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卷 >>文献详情

两种声音一个结论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四篇 学术争鸣 作者: 童庆炳 浏览次数:16
摘要:  郭沫若故居内有郭沫若生平事迹展览。前几天,我又一次兴致勃勃地参观了这个展览,久久地在他创作的《蔡文姬》这部经典剧面前停下来。令人失望的是,所展出的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以下简称“人艺” ) 《蔡文姬》剧照的文字说明,仍然说《蔡文姬》的主题是“为曹操翻案” 。郭沫若一生写过很多历史剧,有几部已成为现当代历史剧的经典, 《蔡文姬》就是其中一部。据此,我们对于郭沫若的剧本《蔡文姬》的解读,应当是:中国的进步知识分子,历来都具有爱国情怀,当祖国需要自己的时候,特别是当祖国遭遇到危难的时候,必然会毅然决然地“别妇抛雏”或“别夫抛雏” ,返回自己的岗位,为祖国作贡献,甚至献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两种声音一个结论
    作者: 童庆炳

    郭沫若故居内有郭沫若生平事迹展览。前几天,我又一次兴致勃勃地参观了这个展览,久久地在他创作的《蔡文姬》这部经典剧面前停下来。令人失望的是,所展出的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以下简称“人艺”)《蔡文姬》剧照的文字说明,仍然说《蔡文姬》的主题是“为曹操翻案”。这使我感到极大的不快,觉得这个展览太陈旧了。郭沫若一生写过很多历史剧,有几部已成为现当代历史剧的经典,《蔡文姬》就是其中一部。我认为《蔡文姬》的主题不是“为曹操翻案”,而是别的。

    “两个”郭沫若 两种声音

    关于郭沫若的《蔡文姬》主题,文艺批评界争论不断,始终没有达成共识,可以说是一个没有解决的文案。没有形成共识的原因之一是,有“两个”郭沫若,“一个”郭沫若说写《蔡文姬》是“为曹操翻案”,“另一个”郭沫若则说“不是”。郭沫若自己发出了两种声音。

    1959年,为纪念新中国成立十周年,郭沫若特地写了《蔡文姬》剧本,把曹操的确当作正面形象来写。郭沫若故居展览中陈列着一张照片,他正在给周总理递一本书,照片下方的文字说明是:“郭沫若正给周总理送他刚出版的《蔡文姬》,郭沫若说,这个剧本是为曹操翻案的。”1959年2月27日,郭沫若接受《戏剧报》记者采访时说:“我写《蔡文姬》的动机就是要为曹操翻案……蔡文姬能够被赎归汉,不是只靠金钱,还是靠曹操的文治武功才能争取回来的。这个事件是典型的,可以通过它来表扬曹操。”这是郭沫若发出的第一种声音,那就是他附和毛泽东的“为曹操翻案”看法,通过《蔡文姬》来“为曹操翻案”。

    “另一个”郭沫若却发出另一种声音。他为《蔡文姬》所作的“序”中,一方面说要“替曹操翻案”,另一方面,则用十分浓重的感情说:福楼拜“曾经说:‘波娃丽夫人就是我!——是照着我写的。’我也可以照样说一句:‘蔡文姬就是我!——是照着我写的’”,“其中有不少关于我感情的东西”,这是因为“在我的生活中,同蔡文姬有过类似的经历,相近的感情”。在这里,郭沫若强调的是“蔡文姬就是我”,这似乎把“替曹操翻案”那句话压倒了。

    但是,当时众多评论家似乎并没有听见郭沫若这一重要的声音,也没有评论家关注、重视这句话。客观地说,郭沫若这句话是带着眼泪的无比真切的话。不过,还是有一个人听懂了他的这个声音,那就是人艺导演焦菊隐。或许是因为他亲自导演了这部轰动一时的《蔡文姬》,或者也许郭沫若私下对焦菊隐耳语,让他听到“蔡文姬就是我!——是照着我写的”。

  •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2

    章节:《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四篇 学术争鸣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不妨写一个剧本替曹操翻案”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四篇 学术争鸣

    郭沫若的历史剧《蔡文姬》从发表公演以后,关于其表达的主题,就一直是人们讨论的问题,可以说迄今没有定论。所以,近日又有学者撰文提起了这个话题,话是由郭沫若纪念馆展室中一则《蔡文姬》演出剧照的说明文字扯开来说的(见《两种声音 一个结论》,2015年8月4日《中国社会科学报》)。这则说明文字写道:“1959年2月,郭

    郭沫若的历史剧创作:以《屈原》为中心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4 \ 第三篇 海外研究、普及教育

    这一讲现在我们来到郭沫若建国前文学创作的第二个“井喷”时期,也就是20世纪40年代。这个年代,产生了郭沫若的六大抗战史剧《棠棣之花》《屈原》《虎符》《高渐离》《孔雀胆》《南冠草》。这六个剧本,都是历史剧。时间关系,我们不可能一一介绍。我们以《屈原》为重点,谈谈郭沫若历史剧创作的一些相关情况。一 《屈原》之

    “尾巴主义”及其他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四篇 学术争鸣

    对于知识分子与人民大众的关系,郭沫若在1948年写的几篇文章中,反复申述一个颇具片面性的见解。《尾巴主义发凡》一文这样写道:要知识分子“做一条人民大众的尾巴或这尾巴上的光荣的尾”,郭沫若的本意固然是强调知识分子应放下架子去为人民服务,“尾巴主义”也颇有言辞夸张、话说到顶的“郭氏风格”,但文中的叙述,却颇

    一 出版零讯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4 \ 第七篇 出版与课题动态

    【面向历史的心灵救赎——郭沫若历史剧研究】王小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4年11月版 该书主要从“内部”动力学视角对郭沫若的历史剧进行研究。郭沫若坚信文艺由“内部”发生,其真谛在于表现。这一认识贯穿于其历史剧创作实践。基于这一认识,该书根据他历史剧探索的不同阶段,试图从其“内部”世界的发展变化,找到其创作

郭沫若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