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桃花转世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作者: 张清华 浏览次数:33
摘要:  生命在轮回中繁衍并且死去,犹如诗歌的变形记,词语的尸骨与感性的妖魅同时绽放于文本与创造的过程之中。作为第三代诗歌运动之后逐渐成长起来的批评家,他的诗歌理想与这一代诗人宏大的思想,繁杂的诗歌策略,理想主义与智性追求相混合的知识分子精神,达成了一种内在的统一,形成了他的世界观与诗学思想的根基。陈超的评论自然也是充满思想与诗学智慧,充满语言魅力的,不只表现在他随处可见的思想阐发与升华上,还有知人论世的体贴洞察,还有他格外强调的个人与历史的对话关系— —在他近十年来对文革地下潜流诗歌的研究中,对于食指等重要诗人的研究中,他贯彻了历史主义的思想。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桃花转世
    作者: 张清华

    生命在轮回中繁衍并且死去,犹如诗歌的变形记,词语的尸骨与感性的妖魅同时绽放于文本与创造的过程之中。仿佛前世的命定,我们无法躲避它闪电一样光芒的耀目。多年以后,诗人用自己的生命重写或刷新了这些诗句,赋予了它们以血的悲怆与重生的光辉。

    我在悲伤中翻找出了这些诗句,《我看见转世的桃花五种》。发现在经过了二十余年之后,它们还是盛放在时光与历史的黑暗与恍惚之中,那么充满先知般的睿智和预言性,谶语一样充满不可思议的验证性,还有宿命般不可躲避的悲剧意味……作为一位批评家,陈超不止留下了他思想深远的批评文字,也留下了传世的诗篇,这是一个足以让人慰藉而又悲伤的结局。

    我是在11月1日这个阴冷的秋末初冬日,听说这不幸消息的。在前往机场去外地参加一个学术年会的路上,一位河北籍的诗人发来了这让我难以置信的消息。我努力搜寻着记忆中因由的蛛丝马迹,觉得没有什么理由是能够如此残酷地终结一切——用了如此残酷的方式,带走了他那安静而深沉的思想,那睿智而又坚定的生命。我一直希望能够求解,是什么力量巨大到能够战胜他对生命的热爱,对亲人的责任?在二十几年的交往中,我一直认为他是一个理性而强韧、始终持守着一个知识分子的精神节操与处世原则的人,他既不会轻易地沉沦于世俗世界,又缘何会如此突然地听从于死亡与黑暗的魔一样的吸力?

    让我还是小心地回避这些敏感而无解的话题。我既不能像尼采那样放着胆子赞颂“自由而主动的死”,也不愿意像世俗论者那样去无聊地谴责自杀是一种罪过。没有谁能够真正清楚他所承受的不可承受,他所抗争的不可抗拒。一个人活过了知命之年,如果不是无法承受的疼痛,不会取道这样的终局。在海子走了二十五年之后,一个原本比他还要年长的诗人,不会是怀抱着他那样的青春壮烈,而是怀着深入中年的荒寒与悲凉,在彻悟中飞跃那黑暗的一刻,那存在之渊的黑暗上空的。

    历史必将会重新钩沉和彰显这一代诗人所经历的精神历程。每一代诗人都需要而且拥有自己的精神履历,这很重要,有一天人们在记忆这个时代的诗歌时,也会将之在历史化的同时完成其诗化的过程。很显然,我们在叙述浪漫主义的群星或者白银时代的宿将之时,不会只是叙述那些散落的文本,而一定会最终为他们描画出一幅精神的肖像,说出他们的感人的故事与命运的传奇。这才是诗的方式。陈超的《我看见转世的桃花五种》,既是时代的精神肖像,一代人成长中的精神悲剧的见证,伤悼,同时也是成人礼。它的重要不会由于哪一个人说什么而变动,而是必将会升华的那一种,成为一代人诗歌与精神的传奇的那一种。我对这一点深信不疑。

  •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元代诗学“自然”论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论文摘要

    在元代比较宽松的社会环境中,多数文人愿意自然地活着。诗人自然地写诗,追求诗之自然。有些方面,元代有些像晋宋。研究元代诗歌和诗论的人多谈元诗宗唐,其实元人论诗也主张取法晋宋,取法其清新与自然,如戴表元赞扬方回诗“清新散朗,天趣流洽,如晋宋间人醉语”。刘壎主张学诗要取各代之长,包括“汉魏气骨,晋宋风度,

    诗的现代意义何在?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三篇 论文选编

    英国诗人雪莱(Percy Bysshe Shelley)的诗论作品《为诗辩护》(Defence of Poetry,1821)曾被叶芝称为“英语中对诗歌的最深刻的论述”,这一论断也被后来的哈罗德·布罗姆所肯定。[※注]《为诗辩护》中提出的诸如诗歌是想象的表现、诗不是做出来的而是写出来的等观念启发了上世纪初求索中的中国新诗人,而将诗人视作“未经

    21世纪中国现代诗第七届研讨会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学术会议

    2013年9月6日至8日,由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山东大学(威海)文化传播学院、山东大学(威海)现代诗歌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21世纪中国现代诗第七届研讨会”在威海举行。来自北京大学、首都师范大学、山东大学、东南大学及《文学评论》杂志社等高校和科研院所的近四十位诗学专家、学者齐聚威海,围绕21世纪中国现代诗的叙述与

    《中国诗歌通史·当代卷》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论著评介

    虽然关于当代文学、当代诗歌是否应该写史有着不同的意见,而且难以达成广泛的共识,但不可否认,到目前为止当代诗歌史的写作实践已经结出了丰硕的果实,当代诗歌史或者类似当代诗歌史的著作已出现多部。现在,《中国诗歌通史·当代卷》的出版当是中国当代诗歌史研究领域一份重要的收获。从研究者的人员组成来看,这四位学者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