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中国轴心时代视域下的公共领域和开放社会

摘要:  拥有多元公共领域的开放社会是现代性的基石。与黑格尔在其《历史哲学》 ( Philosophy of World History )中对中国的负面评价不同(黑格尔否认中国能够发展出主体性[ ※注] ) ,其认为儒家价值导向不允许公民结构超出家国掌控之范围。参与这一争议中并不意味着对开放社会的接受度将取决于开放社会与任何传统的(或是其他的具有独特文化的)规范体系之间的一致性,因为这样讲的话,开放社会也就不再“开放” 。考虑到历史和知识分子的复杂性,那种以中国文化的名义来反对开放社会的做法只会意味着低估了这种文化本身的潜质。
作者简介:  作者系德国波鸿鲁尔大学东亚研究系教授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中国轴心时代视域下的公共领域和开放社会
    作者: 罗哲海 魏孟飞

    拥有多元公共领域的开放社会是现代性的基石。这至少适用于黑格尔所说的“自由主体性”[※注]原则这一对现代性的古典理解。

    那么这种原则意味着什么呢?

    1.从总体层面上讲,致力于主体性原则的“现代”社会不再从传统模式或其他模式中寻取经验。它从自身中发展着自我理解,消解着前现代社会的“本质性”条件。与未移除的“本质”(substance,黑格尔形容中国时如是说)形成对比的是,主体性成为了传统性的反义词。

    2.从个体层面上讲,每个个体将成为其个人决定的“源头和最终权威”。[※注]总体上像社会一样,个人也不再有义务无条件地尊重传统中既定的规则或者他人规定的条款。个体开始变得自主。

    3.从制度层面上讲,一个“现代”社会将以这种方式确保其具体计划的可变性:其社会成员可以将自己理解为这一社会的共同创造者,或者是“合著者”(co-author,哈贝马斯语)。这在民主制度的框架之外是不可能的。民主制度允许每一“主体”将其利益带入议题,能够使受决策影响者都参与讨论,并以主体权利来确保这一点。只有作为自由公共领域的延伸,民主才成为可能。因此,主体权利、民主、自由公共领域成为现代制度层面主体性原则的基本对应词。这种公共领域,仍属于“公民社会”,以及公民社会完满发展形式下的“开放社会”,而非为“统治者称呼被统治者”所预留的空间。

  •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8

    章节:《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 \  东方文化中的公共领域问题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批判的国际传播研究:传播媒介在全球政治、经济与文化秩序中的角色

    来源: 中国新闻年鉴2017 \ 第十编 新论

    信息社会理论另一个值得我们探讨的话题是新传播技术所带来的社会文化变迁以及公共领域民主化的问题。卡斯特认为,全球化和网络的兴起深刻地改变了公司的组织方式,出现了一种“去官僚化”的潮流。即便是在巨型跨国公司中,等级制度也正在被摧毁,权力正转移到专业人员手中,或者是那些在四海流动,根据特定项目聚集在一起的

    主体性问题学术讨论会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1993 \ 哲学界动态

    该会由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人学研究中心、北京市哲学会辩证唯物主义组和《人文杂志》编辑部联合发起,于1992年8月28~29日在北京大学召开。30余位同志与会。会议讨论涉及到怎样规定主体性,怎样发挥主体性,以及怎样评价这些年来的主体性问题的研究等问题,并着重就主体性原则的有关问题展开了争论。主要有:主体性原则能否成

    语境、视角和方式:研究“公共性”应注意的几个问题

    来源: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 \ 公共领域与民主

    改革开放运动使得中国融入了世界性发展潮流,西方国家的物品、技术、思想观念都潮水般地涌入中国,开阔了人们的视野,解放了人们的思想。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立,使得整个社会生活发生了重大变化,公共领域、公共生活日渐展开,对公共物品、公共规则、公共精神的需求和关注也日益高涨,引起了学界的普遍关注。而如何理

    “中国现代性”的追寻:对当代中国哲学发展主线的一种描述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1 \ 论文荟萃

    现代性的底蕴和本质规定是主体性,其中包含科学性和价值性两个基本维度,其具体体现就是对科学理性和个性自由的追求。所谓“中国现代性”,就是中国现代化过程的质的规定性,它体现在中国现代化实践、道路、模式和理论之中。现代中国哲学的发展以现代性的追寻为主线、以人的主体地位的确立为中心,经历了民主主义革命时期、

东西方哲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G.W.F.Hegel,“Grundlinien der Philosophie des Rechts”,in Werke,Bd.7,Frankfurt am Main:Suhrkamp,1986,§§124,273.
删除J.Habermas,“Konzeptionen der Moderne”,in Habermas,Die postnationale Konstellation,Frankfurt am Main:Suhrkamp,1998,p.199.
删除F.Schiller,Über die ästhetische Erziehung des Menschen(1795),Sämtliche Werke,Band 5,München:Hansersup3,1962,pp.579,580.
删除G.W.F.Hegel,1986,§183.
删除K.Marx,“Zur Judenfrage”,in MEW 1,Berlin:Dietz,1976,p.36,and“Einleitung zur Kritik der politischen Ökonomie”,in MEW 13,p.615.
删除C.B.Macpherson,The Political Theory of Possessive Individualism:Hobbes to Locke,Oxford:Clarendon,1962.
删除cf.H.Roetz,“Chinese Modernity or Modernity in China?Reflections on Wolfgang Franke und Oskar Negt”.
删除张之洞:《劝学篇》,载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编《中国哲学史资料选集清代之部》,中华书局1959年版。
删除参见牟宗三《政道与治道》,载《牟宗三先生选集》,台北联经出版事业公司2003年版,第10卷,第23页。
删除Tu Weiming,“Implications of the Rise of ‘Confucian’ East Asia”,in Daedalus 129/1,2000,pp.205-206.
删除cf.Fan Ruiping,Reconstructionist Confucianism,Dordrecht:Springer,2010,Chapter 3.6“Towards a Familist Civil Society”.
删除关于中国古典哲学中反传统的言论,参见笔者的文章“Tradition,Universality and the Time Paradigm of Zhou Philosophy”,in Journal of Chinese Philosophy 36/3,2009,pp.359-375。
删除关于笔者对这一时代的处理,参见H.Roetz,Confucian Ethics of the Axial Age,Albany:SUNY Press,1993;中文版:《轴心时期的儒家伦理》,大象出版社2009年版。
删除这种对“共和”的理解与《竹书纪年》中的论述相矛盾。
删除据《左传·定公九年》,邓析于子产死后二十年被处死。
删除Rubin,“Tzu-ch’an and the City-State of Ancient China”,in T’oung Pao,Second Series,52,1/3,1965,pp.8-34.
删除张衡:《西京赋》,载《文选》第1卷,中华书局1977年版,第43页。
删除贾山:《至言》,载《汉书》第51卷。
删除因为“方”意思为“模范”或者“衡量”,参见《史记》第241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