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卷 >>文献详情

“不妨写一个剧本替曹操翻案”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四篇 学术争鸣 作者: 蔡震 浏览次数:14
摘要:  郭沫若的历史剧《蔡文姬》从发表公演以后,关于其表达的主题,就一直是人们讨论的问题,可以说迄今没有定论。所以,近日又有学者撰文提起了这个话题,话是由郭沫若纪念馆展室中一则《蔡文姬》演出剧照的说明文字扯开来说的(见《两种声音一个结论》 , 2015年8月4日《中国社会科学报》 ) 。这则说明文字写道: “ 1959年2月,郭沫若创作史剧《蔡文姬》 ,并替曹操翻案。在郭沫若的诗歌作品中《百花齐放》算不得上乘之作,但其创作时那种“诗兴的连续不断的侵袭”的状态,按郭沫若所记,在其以往的创作经历中只有过三次:一次在《女神》时期,一次是写作《瓶》的时候,还有一次是《恢复》的创作,那时最多有一天写成六首的。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不妨写一个剧本替曹操翻案”
    作者: 蔡震

    郭沫若的历史剧《蔡文姬》从发表公演以后,关于其表达的主题,就一直是人们讨论的问题,可以说迄今没有定论。所以,近日又有学者撰文提起了这个话题,话是由郭沫若纪念馆展室中一则《蔡文姬》演出剧照的说明文字扯开来说的(见《两种声音 一个结论》,2015年8月4日《中国社会科学报》)。这则说明文字写道:“1959年2月,郭沫若创作史剧《蔡文姬》,并替曹操翻案。”

    周恩来建议

    关于《蔡文姬》的主题,有两种不同的看法:一种以为《蔡文姬》的创作主旨是为曹操翻案,另一种则以为该剧是作者藉蔡文姬的经历抒写情志。这两种看法虽然相异,却都源自于郭沫若自己的说法。他在为《蔡文姬》所写的“序”中一开始写道:“蔡文姬就是我!——是照着我写的。”“它有一大半是真的。其中有不少关于我的感情的东西,也有不少关于我的生活的东西。”但同时,郭沫若又明确地强调,“我写《蔡文姬》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替曹操翻案。”(《蔡文姬》,文物出版社1959年5月)所以,《两种声音 一个结论》一文认为,郭沫若实际上发出了“两种声音”。大多数批评者是依据后一种声音评论该剧的主题,只有少数人听到了前一种声音,读出了作者的本意。

    这恐怕是对于郭沫若“序”文的误读。有一则史料,应该可以帮助我们清晰地理解郭沫若“序”文所要确切表达的意思。这是他在1959年2月16日,也就是《蔡文姬》刚完稿后,准备写给周恩来的一封信函。信中写道:

    这封信把周恩来建议郭沫若创作历史剧《蔡文姬》,以及剧作的主题(至少是作者主观的意愿)说得很清楚。从这封信的内容再去读“序”文,其语义也是很清楚的,并不存在“两种声音”,那只是一个意思的完整表达:作者选取蔡文姬这个历史人物和文姬归汉的史事为题材进行创作,是意欲为“被后人魔鬼化”了的曹操翻案;而蔡文姬形象的塑造,融入了作者自己的情感经历、生活经历。

    《蔡文姬》一剧的主角是蔡文姬,但主题却是颂扬曹操的文治武功,这样的艺术构思和艺术表达是否成功,郭沫若似乎也不是太有把握,所以他会说“案是翻了,但翻得怎样,有待审定”。他的自问包含两个方面的意思:一是从历史人物研究的角度而言,一是从文学创作的角度来看,《蔡文姬》是不是为曹操翻了历史的成案呢?

    事实上,围绕《蔡文姬》的评论,绝大部分在讨论是不是需要为曹操翻案,为曹操翻案的目的是否达到了?这些评论的前提当然是认可该剧作的主题是“替曹操翻案”,所以讨论也就在关于历史人物研究的层面展开。而否定《蔡文姬》“替曹操翻案”的主题,认为作者是藉该剧抒写情志,其实是从审美表达的层面否定了《蔡文姬》“替曹操翻案”为主旨的创作,但又用一个所谓文艺理论的解释,来为这部成功剧作的成篇圆一个说法。

  •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2

    章节:《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四篇 学术争鸣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两种声音一个结论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四篇 学术争鸣

    郭沫若故居内有郭沫若生平事迹展览。前几天,我又一次兴致勃勃地参观了这个展览,久久地在他创作的《蔡文姬》这部经典剧面前停下来。令人失望的是,所展出的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以下简称“人艺”)《蔡文姬》剧照的文字说明,仍然说《蔡文姬》的主题是“为曹操翻案”。这使我感到极大的不快,觉得这个展览太陈旧了。郭沫若一

    一 出版零讯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4 \ 第七篇 出版与课题动态

    【面向历史的心灵救赎——郭沫若历史剧研究】王小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4年11月版 该书主要从“内部”动力学视角对郭沫若的历史剧进行研究。郭沫若坚信文艺由“内部”发生,其真谛在于表现。这一认识贯穿于其历史剧创作实践。基于这一认识,该书根据他历史剧探索的不同阶段,试图从其“内部”世界的发展变化,找到其创作

    论郭沫若与郭启宏历史剧的异同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二篇 论文选粹

    现代历史剧作为一种舶来品,肇始于20世纪20年代,在40年代、50年代末60年代初、八九十年代曾几度风行,而郭沫若、郭启宏恰恰是这历史剧发展历程中前后相接的两个重镇,他们不仅有风行一世的创作,更有较为清晰、系统的历史剧理论。并且,郭启宏在自述“传神史剧”的来源时,也承认是在继承革新以郭沫若为代表的“写真史剧”

    郭沫若抗战历史剧的悲剧叙事与现实关怀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二篇 论文选粹

    抗日战争时期,中华民族遇到空前的民族危机,对中国社会各个阶级都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也预示着民族的新生,民族救亡成为时代的主题,每个作家都面临着不同的选择。有学者对20世纪40年代的政治文化氛围这样分析:“模式虽然很多,但是总体上,40年代作家文化心态却又表现出强烈的一致性特征。那就是向政治的自觉不自觉地趋附

郭沫若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