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卷 >>文献详情

计六奇的李岩叙述与郭沫若的李岩想象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三篇 论文选编 作者: 单磊 浏览次数:13
摘要:  发表于1944年的《甲申三百年祭》 (以下简称《甲申》 )是马克思主义史学家郭沫若应中国共产党的要求,为纪念“甲申之变”发生三百周年而作的鸿文。值得注意的是, 《甲申》凸显的线索性人物并不是明朝最高统治者崇祯帝,也不是农民军的最高领袖李自成,更不是清朝统治者或“贰臣” ,而是出身仕宦、拥有举人功名的李岩。在郭沫若笔下,李岩是一个关乎历史走向的人物,似乎农民军的骤兴忽亡乃至整个民族的盛衰荣辱都系于他一人之身。在思想史和史学史视阈中考察这一作伪公案应当成为今后李岩研究的重心,其中,以历史叙述与历史想象的关系为视角予以省察就是一种崭新的思路。本文拟循此思路探究以下问题:郭沫若撰写《甲申》的旨趣何在?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计六奇的李岩叙述与郭沫若的李岩想象
    作者: 单磊

    发表于1944年的《甲申三百年祭》(以下简称《甲申》)是马克思主义史学家郭沫若应中国共产党的要求,为纪念“甲申之变”发生三百周年而作的鸿文。70年来,学界对《甲申》公案反思颇多,似乎到了题无剩义的地步。随着文禁渐开,历史认识在新的时代高度呈现出可以继续深化的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甲申》凸显的线索性人物并不是明朝最高统治者崇祯帝,也不是农民军的最高领袖李自成,更不是清朝统治者或“贰臣”,而是出身仕宦、拥有举人功名的李岩。在郭沫若笔下,李岩是一个关乎历史走向的人物,似乎农民军的骤兴忽亡乃至整个民族的盛衰荣辱都系于他一人之身。

    吊诡的是,这位“关键先生”是一位向壁虚造的人物。学界已将这位“乌有先生”被“制造”的来龙去脉梳理得非常清楚,[※注]关于李岩真伪性的讨论完全可以就此打住。在思想史和史学史视阈中考察这一作伪公案应当成为今后李岩研究的重心,其中,以历史叙述与历史想象的关系为视角予以省察就是一种崭新的思路。[※注]本文拟循此思路探究以下问题:郭沫若撰写《甲申》的旨趣何在?该文塑造的李岩形象依凭哪些文本?为何依凭这些文本?又为何和如何游离这些文本?留给我们怎样的启发和反思?

  •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2

    章节:《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三篇 论文选编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硕士论文:《傅斯年、钱穆、郭沫若之史学方法比较研究》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四篇 资讯·动态

    导师:王银春学校:宁夏大学专业:专门史20世纪前半期的中国正处在大变革的时代,同时也是产生史学大师的时代,在这一历史背景下,中国史学界可谓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其中,有三位史学大家显得格外耀眼,他们引领了中国新史学的三大方向,使近代中国史学发展呈现出五彩缤纷的绚丽图景,这三位史学大家分别是傅斯年、钱穆和

    一篇故意歪曲的网络文章——驳郭沫若“删减史料以此证明崇祯帝‘沽名钓誉’”说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六篇 观点摘编

    根据梳理相关说法的来源可以知道,计六奇在写作《明季北略》时可能参考了谈迁的《国榷》,谈迁写作《国榷》时可能参考了杨士聪的《甲申核真略》,由此可知,“旧有镇库金积年不用者三千七百万锭,锭皆五佰两”的最初说法为“括各库银共三千七百万”。郭沫若在《甲申三百年祭》中没有引用计六奇的怀疑文字,并且在“锭皆五佰

    20世纪中国史学的弄潮儿——郭沫若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4 \ 第四篇 媒体专访、学人回忆

    记者:请问“郭沫若史学研究”的内容是什么?何刚:郭沫若史学研究是指人们在不同时期针对郭沫若史学(包括郭沫若的史学活动、史学思想及其史学成果等)的各种褒贬评论、研究、反思,或者是指郭沫若史学在社会或学界所引起的各种反响。作为唯物史观派的奠基人和开创者,郭沫若及其史学成就一直以来受到各方学者视角各异、褒

    郭沫若替曹操翻案动机再析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三篇 文摘

    20世纪50年代,新中国史学在取得迅速发展的同时,“左倾”思潮、非历史主义错误也让其经历了不少的曲折和迷途。作为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领军人,郭沫若对50年代中国史学界的种种“左倾”错误,进行了力所能及的批评和反拨。郭沫若替曹操翻案就是旨在极力纠正史学界的“左倾”错误,并借此推动学术自由讨论,形成“百家争鸣

郭沫若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现存史籍中最早提出质疑的是由杞县乡贤所作的《李公子辨》,该文以确凿有力的证据否定了李岩的真实性。参见(清)何彝光《(康熙)杞县志》卷40《辨疑·李公子辨》,康熙三十二年(1693)刻本。亲历甲申鼎革且幼时曾身陷寇营的中原人郑廉(1628—1710)也认为李岩“并无其人”,不过是一位“乌有先生”。参见(清)郑廉《豫变纪略·凡例》,浙江古籍出版社1984年版,第1—2页。1944—1949年,李岩的真伪问题再次成为热议的话题,不过多被用作政治攻讦;“十七年史学”和“文革史学”被意识形态笼罩,李岩的真伪扑朔迷离。新时期以来,学界开始郑重而严谨地开展李岩真伪性的研究;1978年,顾诚先生发表名作《李岩质疑》,以翔实的史料、扎实的功底、严肃的批判精神证明了李岩的虚构性。参见顾诚《李岩质疑》,《历史研究》1978年第5期;《李岩质疑:明清易代史事探微》,光明日报出版社2012年版。1982年,栾星先生撰写《甲申史商》,进一步论证了甲申史籍中李岩叙述的失实。参见栾星《甲申史商》,中州古籍出版社1997版。
删除赵园:《想象与叙述》,人民文学出版社2009年版。
删除郭沫若坦言,在先秦史研究间隙偶然读到《剿闯小史》,被该书所述明末农民战争的“莫大的力量”所震撼,李岩和红娘子的凄美爱情尤为深刻地打动了他;“适逢”明亡三百周年,他的史剧创作欲“有些蠢动”,故而对先秦史研究心生“告别”之念;结果因种种原因,史剧没写成,“告别”也没有办到(《十批判书·后记》,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367页)。由此可知,他仅把李岩故事视作史剧素材而已,并非原本就对之有兴趣,更未因此转换研究领域。
删除从写作动机看,该文的政治意味浓烈;从写作时间看,该文完成得比较仓促。1943年3月,陶希圣协助蒋介石撰文《中国之命运》,言及甲申史事,影射中共;毛泽东指示中共舆论战线的工作者对此予以坚决反击,陈伯达等中共喉舌奉命发表《评〈中国之命运〉》等文。1944年1月15日,乔冠华、翦伯赞和郭沫若商讨借“甲申之变”发生三百周年之契机撰写纪念性文章的事宜时,共推南明史专家柳亚子撰文,后因故改由郭沫若执笔。从2月8日郭沫若给翦伯赞的信中可以看出此时尚未着手撰写;《甲申》文尾注明“3月10日脱稿”;后于16日送董必武处,19日开始连载。这一重磅炸弹的出炉前后不过月余,可谓是在紧锣密鼓中赶制出来的。即使在2月8日到3月10日之间,郭沫若也并非专门腾出时间撰写该文。除了参加文艺座谈会、观看演出、排演戏剧等社会活动之外,他还接连撰写了《人乎,人乎,魂兮归来!》《“五十以学”答问》《戏剧与民众》《从周代农事诗论到周代社会》《〈先秦学说述林〉后叙》《帝子二绝》《民主与文艺》等诗文。可以想见,《甲申》一文的投入时间有多少。参见王继权、童炜钢编《郭沫若年谱》(上),江苏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469—471页。
删除郭沫若曾说:“无论作任何研究,材料的鉴别是最必要的基础阶段。材料不够固然大成问题,而材料的真伪或时代性如未规定清楚,那比缺乏材料还要更加危险。因为材料缺乏,顶多得不出结论而已,而材料不正确便会得出错误的结论。这样的结论比没有更要有害。”(《十批判书》,第1页)他还在《甲申》中批评《芝龛记》胆敢以“私家的曲笔”来“歪解”史实,有些情节“完全胡诌”(《甲申三百年祭》,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16页)。这些都反映出他对史料在历史研究中的基础性地位有清醒的认识。
删除冯锡刚:《郭沫若的三十年(1918—1948)》,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版,第333页。
删除方诗铭:《“遵命史学”的典范》,《方诗铭文集》第2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9年版,第793—794页。
删除秦燕春:《清末民初的晚明想象》,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1页。
删除崇祯帝吊死煤山的时间是阴历三月十九日(阳历4月25日),但《甲申》从阳历3月19日开始连载。为了赶在这个具有纪念性的日子发表历史见解,连阴阳历法都搞错了。由此可以感受到中共及其喉舌多么渴望借此契机来表达见解。郭沫若尤为重视为文的“战机”。1942年7月18日,郭沫若曾勉励柳亚子:“著述如战机,似乎争取时间为要着。”参见郭沫若《致柳亚子》,黄淳浩编《郭沫若书信集》(上),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564页。
删除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第1页。
删除郭沫若:《致翦伯赞》,载黄淳浩编《郭沫若书信集》(上),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536页。
删除方诗铭:《〈甲申三百年祭〉写作的前后》,《方诗铭文集》第2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9年版,第791页。
删除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第15页。
删除郭沫若:《〈剿闯小史〉跋》,郭沫若纪念馆、中国郭沫若研究会、四川郭沫若研究学会编《〈甲申三百年祭〉风雨六十年》,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43页。
删除包括顾诚先生在内的相当一批人认为郭沫若在撰写《甲申》时由于时代和资料所限尚不能分辨李岩的真伪,并以此来反驳姚雪垠先生对郭沫若的批评。参见顾诚《如何正确评价〈甲申三百年祭〉——与姚雪垠同志商榷》,《中国史研究》1981年第4期。笔者以为,这是不对的。当时郭沫若确实知晓(至少是高度怀疑)李岩是虚造的人物。姚雪垠的文章虽措辞过激,但认识是符合事实的。
删除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第15页。
删除事实上,这一问题基本上被顾诚先生和栾星先生解决。若仅从考证史实着眼,本文自不必再赘述。但若从李岩事迹对郭沫若的触动着眼,此问题还需要重提,论证过程需要重新表述。需要强调的是,并非所有关涉李岩的事迹都能进入郭沫若的视野,只有那些能够体现出郭沫若对李岩的某种“期待”的事迹才能被他紧紧抓住并用来展开历史想象。这种“期待”就是李岩的阶级立场坚定、革命热情高涨、斗争策略高妙、群众反响强烈等,而这些正是《甲申》试图建构马克思主义史学话语体系的需要。选取怎样的材料、如何展开论证本身就体现出史家主体意识。本文选取材料、展开论证都是围绕李岩事迹如何对郭沫若的心理造成震动进而被他借来展开历史想象这一主旨的。
删除栾星:《甲申史商》,中州古籍出版社1997版,第63页。
删除(清)永瑢等:《四库全书总目》卷49《史部五·纪事本末类》,中华书局1965年版。
删除郭沫若:《关于李岩》,附《甲申三百年祭》后,第34页。
删除当然,也有学者指出,比吴伟业、计六奇更先迈出这一步的是谷应泰。参见戴福士《李岩故事的起源及其研究意义》,郝玉生、秦新林译,《殷都学刊》1998年第1期。
删除张平仁:《〈明季北略〉、〈明季南略〉对时事小说的采录》,《文献》2004年第3期。
删除赵园:《想象与叙述》,人民文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165页。
删除栾星:《甲申史商》,中州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第88页。
删除谢国祯:《增订晚明史籍考》,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版,第493页。
删除郭沫若:《十批判书·后记》,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373页。
删除郭沫若:《历史人物·序》,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第1页。
删除据学者统计,1944—1947年短短数年间,郭沫若至少有14篇论文和杂记直接提及“以人民为本位”,还认为史学研究应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参见叶桂生、谢保成《郭沫若的史学生涯》,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2年版,第148页。
删除(清)计六奇:《明季北略》,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196页。
删除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6页。
删除郭沫若:《历史人物·序》,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第3—5页。
删除郭沫若:《致费正清》,黄淳浩编《郭沫若书信集》(上),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579—580页。
删除(清)计六奇:《明季北略》,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225—226页。
删除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16页。
删除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17、19页。
删除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21—25页。
删除(清)计六奇:《明季北略》,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273、95页。
删除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8页。
删除(清)计六奇:《明季北略》,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653页。
删除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17页。
删除(清)计六奇:《明季北略》,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677—678页。
删除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30—31页。联想一下1949年之后尤其是“文革”期间知识分子的历史境遇,我们不得不叹服他的卓识远见。
删除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16页。
删除陶希圣:《文章的甘苦与得失》,《潮流与点滴》,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9年版,第211页。
删除《甲申》是一篇夹叙夹议、亦史亦文、考证与议论并举的文章,通篇既有对甲申时局的慨叹,又有对农民军的同情,还有对百姓的怜悯,更有对李岩的悲鸣,似乎难以把握主旨大意。仅从写作技法来讲,该文不乏借题发挥、枝蔓旁逸之处,未必就如学界所夸扬的那样精妙绝伦;在该文立意下撰写史实更详、用语更谨、论证更密、气势更盛、表达效果更强的文章并非绝无可能。若言该文为总结明朝灭亡或农民军败亡的教训而作,是不允当的。全篇约2/3的部分围绕李岩展开,从文章开头慨叹这段历史值得“回味”,一直到文章结尾还在慨叹“李岩的悲剧是永远值得回味的”。全篇中心思想并非是总结教训,若非要找一个最主要的宗旨,那就是:郭沫若以李岩自视,凸显知识分子在政权更迭和民族荣辱中的地位,并借此警示处于夺取政权前夕的中共领导人。
删除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21、29页。
删除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25页。
删除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25、27页。
删除郭沫若:《关于李岩》,附《甲申三百年祭》后,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33—34页。
删除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18—19页。
删除柳亚子:《纪念三百年前的甲申》,《〈甲申三百年祭〉风雨六十年》,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55页。
删除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4页。
删除(清)计六奇《明季北略》,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355、176、233页。
删除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7页。
删除(清)计六奇:(明季北略》,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273、289、437页。
删除郭沫若承认崇祯帝亡国的运气因素有可能是针对《明史》中认为崇祯帝“非亡国之君,而当亡国之运”(张廷玉等:《明史》卷309《流贼列传·序》,第7948页)的观点而提的。《甲申》主要从三个方面叙述崇祯帝“运气”太坏:一是万历、天启留给崇祯帝一个烂摊子;二是天灾不断;三是内忧外患。
删除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2、6、18页。
删除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8—9、20—21、28页。
删除“衣”和“履”就是中共借发表历史见解来表达的政治主张和利益诉求。
删除郭沫若:《中国古代社会研究·自序》,商务印书馆2011年版,第6页。
删除郭沫若:《中国古代社会研究·自序》,商务印书馆2011年版,第3页。
删除方诗铭:《“遵命史学”的典范》,《方诗铭文集》(第2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9年版,第793页。
删除罗炳良:《史义——中国古代史学的本体问题》,《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2期。
删除叶青:《纠正一种思想》,《〈甲申三百年祭〉风雨六十年》,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105页。
删除栾星:《〈甲申三百年祭〉小勘》,《甲申史商》,中州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第298—308、179页。
删除解放日报社:《转载〈甲申三百年祭〉编者按》,《〈甲申三百年祭〉风雨六十年》,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89—90页。
删除弗朗索瓦·傅勒:《思考法国大革命》,孟明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5年版,第17—18页。
删除郭沫若:《中国古代社会研究·自序》,商务印书馆2011年版,第6页。
删除郭沫若:《致费正清》,黄淳浩编《郭沫若书信集》(上),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579页。
删除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31页。
删除赵园:《想象与叙述》,人民文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138—139页。
删除刘悦坦:《“球形天才”的奥秘:郭沫若创造力综论》,山东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169页。
删除沙汀:《回忆与悼念》,《光明日报》1978年6月26日。
删除霍布斯鲍姆:《史学家:历史神话的终结者》,马俊亚等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141—142页。
删除参见王学典《唯物史观派史学的学术重塑》,《历史研究》2007年第1期。
删除霍布斯鲍姆:《史学家:历史神话的终结者》,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150—151页。
删除郭沫若:《中国古代社会研究·自序》,商务印书馆2011年版,第3—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