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1-2012卷 >>文献详情

安萨里论真主的本质和属性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1-2012 >> 年度推荐 作者: 王希 浏览次数:115
摘要:  安萨里( 1058 —。作为虔诚的学者,安萨里积极捍卫伊斯兰的正统教义主张。在“破”的同时,安萨里也站在艾什阿里派教义学的立场上,正面阐述他的教义思想,其中《信仰之中道》便是这方面的代表著作。在伊斯兰教义学当中,真主的本质与属性问题可以说是一个核心问题,也是教义学各派激烈争论的焦点。就安萨里而言,他的许多重要理论观点以及他同伊斯兰哲学家在很多问题上的争论也都与此相关。可以说,只有充分认识了这一问题,我们才能真正理解安萨里在《哲学家的矛盾》中的主张以及他同伊斯兰哲学家争论的实质,从而有助于我们全面深入地理解他的宗教和哲学思想。就此而言,教义学仍是安萨里思想中的一个重要内容。
作者简介:  王希,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安萨里论真主的本质和属性
    作者: 王希

    安萨里(1058—1111)是伊斯兰思想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有“伊斯兰权威”、“圣教文采”、“宗教革新者”等诸多美誉。作为虔诚的学者,安萨里积极捍卫伊斯兰的正统教义主张。其名著《哲学家的矛盾》就是针对与教义有关的哲学问题,批驳以法拉比和伊本西那为代表的穆斯林哲学家的观点。在“破”的同时,安萨里也站在艾什阿里派教义学的立场上,正面阐述他的教义思想,其中《信仰之中道》便是这方面的代表著作。

    在伊斯兰教义学当中,真主的本质与属性问题可以说是一个核心问题,也是教义学各派激烈争论的焦点。本质与属性问题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很多重大的教义学和哲学问题都是围绕着它而展开的。就安萨里而言,他的许多重要理论观点以及他同伊斯兰哲学家在很多问题上的争论也都与此相关。可以说,只有充分认识了这一问题,我们才能真正理解安萨里在《哲学家的矛盾》中的主张以及他同伊斯兰哲学家争论的实质,从而有助于我们全面深入地理解他的宗教和哲学思想。

    一 真主的本质

    在《信仰之中道》的第一部分,安萨里论述了真主的本质,提出了10个命题:(1)真主是存在的,并有其理性的证据。(2)真主是无始的。(3)真主是无终永存的。(4)造物主不是占据空间的实体。(5)造物主不是有形实体(物体)。(6)造物主不是偶性。(7)真主没有特定的方位。(8)真主超越了“端坐在宝座上”这样的描述。(9)真主是可见的。(10)真主是“一”。[※注]实际上,这10个命题可归为四类,涉及造物主的存在、时间性、空间性和单一性问题。下面分别予以论述。

    (一)论证造物主的存在

    对安萨里而言,第一个命题至关重要,因为这是任何有神论宗教都无法回避的根本问题。他认为,可以通过理性证明真主的存在,其推理可以表述为这样一个三段论:“(1)任何一个在时间中生成的事物(hādith)[※注],其生成都有一个原因(sabab);(2)世界是在时间中生成的;(3)因此,必然推出世界有一个原因。”[※注]这个原因实际上就是造物主——真主。明眼人很容易发现,这就是所谓的上帝存在的宇宙论证明形式。这种证明的实质是认为,一个无限系列的因果性条件不能提供充足的解释,因此最终要得出某个必然存在者、第一因或人格化实体存在的结论。现代学者认为,宇宙论证明有两种重要形式。一种着重考虑原因和结果之间的逻辑关系,而不是它们之间的时间关系,这样得出来的第一因是逻辑上的第一因,而不一定是时间上的第一因。而另一种强调,第一因不仅是逻辑上的,而且也是时间上的。而后一种论证的主要代表人物就是伊斯兰教义学家(即凯拉目学者),因此这种论证模式又被称为宇宙论证明中的“凯拉目证明”[※注]

  •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1-2012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3-07

    章节:《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1-2012》 \  年度推荐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伊斯兰教义学研究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1999-2000 \ 研究综述

    广义而言,伊斯兰教义是指伊斯兰教信仰体系,因此与此相关的研究都属于教义学研究的范围。照此而论,不仅教法学研究的许多内容可归类于教义学,而且伊斯兰哲学(阿拉伯哲学)和苏非神秘主义的基本内容也可划归教义学研究的范围。为了把这些互有联系和区别的研究内容予以归类,这里采用了狭义教义学概念,即把制度化的或“官

    阿拉伯哲学名著译介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5 \ 译著举要

    纵观阿拉伯穆斯林哲学的发展,它经历了一个大的起落过程,而贯穿整个过程中的几个主要人物是:铿迪、法拉比、伊本·西纳、安萨里和伊本·如什德,他们是阿拉伯哲学的脊梁,承载着中世纪阿拉伯哲学的兴衰,是阿拉伯哲学的代言人。所以,该著汇集了这几位哲学的代表作,有铿迪的《第一哲学》、法拉比的《幸福之路》、伊本·西

    诗的哲学默想录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5 \ 译著举要

    该著是德国哲学家、美学家鲍姆嘉通1735年的博士论文,同年以拉丁文在德国哈勒出版。书中提出了建立美学的构想,并且明确地运用了“美学(Aesthetica)”这一术语。该著认为,美学的对象是感性事实,“只有混乱的(即感性的)但是明晰的观念才是诗的观念”;一个观念或意象所包含的内容愈丰富、愈具体,它也就愈明晰、愈完善

    论古希腊整个自然观的唯物主义性质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1987 \ 论文选介

    本文认为,古希腊哲学家都确认“同一个自然界永远保存着”,自然界之为本原已属不言而喻的事,这些希腊哲学家凭着人类原初的朴素信念都不自觉地站在唯物主义立场上。作者进而认为,传统的哲学史著作先验地把古代希腊哲学家按照两军对战局势进行排队,人为地设置了一条互相对立和排斥的鸿沟,忽视了希腊哲学家以外部世界——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安萨里:《信仰之中道》阿拉伯文版,土耳其安卡拉1962年版,第22—79页。
删除可译为“在时间中生成的(事物)”或“新生的(事物)”。教义学家认为它是从“非存在”状态进入“存在”状态的,因而在时间上有一个开端或起点(temporality or origination in time)。
删除Dennis Morgan Jr. Davis,Al-Ghazali on Divine Essence:A Translation from the Iqtisad fi al-I’tiqad with Notes and Commentary,University of Utah,2005,(Ph. D Dissertation),p.123.另见,《信仰之中道》,阿拉伯文版,第24页。
删除参见麦克·彼得森等著《理性与宗教信念——宗教哲学导论》,孙毅、游斌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108—113页。
删除Dennis Morgan Jr. Davis,Al-Ghazali on Divine Essence,pp.125-126.另见,《信仰之中道》阿拉伯文版,第25—26页。
删除需要指出的是,考虑到安萨里在此的艾什阿里派教义学立场,其在因果论方面主张场合论(即偶因论),即真主直接创造任何事物。因此,这里的原因概念不应从一般意义上的具体的次级因去理解。安萨里的潜台词是,这个原因就是真主,或更准确地讲是真主的大能,它才是一切事物的直接原因。故安萨里用决定性因素一词来指示原因实际上消除了他在用语上的表面矛盾。参见Fakhry,M aj id.,Phiosophy,Dogma and the Impact of Greek Thought in Islam,Great Britain:VARIORU M,Ashgate Publishing Limited,1994,p.141.
删除需要指出的是,考虑到安萨里在此的艾什阿里派教义学立场,其在因果论方面主张场合论(即偶因论),即真主直接创造任何事物。因此,这里的原因概念不应从一般意义上的具体的次级因去理解。安萨里的潜台词是,这个原因就是真主,或更准确地讲是真主的大能,它才是一切事物的直接原因。故安萨里用决定性因素一词来指示原因实际上消除了他在用语上的表面矛盾。参见Fakhry,M aj id.,Phiosophy,Dogma and the Impact of Greek Thought in Islam,Great Britain:VARIORU M,Ashgate Publishing Limited,1994.,p.38.
删除Dennis Morgan Jr. Davis,Al-Ghazali on Divine Essence,p.141.另见《信仰之中道》,阿拉伯文版,第35页。
删除Dennis Morgan Jr. Davis,Al-Ghazali on Divine Essence.,pp.142-146.另见安萨里《信仰之中道》,阿拉伯文版,第35—37页。
删除需要指出的是,安萨里关于永恒性不是属性的观点自有其道理,但他从无限后退来论证却并不严谨,因为永恒性,本身并不能说是永恒的。
删除Dennis Morgan Jr. Davis,Al-Ghazali on Divine Essence,p.141.另见《信仰之中道》,阿拉伯文版,第73—74页。
删除Dennis Morgan Jr. Davis,Al-Ghazali on Divine Essence,p.141.另见《信仰之中道》,阿拉伯文版,第76—77页。
删除Dennis Morgan Jr. Davis,Al-Ghazali on Divine Essence.,p.64.
删除Abdu-r-Rahaman Abu Zayd,Al-Ghazali on Divine Predicates and Their Property,Lahore:Ashraf Printing press,1990,pp.65-98.另见,《信仰之中道》,阿拉伯文版,第129—157页。
删除M.M.Sharif,(ed.)A History of Muslim Philosophy,Pakistan Philosophical Congress,1963,pp.226-22.
删除Harry A.Wolfson,The Philosophy of the Kalām,Cambridge,MA: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76,pp.138-139.
删除Abdu-r-Rahaman Abu Zayd,Al-Ghazali on Divine Predicates and Their Property,xx. 另见安萨里《哲学家的矛盾》,阿拉伯文版,埃及开罗知识出版社,第六版,第174—175页。
删除Michael E. Marmura,“Ghazali's Chapter on Divine Power in the Iqtisad”,in Arabic Science and Philosophy,Vol.4(1994),p.279.
删除安萨里:《信仰之中道》,阿拉伯文版,第99页。
删除安萨里:《信仰之中道》,阿拉伯文版,第80页。
删除安萨里:《信仰之中道》,阿拉伯文版,第81页。
删除Michael E. Marmura,“Ghazali's Chapter on Divine Power in the Iqtisad”,p.282.
删除Michael E. Marmura,“Ghazali's Chapter on Divine Power in the Iqtisad”,p.283.
删除Abdu-r-Rahaman Abu Zayd,Al-Ghazali on Divine Predicates and Their Property,pp.7-8.
删除安萨里:《信仰之中道》,阿拉伯文版,第90—91页。
删除Michael E. Marmura,“Ghazali's Chapter on Divine Power in the Iqtisad”,p.287.
删除Michael E. Marmura,“Ghazali's Chapter on Divine Power in the Iqtisad”,p.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