校第三医学部。冈山第六高等学校学制三年,除基础课之外,必须学习德语、英语、拉丁语等,德语课程一星期多达十几、二十节,教员大多是一些文学素养深厚的人,尤其喜欢采用德国的文学作品为课本,上课时学生读,用日语翻译,学生、教员一起讨论订正。这样,郭沫若接触了大量的德国文学作品,其中自然包括席勒之作。在《自传》中,郭沫若写道:“在高等学校的期间,便不期然而然地与欧美文学发生了关系。我接近了泰戈尔、雪莱、莎士比亚、海涅、歌德、席勒,更间接地和北欧文学、法国文学、俄国文学,都有了接近的机会。”[※注]在此期间,郭沫若常与同学成仿吾一起游玩,成仿吾是尤其喜欢席勒的人,二人常拿着席勒的著作登高临远大声吟诵,这种情形给郭沫若留下了隽永的印象。1919年,郭沫若经宗白华结识了在东京求学的田汉,三人书信往来,大谈诗歌创作、人生道理,后来成书的《三叶集》中,席勒是三人经常提及的人物。1920年3月23日,郭沫若邀田汉游太宰府,在太宰府的山野中,两人乘着酒兴立在一块大石头上,并肩携手,眼望辽远的天边,作歌德与席勒的铜像状摄影留恋,并相约做中国的歌德和席勒。

    “游戏说”是席勒美学思想的核心要素,在《审美教育书简》一书中,席勒将审美、游戏、人性三者紧密相连。他认为艺术和游戏是异形同构的,它们的本质都是自由,在审美的自由状态即“游戏冲动”中,人摆脱了感性与理性的压抑,实现了人的自由本质。同时,“游戏冲动”的对象是外观、是假象,与事物的实在无关,具有现实超越性,通过审美的游戏能提升个体人格修养,将感性的人变成道德的人,构建现代伦理国家的合理化秩序,实现对现实社会的改造。留日期间的郭沫若是席勒“游戏说”的忠实追随者,一方面他将席勒的“游戏说”视为艺术本质论,以此强调艺术的自由本质。在《文学的本质》一文中,他说:“我现在所想论述的,是文学的本质上的问题:就是文学究竟是甚么的问题。这个问题便是极纷拏、极难解决的一个,古今东西的学者对于这个问题的解答不知道有多少种类。有的说是自然的摹仿,有的说是游戏的冲动,有的说是性欲的升华,有的说是苦闷的象征,有的说是天才的至高精神的表现,有的说是时代和环境的产物。”[※注]1923年,在上海大学演讲时,郭沫若化用了席勒的“游戏说”来说明艺术的无目的性,他说:“小孩子的游戏乃成人艺术的起源,是一种内心智慧表现的要求。从孩子们的用小石建筑,唱歌跳舞等可以看出,他们将整个自我贯注于游戏,有时甚至跌伤流血,还是不休止,不退缩,但他们并没有所谓目的。”[※注]之后,他多次强调艺术的无目的性,认为“最高的艺术便是这‘美的灵魂’的纯真的表现。”[※注]另一方面,郭沫若也同席勒一样,认为艺术可以成为社会改造的中介。他批判了中国人性的丑恶,认为一般社会人士都怀着自私自利、因循苟且的精神,分析其中的原因,最根本在于“艺术的衰亡、堕落”,“美的意识的麻痹”,郭沫若断言“要挽救我们中国,艺术运动是不可少的事。”因为艺术能“统一群众的感情使趋向于同一目标能力”、“提高人们的精神”、“使个人的内在的生活美化”。[※注]在《儿童文学之管见》一文中,他强调:“人类社会根本改造的步骤之一,应是人的改造。人的根本改造应当从儿童的情感教育、美的教育着手。有优美醇洁的个人,才有优美醇洁的社会。因而改造事业的组成部分,应当重视文学艺术。”“儿童文学的提倡对于我国社会和国民,最是起死回生的特效药。”[※注]

  •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2

    章节:《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三篇 论文选编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论郭沫若抗战史剧的特征及政治理念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二篇 论文选粹

    抗日战争的爆发使侨居日本的郭沫若再也不能在书屋里进行学术研究,他毅然决然“别妇抛雏”,回到祖国投入到抗战的洪流。回国后,郭沫若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二厅中将厅长、文化工作委员会主任。在炮火连天的战斗间隙,郭沫若以笔为武器,连续创作了《屈原》《棠棣之花》《虎符》《南冠草》《孔雀胆》、《高渐离》等

    贯通“中西古今”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二篇 论文选粹

    一 “史”“戏”混同与中国传统思维 中华民族大概是世界上最看重历史的民族,相对其他民族而言,我们保存至今的各类历史著作不仅名目繁多,而且翔实具体、生动逼真,凝聚了一代代文人士大夫们的无数心血与精力。中国知识精英对历史编撰表现出的热情,连德国哲学家黑格尔都惊叹不已:“没有一个民族像中华民族那样拥有数不胜

    论郭沫若与郭启宏历史剧的异同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二篇 论文选粹

    现代历史剧作为一种舶来品,肇始于20世纪20年代,在40年代、50年代末60年代初、八九十年代曾几度风行,而郭沫若、郭启宏恰恰是这历史剧发展历程中前后相接的两个重镇,他们不仅有风行一世的创作,更有较为清晰、系统的历史剧理论。并且,郭启宏在自述“传神史剧”的来源时,也承认是在继承革新以郭沫若为代表的“写真史剧”

    郭沫若抗战历史剧的悲剧叙事与现实关怀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二篇 论文选粹

    抗日战争时期,中华民族遇到空前的民族危机,对中国社会各个阶级都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也预示着民族的新生,民族救亡成为时代的主题,每个作家都面临着不同的选择。有学者对20世纪40年代的政治文化氛围这样分析:“模式虽然很多,但是总体上,40年代作家文化心态却又表现出强烈的一致性特征。那就是向政治的自觉不自觉地趋附

郭沫若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2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17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5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343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5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200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佚文集(1906—1949)》上册,四川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125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5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205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5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275—276页。
删除叶廷芳:《歌德与席勒的现实意义》,中央编译出版社2006年版,第112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356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版,第344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版,第341页。
删除李泽厚:《中国思想史论》(下),安徽文艺出版社1999年版,第850页。
删除程代熙:《歌德席勒文学书简》,张荣昌、张玉书译,安徽文艺出版社1991年版,第258页。
删除叶隽:《史诗气象与自由彷徨》,同济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159页。
删除[德]梅林著,张玉书译:《论文学》,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版,第122页。
删除[德]黑格尔著,朱光潜译:《美学》第3卷下,北京商务印书馆2006年版,第312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集外序跋集》,四川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330—336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7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252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7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250页。
删除黄候兴:《郭沫若历史剧研究》,长江文艺出版社1983年版,第14页。
删除[德]席勒:《席勒文集》第6卷,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48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507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6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6年版,第140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6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6年版,第400页。
删除[德]席勒著,张玉能译:《席勒美学文集》,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第151页。
删除[德]席勒:《席勒文集》第6卷,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22页。
删除傅正乾:《历史·史剧·现实——郭沫若戏剧理论研究》,陕西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148页。
删除田本相,杨景辉:《郭沫若史剧论》,人民文学出版社1985年版,第88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集外序跋集》,四川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338—339页。
删除[德]姚斯、[美]霍拉勃著,周宁、金元浦译:《接受美学与接受理论》,辽宁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145页。
删除[美]韦斯坦因著,刘象愚译:《比较文学与文学理论》,辽宁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47—55页。
删除金元浦:《再论历史流传物》,《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