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幼时的集体
    作者: 王西平

    失眠一夜就为思考这烂鱼头

    哲学屈服于酸菜和碘盐,屈服于咬舌之后的刺痛

    屈服于我幼时的静坐

    女儿这小妖,我的法力已经无法降伏

    她随月亮大胆出现

    又在黑屋里恐惧闪闪发光的窗棂

    白天,那邻街的幼儿园,插红小旗的塑胶码头

    许多彩色的船只虚构着王镇

    水漫过草茎,一对“柔软”坚硬如贝

    众我纷纷获取爱的奇迹

    孩子在此劳作,变幻着铅笔头的无骨怪兽

    那个早晨,田园,树枝,宇宙在谎言中快速萎缩

    精灵在腹部消失

    仿佛闪着蓝光的犰狳进入冥想的端口

    童年的云滚动着前世的乒乓声

    一对暖黄的饥饿,在一个壮汉的身子里抽搐

    俄而挺立的糊墙主义

    让宅居石窟的雕像一片哑然

    幽深的世界里

    人人都是单眼皮双日出行的尾骨携带者

    空气中裸露着他们感染了肺泡的方言

    孩子,是人间正在批量改造的,啃鸡翅的集体

    (原载《诗刊》2015年4月号上半月刊)

  •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坦白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和生活妥协的时候我想到了井,低陷,顺从也想到水,流到哪里哪里都有爱情和怀念。但想到井水我的身子就绝望般颤栗曾经从井里取水随着绳索,桶下去水被提上来,桶被提上来,低头间自己的影子在水里晃来晃去再一低头,就感到眼底的潮湿就感到一只手从我的身体里取水每次一到井边,我就恐慌怕一低头就忍不住,什么都没有了(原

    远方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作品选载

    我在草原上看见过一面倾斜的坡地布满了车轮的辙迹无序丰满而青碧在白云和蓝天的映衬下像一幅画我知道有许多的马车 牛车或汽车曾爬上过这面草坡 又消失在它的后面奔向了各自的远方我们曾有过许多可能的远方它们和少年时代的理想无关在偶然和必然的境遇中我们会走上一条路与许多的人相聚 又分离人与人的路辐射般地分散而去心的

    那些配得上不说的事物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7 \ 作品选载

    我说的是抽屉,不是保险柜是河床,不是河流是电报大楼,不是快递公司是冰川,不是冰凌花是逆时针,不是顺风车是过期的邮戳,不是有效的公章……可一旦说出,就减轻,就泄露说,是多么轻佻的事啊介于两难,我视写作为切割我把说出的,重新放入沉默之中(原载《诗刊》2016年5月号上半月刊)-毛子

    还没到时候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作品选载

    雨中的马,正在雨中哭它在我这个路人对它短暂抚摸之后在我低头、依偎并转身以后仰天长鸣我承认这几天正走在即将丧父的路上父亲躺在刀刃上,我走在刀尖上,不,还没到时候,没到落叶尚未被尽扫,呼吸仍在机器里游离最后的棋子仍未落下我和雨中的马,还在各自的孤独里哭我把即将被宰杀的鱼看做父亲把街上的流浪犬看做父亲我替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