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卷 >>文献详情

李白《下途归石门旧居》“赠别的对象”不是吴筠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三篇 论文选编 作者: 谢保成 浏览次数:15
摘要:  郭沫若《李白与杜甫》第一部分《关于李白》第六节《李白的道教迷信及其觉醒》用了近三分之一的篇幅来分析李白的《下途归石门旧居》诗,认为“ ‘云游雨散从此辞’ ,最后告别了,这不仅是对于吴筠的诀别,而是对于神仙迷信的诀别。想到李白就在这同一年的冬天与世长辞了,更可以说是对于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整个市侩社会的诀别。”对于这一分析,我是赞同的,发表过《郭沫若写〈李白与杜甫〉的“苦心孤诣” 》的短文( 《郭沫若学刊》 2012年第2期) 。李白既已“觉悟” ,这“君”既包含元丹丘、持盈法师、胡紫阳、高如贵、吴筠等个人,又代表整个道教群体,有实有虚、虚实结合,岂不更符合郭沫若对李白此时心境的分析!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李白《下途归石门旧居》“赠别的对象”不是吴筠
    作者: 谢保成

    郭沫若《李白与杜甫》第一部分《关于李白》第六节《李白的道教迷信及其觉醒》用了近三分之一的篇幅来分析李白的《下途归石门旧居》诗,认为“‘云游雨散从此辞’,最后告别了,这不仅是对于吴筠的诀别,而是对于神仙迷信的诀别。想到李白就在这同一年的冬天与世长辞了,更可以说是对于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整个市侩社会的诀别。李白真象是‘了然识所在’了。”对于这一分析,我是赞同的,发表过《郭沫若写〈李白与杜甫〉的“苦心孤诣”》的短文(《郭沫若学刊》2012年第2期)。但当时也存有疑问,即此诗“赠别的对象”是否吴筠,所以在引述郭沫若原文“这不仅是对于吴筠的诀别”一句时,稍作文字改动,也没有加引号。最近养疴在家,规定每天看书、写作时间不得超过两小时,只能将近一二年读相关书籍所夹浮签略加整理,写成此文。

    李白《下途归石门旧居》诗为七言古诗,总共40句。郭沫若将诗分作四段,前8句为一段,中间20句平分为两段,最后12句为一段,我的疑问主要在郭沫若对第一段诗的分析上:

    郭沫若的这一分析存在两大疑问,一是李白、吴筠是否同时(“跨着天宝元年与二年”)待诏翰林,如果不是同时,就不存在“云物共倾三月酒,岁时同饯五侯门”的情况;二是吴筠宝应元年是否在当涂县横望山隐居,如果不是,郭沫若的说法就不能成立。

    吴筠没有写与李白交游的诗文,但有三篇文字可证他为“翰林供奉”不在“天宝元年与二年”,宝应元年也未曾隐居在当涂县。

    第一篇,《上元纲论表》(《全唐文》卷925),末署“天宝十三载六月十日中岳嵩阳观道士臣筠表上”,以“道士”自称,表示天宝十三载六月十日以前尚未“待诏翰林”。

    第二篇,《简寂先生陆君碑》(《全唐文》卷926),记其立碑经过:

    末署“大唐上元二年岁次辛丑九月十三日中岳道士翰林供奉吴筠撰”,表明其确实做过“翰林供奉”,但时间不会早于玄宗天宝十三载六月。

    第三篇,《天柱山天柱观记》(《全唐文》卷925)云:

    末署“大历十三年正月十五日中岳道士吴筠记”。

    从第一、第二篇文末所署年份可知,吴筠为“翰林供奉”在天宝十三载六月十日以后,比李白“待诏翰林”要晚10多年,郭沫若关于李白与吴筠“同为翰林供奉,有时同陪游宴,为时仅三阅月,故云‘云物共倾三月酒’”的一系列分析显然站不住脚!

  •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2

    章节:《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三篇 论文选编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论郭沫若晚年的文学思想——以《李白杜甫》为例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三篇 文摘

    “文化大革命”中,几乎所有学者都失去了发表学术著作的权利,郭沫若和章士钊能出版个人论著实属极少的例外。这种特殊的优待,自然免不了打上深深的“文革”印记。比如《李白与杜甫》第一节对陈寅恪的指责。从《李白与杜甫》书中可鲜明地看出郭沫若晚年的思想,郭沫若身处“文革”,除了对“四人帮”的罪行进行讨伐外,已经

    论郭沫若与郭启宏历史剧的异同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二篇 论文选粹

    现代历史剧作为一种舶来品,肇始于20世纪20年代,在40年代、50年代末60年代初、八九十年代曾几度风行,而郭沫若、郭启宏恰恰是这历史剧发展历程中前后相接的两个重镇,他们不仅有风行一世的创作,更有较为清晰、系统的历史剧理论。并且,郭启宏在自述“传神史剧”的来源时,也承认是在继承革新以郭沫若为代表的“写真史剧”

    2015年郭沫若史学研究综述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一篇 研究综述

    2015年的郭沫若史学研究,在承续近年来的研究总体特点和趋势的基础上,也涌现出一些令人关注的研究成果。看似平淡的研究表象背后,一些学人的学术坚持和学术睿见值得敬佩和记述。现就2015年的郭沫若史学研究综述如下。一 考古及古文字学研究 1931年由上海大东书局出版的郭沫若所著《甲骨文字研究》共收其单篇论文十八篇,这

    《郭沫若年谱》补遗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4 \ 第一篇 文学研究

    至少,在详尽的《郭沫若年谱》1975年项下,可以多出三天的记事:一九七五年二月二十八日,收到胡乔木信及所附转来的廖盖隆致胡乔木的信及有关材料,建议郭沫若找石家庄石志华大夫用新疗法治疗支气管炎。一九七五年三月一日,致胡乔木信,感谢他的“关注”,并表示:“等天气暖和了,我打算亲自到石家庄去看看。”一九七五年

郭沫若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