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卷 >>文献详情

诗的现代意义何在?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三篇 论文选编 作者: 张静 浏览次数:54
摘要:  英国诗人雪莱( Percy Bysshe Shelley )的诗论作品《为诗辩护》 ( Defence of Poetry ,曾被叶芝称为“英语中对诗歌的最深刻的论述”,这一论断也被后来的哈罗德·布罗姆所肯定。《为诗辩护》中提出的诸如诗歌是想象的表现、诗不是做出来的而是写出来的等观念启发了上世纪初求索中的中国新诗人,而将诗人视作“未经公认的立法者”又与中国传统文化中认为文学是“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等观点相契合。因此,在《为诗辩护》被译成中文的同时, 《诗的四个时代》一文也被译介到中国,而两篇文章所牵涉出的诗歌是否有用以及伴随而来的文学与科学之关系等问题,曾引起了于赓虞、梁实秋、伍蠡甫等人的深入思考。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诗的现代意义何在?
    作者: 张静

    英国诗人雪莱(Percy Bysshe Shelley)的诗论作品《为诗辩护》(Defence of Poetry,1821)曾被叶芝称为“英语中对诗歌的最深刻的论述”,这一论断也被后来的哈罗德·布罗姆所肯定。[※注]《为诗辩护》中提出的诸如诗歌是想象的表现、诗不是做出来的而是写出来的等观念启发了上世纪初求索中的中国新诗人,而将诗人视作“未经公认的立法者”又与中国传统文化中认为文学是“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等观点相契合。因此,从1905年雪莱进入中国开始到抗战为止,伴随着雪莱及其诗歌作品在中国的广泛译介,这篇重要的文论也被译成中文,并对中国新诗学的建构产生了重要影响。雪莱写作《为诗辩护》的缘由,是为了反驳同时期的英国诗人皮科克(T.L.Peacock)的《诗的四个时代》[※注](Four Ages of Poetry,1820)一文。因此,在《为诗辩护》被译成中文的同时,《诗的四个时代》一文也被译介到中国,而两篇文章所牵涉出的诗歌是否有用以及伴随而来的文学与科学之关系等问题,曾引起了于赓虞、梁实秋、伍蠡甫等人的深入思考。本文的讨论首先从雪莱缘何写作《为诗辩护》开始。

    一 “时代的创造物”:《诗的四个时代》与《为诗辩护》

    皮科克是和雪莱同时期的小说家和诗人,他与雪莱夫妇曾被称为“马洛团体”[※注]。玛里琳·巴特勒在《浪漫派、叛逆者、反动派》一书中指出:“他们两人辩论很多问题,往往是互相暗中针对对方的立场而发,要解开那团文字谜也不太容易。”[※注]1820年,皮科克在《文学丛报》(Literary Miscellany)第一期上发表了《诗的四个时代》一文,表达对于当时以华兹华斯为代表的英国文学界盛行的矫揉造作、回到自然等风气的不满。在这篇并不算长的文章中,英国诗歌的发展被概括为铁器,黄金,白银,铜器四个时代的周期反复,即中世纪为铁器时代,文艺复兴时期莎士比亚的诗是属于黄金时代,拟古主义时期的德莱顿和蒲柏是白银时代,而当代如华兹华斯等“湖畔诗人”的作品,则是在铜器时代。皮科克在文中指出,诗歌的发展已经过了最高峰,余下的只是一种周期的重复,因此在当时从事诗歌活动是无用的,诗歌面临的是必然衰败以及终将不复存在的命运,将会被实用的科学和应用技术所取代。

  •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2

    章节:《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三篇 论文选编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百代之中:中唐的诗歌史意义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论著评介

    中唐诗歌研究一直以来都是中国古典诗歌研究的焦点,最新出版的《百代之中:中唐的诗歌史意义》(以下简称《百代之中》)一书堪称此领域的又一力作。《百代之中》所讨论的问题,可以被看作作者十余年来中唐诗歌研究的总结,该书的主体内容是作者自2002年至今十篇论文的汇编。全书包括正文十章及附录:正文第一章《中唐:变革

    翟永明获意大利国际文学奖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资料辑要

    成都诗人翟永明于2012年3月赴意大利,领取了意大利Ceppo Pistoia国际文学奖的“Piero Bigongiari”奖项。这也是中国诗人首次获得这一殊荣。翟永明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能够在国际上将中国当代诗歌呈现给更多读者,是件好事,“其实中国当代诗歌放在国际上来看水平是很高的,只是我们目前的诗歌在传播途径上过于偏重于

    2012年唐宋文学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研究综述

    作为中国文学史长河中最炫目耀眼的风景,唐宋文学依然是2012年古代文学研究的重头戏。披览繁花迷眼的各类书籍、相关期刊(限于篇幅博硕士论文只好割爱),可以感受到,在承续前贤已有成果基础上,研究深度与力度继续加强,古籍整理的推进更加有序;作家、作品研究不断深入的同时,与之相辅相成的跨学科研究亦有持续发展;体

    2015年唐宋文学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研究综述

    2015年唐宋文学领域,不仅研究成果裴然,而且学术交流和各类会议也很频繁,除了两年一度的宋代文学研究学会的年会之外,李白、杜甫、白居易、苏轼、黄庭坚、陆游等唐宋大家均有全国性的研讨会召开。以下仅就经典化研究、文化学研究、文艺学研究、文献学研究、文体学研究、数字化研究等几个方面,加以简要介绍。一、经典化研

郭沫若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美]哈罗德·布鲁姆:《影响的焦虑——一种诗歌理论》,徐文博译,江苏教育出版社2006年版,第40页。
删除本文中《诗的四个时代》及《为诗辩护》参考的英文版本为Albert S.Cook,ed.Shelley:A Defense of Poetry,Boston:Ginn,1891,其中附录了The Four Ages of Poetry。
删除参见[英]玛里琳·巴特勒《浪漫派、叛逆者、反动派:1760年—1830年英国文学及其背景》,黄梅、陆建德译,辽宁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第215页。
删除参见[英]玛里琳·巴特勒《浪漫派、叛逆者、反动派:1760年—1830年英国文学及其背景》,黄梅、陆建德译,辽宁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第195页。
删除江枫主编:《雪莱全集》第7卷,河北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第368页。
删除[英]雪莱:《为诗辩护》,缪灵珠译,载《十九世纪英国诗人论诗》,刘若端编,人民文学出版社1984年版,第121页。
删除A.C.Bradley,Oxford Lectures on Poetry,Charlottesville:Lincoln-Rembrandt Publisher,1986,p.151.
删除[英]雷蒙·威廉斯:《文化与社会:1780—1950》,高晓玲译,吉林出版集团2011年版,第47页。
删除参见[英]特雷·伊格尔顿《二十世纪西方文学理论》,伍晓明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17—20页。
删除[英]雪莱:《原序》,载《解放了的普罗密修斯》,邵洵美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57年版,第4页。
删除朱光潜:《编辑后记》,《文学杂志》第1卷第1期,1937年5月。
删除[英]雪莱:《为诗辩护》,缪灵珠译,载《十九世纪英国诗人论诗》,刘若端编,人民文学出版社1984年版,第129页。
删除[英]雪莱:《为诗辩护》,缪灵珠译,载《十九世纪英国诗人论诗》,刘若端编,人民文学出版社1984年版,第159页。
删除解志熙:《视野·文献·问题·方法——关于中国现代诗学研究的一点感想》,《河南大学学报》(社科版)2005年第1期。
删除宗白华:《新诗略谈》,《少年中国》1920年第1卷第8期。
删除宗白华:《艺术生活——艺术生活与同情》,《少年中国》1921年第2卷第7期。
删除成仿吾:《诗之防御战》,《创造周报》1923年第1期。
删除王希和:《西洋诗学浅说》,商务印书馆1924年版,第6—7页。
删除王希和:《西洋诗学浅说》,商务印书馆1924年版,第8页。
删除孙席珍编:《雪莱生活》,上海世界书局1929年版,第87页。
删除于赓虞:《诗辩》,《文艺月报》1934年第1卷第1期。
删除于赓虞:《编校以后》,《华严》1929年第1卷第6期。关于此文作者为于赓虞的考证,参见《于赓虞诗文辑存》(下卷),解志熙、王文金编校,河南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749—750页。
删除于赓虞:《论雪莱》,《平沙》1932年第10期。
删除于赓虞:《编校以后》,《华严》1929年第1卷第6期。
删除参见《Saintsbury的附言》,《华严》1929年第1卷第6期。
删除参见Albert S.Cook,ed.Shelley:A Defense of Poetry,Boston:Ginn,1891,pp.39-40。
删除[英]雪莱:《诗之辩护》,甘师禹译,《华严》1929年第1卷第6期。
删除参见《半农诗歌集评》,赵景深原评,杨扬辑补,书目文献出版社1984年版,第33—34页。
删除发表在《语丝》1929年第5卷第42期。该文后来收入《文学的畸人》一书中,1934年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
删除参见《文学的畸人》(Curious Literary Figures of the Nineteenth Century),上海商务印书馆1934年版。
删除韩侍桁在后来谈到其受到的文学影响时,认为自己有两个老师,一个是小泉八云,另一个是勃兰兑斯,“小泉教人避免一切的偏见,最大量地作着文学理论的研究,善于发现非主流作家身上‘惊异的美’”。韩侍桁:《关于勃兰兑斯——十九世纪文学之主潮译者序》,《星火·文艺月刊》1935年第1卷第2期。
删除伍蠡甫:《创刊词》,《世界文学》1934年第1卷第1期。
删除Lalcadio Hearn:《论Peacock的作风》,明之译,《世界文学》1935年第1卷第6号。
删除[英]皮科克:《诗之四阶段》,伍蠡甫、曹允怀合译,《世界文学》1935年第1卷第6期。
删除[英]皮科克:《诗之四阶段》,伍蠡甫、曹允怀合译,《世界文学》1935年第1卷第6期。
删除[英]皮科克:《诗之四阶段》,伍蠡甫、曹允怀合译,《世界文学》1935年第1卷第6期。
删除梁实秋:《批评家之皮考克》,《东方杂志》1936年第33卷第1号。
删除梁实秋:《批评家之皮考克》,《东方杂志》1936年第33卷第1号。
删除戴卫孙(W.L.Davidson):《功利主义派之政治思想》,严恩椿译,商务印书馆1934年版,第4页。
删除梁实秋:《批评家之皮考克》,《东方杂志》1936年第33卷第1号。
删除梁实秋:《批评家之皮考克》,《东方杂志》1936年第33卷第1号。
删除梁实秋:《批评家之皮考克》,《东方杂志》1936年第33卷第1号。
删除参见旷新年《人归何处?——“人的文学”话语的历史考察》,《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14年第1期。
删除Brett-Smith,H.F.B.,ed.Peacock’s Four Ages of Poetry:Shelley’s Defence of Poetry:Browning’s Essay on Shelley.Oxford:Blackwell,1921,2nd,1937,p.5
删除Brett-Smith,H.F.B.,ed.Peacock’s Four Ages of Poetry:Shelley’s Defence of Poetry:Browning’s Essay on Shelley.Oxford:Blackwell,1921,2nd,1937.pp.5-6.译文参考[英]皮科克《诗的四个时代》,缪灵珠译,《缪灵珠美学译文集·第三卷》,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64页。
删除伍蠡甫:《创刊词》,《世界文学》1934年第1卷第1期。
删除伍蠡甫:《译者序》,《诗辩》,[英]雪莱著,伍蠡甫译,商务印书馆1937年版,第3—4页。
删除伍蠡甫:《译者序》,《诗辩》,[英]雪莱著,伍蠡甫译,商务印书馆1937年版,第4页。
删除伍蠡甫:《译者序》,《诗辩》,[英]雪莱著,伍蠡甫译,商务印书馆1937年版,第2页。
删除[英]雪莱:《诗辩》,伍蠡甫译,商务印书馆1937年版,第41页。
删除[英]雪莱:《诗辩》,伍蠡甫译,商务印书馆1937年版,第81页。
删除伍蠡甫:《译者序》,《诗辩》,[英]雪莱著,伍蠡甫译,商务印书馆1937年版,第5页。
删除伍蠡甫:《译者序》,《诗辩》,[英]雪莱著,伍蠡甫译,商务印书馆1937年版,第5页。
删除[英]雷蒙·威廉斯:《文化与社会:1780—1950》,高晓玲译,吉林出版集团2011年版,第5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