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难捱的日子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作者: 路文彬 浏览次数:27
摘要:  王雪涵自杀后的那段日子是水晶最难捱的。一个中年女人为她们开了门,水晶礼貌地说了一句“阿姨好” ,而她只是拘谨地冲水晶笑了一下,把拖鞋递给她,便转身消失了。班主任径直来到水晶的面前,尽量温和的语气里仍有掩饰不住的严厉和气恼: “水晶,我今早不是在班里说过了吗?床不够宽,妈妈紧紧贴着水晶,不过这种贴护倒是给了水晶某种所需要的安全感。但没等妈妈和水晶说话,那名警察便告诉妈妈先去接待室等着,随即将水晶领进一间办公室。他俩隔着桌子坐在水晶的对面,这让水晶感觉有点像是审问犯人,心里好不舒服。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难捱的日子
    作者: 路文彬

    王雪涵自杀后的那段日子是水晶最难捱的。

    王雪涵是全年级成绩最好的一个,好得都让她感觉有些神秘。表面上看不出她有任何过人之处,并且平常总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有人和她说话时,她总要先“噢”那么一声,满脸刚从梦中惊醒的表情。有些好奇的水晶一直挺想接近她,却又不知该如何接近她,生怕自己的搭讪会吓着她。

    一天放学后,水晶发现王雪涵和自己同在一个车站上等车,等车的王雪涵还在埋头朗读英语课文。见大巴开来,水晶矜持着喊了她一声。王雪涵没有听见,水晶只好上前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这一拍吓得王雪涵一哆嗦,书掉在了地上。水晶赶忙替她把书捡起,推着她一起上了大巴。

    大巴上的王雪涵好像惊魂未定,浑身还在不时的哆嗦。水晶看着不免心生内疚,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站在她的身边琢磨着应该对她说些什么。过了好几站,水晶还是未能开口,王雪涵也是一言不发,仿佛根本就不认识她这个人似的。

    看到王雪涵开始往车门口挪,水晶知道她要下车了。自己还有两站,但是没有多想,她也跟着下了车。王雪涵走得极快,水晶小跑着撵了上去。

    “你家住在哪里呀?”水晶终于这样同她说出了第一句话。

    王雪涵猛地转过头来,又是一副吃惊不小的样子:“噢——中兴村啊。”说完,仍自顾自地朝前走,但速度却略微慢了下来。

    水晶一时找不到要和她说的话,只好继续跟着她走,一直走到她的家门口。这时,王雪涵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水晶。这回该轮到水晶如梦方醒了,她也像王雪涵那样“噢”了一声,说道:“再见吧。”

    “你……进来吧。”王雪涵竟然向她发出了邀请。

    水晶愣了一下,然后便乖乖地跟她上了楼。

    一个中年女人为她们开了门,水晶礼貌地说了一句“阿姨好”,而她只是拘谨地冲水晶笑了一下,把拖鞋递给她,便转身消失了。水晶感觉她不像是王雪涵的妈妈。

    王雪涵的房间和她的房间差不多大小,但要比她的房间凌乱多啦,墙上到处贴的都是英语单词、历史名词、时事要闻等与高考有关的纸条。一股硝烟弥漫的味道。一进屋,王雪涵好像就忘记了水晶的存在,打开书包,做起了数学作业。

    水晶在她身后尴尬地站了一会儿,然后走到墙角的那排书架前。她发现满满一书架装的都是各科学习用的参考书和习题集,连一本课外书都没有。

    她回头看了一眼伏在书桌上的王雪涵,发觉她的后脑勺上已经有了好多白发。她问道:“你每天几点上床睡觉?”

  •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老闺蜜的秘密一夜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菲茨杰拉德《了不起的盖茨比》一个月前,我去了趟精神病院。我没病,当然。那天下午,天色昏暗,层层乌黑瓦楞云朵,怕是要塌了。车子开出地库,妈妈催我快点开车。她坐在副驾驶座,低头发着微信。经过中山公园门口,停车捎上一个阿姨。我认识她,从小就认识,管她叫青青阿姨。她烫着短发,体形微胖,短袖的花色衬衫,并

    致母亲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作品选载

    什么样的风,可以把你屋顶的草叶吹乱甚至,吹出那些草叶背光的一面。这个下午想你,很突然,当时站在房间里忍不住,全身发热,甚至有一点点的抖颤眼泪突然哗地下来了……妈妈,我想你肯定因为你想我。天气转凉了,我不能为你加衣你亦不能为我掖被子,这些年阴阳两隔,你我皆孤单每年,总有那么几天,在异乡的路口为你烧些零

    云淡风轻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风大得似乎要席卷整个世界。呼啸自上而下,又由下而上,四处乱窜。门窗都发出自己的声音。仿佛地球都在颤抖。小驴说,2012,这就是传说中的2012!慧明说,早着哩,别神经兮兮的。小驴说,这就是前兆。是先头部队。慧明便笑,说先头部队都是不动声色的。小驴说,那是你们年代的先头部队,小气鬼一样,探头探脑地侦察情况,然

    吹尽黄沙始见金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现状考察

    像农人秋后丰实的收获,每年岁末都是我检测散文创作实质的关键时刻。一年中虽断断续续读过不少文章,但印象却总是零碎的、模糊的,而年底则一览无遗,将读过的重读,没读过的好好欣赏,如过秤和筛选一样,佳作留香,不满者淘汰掉。最后,手上剩下为数不多的篇章。这也颇似农民的谷粒归仓,不知要去除多少秸秆和皮壳。与去年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