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哲学年鉴2015卷 >>文献详情

神话、教义与哲学:灵知主义和思想史研究新趋势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5 >> 学术前沿 作者: 胡继华 浏览次数:101
摘要:  20世纪下半叶,随着“后现代思潮”的衰退,一种重访过去、回归宗教、瞩望形而上境界的趋势日益显著。一种“新灵知主义( new gnosticism ) ”思潮构成了“后现代心灵( postmodern mind ) ”的一个显著维度。复兴的灵知主义同其历史先驱构成了一种传承而又对话、延续而又颠覆的关系。复活的灵知主义或新灵知主义是理性时代的神话,后启蒙时代的教义是多元文化碰撞下生成的神话、教义、哲学的复杂文化织体。以宗白华的美学为代表的中国“诗化哲学”本质上是一种灵知主义,但这种灵知主义与彻底摒弃世界的古典灵知主义略有不同,以即它更深地沉湎于自己的内心之中,以孤独的心去感受世界,渴望遭遇黑暗和穿越黑暗,获取那神圣之光。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神话、教义与哲学:灵知主义和思想史研究新趋势
    作者: 胡继华

    20世纪下半叶,随着“后现代思潮”的衰退,一种重访过去、回归宗教、瞩望形而上境界的趋势日益显著。一种“新灵知主义(new gnosticism)”思潮构成了“后现代心灵(postmodern mind)”的一个显著维度。[※注]复兴的灵知主义同其历史先驱构成了一种传承而又对话、延续而又颠覆的关系。复活的灵知主义或新灵知主义是理性时代的神话,后启蒙时代的教义是多元文化碰撞下生成的神话、教义、哲学的复杂文化织体。

    一 术语略说

    公元2世纪末的教父思想家圣爱任纽(St.Irenaeus of Lyon)系统地捍卫基督教信仰,选取“灵知(gnosis)”来指称那些危及基督教的离经叛道的观念、情绪和立场。

    “灵知”(音译“诺斯”)源自希腊语“γνοσιs”,在现象学意义上指专为精英所保留的那种关于拯救的神圣奥秘的知识。这种知识特别关注灵魂,因而具有极端内在性。[※注]“灵知主义”则是特指公元2世纪教派所发展起来的独一无二的宗教形式。[※注]作为一种历史现象,灵知主义指称一种归属于特定时空之中的特殊处境;作为一种社会意识形式,它包含三种基本要素:一种全神贯注地解决世间恶的难题的意向,一种极端的异化感和逃离环境的渴求,以及一种对于宇宙奥秘的特殊内在知识的欲望[※注];作为一种形而上的哲学原则,它以二元论来把握人与世界、世界与神的关系。[※注]“前灵知主义(pregnosticism)”被用来描述出现在古代两河流域、西亚北非、古代埃及、古代伊朗、犹太传统和基督教早期影响因子之中的那些特殊的神学要素:古代伊朗是灵知主义的“故乡”,摩尼教是灵知主义的典型。一种“伊朗式的救赎秘教”不仅能合乎逻辑地解释基督教与灵知主义,而且可以解释毕达哥拉斯和柏拉图的学说。[※注]“源始灵知主义”(protognosticism,又译“雏形灵知主义”)语出保罗书信《哥林多前书》、《提摩太前书》和《以弗所书》。许多学者用这个术语来描述那些先于公元2世纪出现的高度发达的灵知体系。[※注]“源始灵知主义”概念将灵知主义延伸至比灵知运动更古老的时代,延伸至犹太教的边缘,悄悄把灵知思想嵌入到基督教义的核心,从而深刻地影响到对新约的解释,进而塑造了新约神学。[※注]

  • 中国哲学年鉴2015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01

    章节:《中国哲学年鉴2015》 \  学术前沿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列维—斯特劳斯的神话观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列维—斯特劳斯以神话为研究对象,建立结构主义神话学理论体系,目的是分析人类普遍思维结构。他认为神话是结构严密的故事,是理性思考的产物,并不揭示宗教真理具有世俗性;神话是由个人创造,在传播过程中提升为神话,并会消亡。-蔡艳菊

    不自然的自然主义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4 \ 第八篇 论文荟萃

    蒯因、麦蒂和叶峰的自然主义立场或者是太强了,从而与自然主义的基本原则相冲突;或者是太弱了,以至于像哥德尔这样的柏拉图主义者也可在这种意义上被称为自然主义者。这三种自然主义都不能很好地解释20世纪60年代以来数学基础的研究进展,虽然它们都声称尊重科学实践是自然主义的第一原则。-郝兆宽

    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秩序与历史·卷三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5 \ 译著举要

    该著主要致力于对两位代表了古希腊哲学顶点的伟大思想家的作品的研究。通过对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关于灵魂、城邦和宇宙思考的生动分析,作者展示了旧的神话象征体系如何被更为分化的哲学象征所取代。尽管对旧的真理象征的淘汰和拒斥,可能会导致混乱而令人绝望的相对主义,但作者仍然将它当作某种关于历史进程的深刻思想的基

    马克思主义宗教观中国化的几个问题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09-2010 \ 年度推荐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重大课题。这其中也包含着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中国化研究。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中国化研究积累了许多成果,在新的形势下需要进一步深化该领域的研究。[※注]一、马克思主义宗教观中国化的内涵 这里包含着两个层面的问题。一是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宗教观;二

中国哲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Ihab Hassan,“The New Gnosticism:Speculations on an Aspect of the Postmodern Mind”,Boundary 2,1(3),1973,pp.546~570.
删除鲁多夫:《知识与拯救:灵知》,吴增定译,载刘小枫选编:《灵知主义与现代性》,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以下简称“《灵知主义与现代性》”),第1~19页。
删除Father George MacRae,“Biblical News:Gnosis in Messina”,Catholic Biblical Quarterly,28(3),1966,pp.322~333.
删除Arthur Darby Nock,“Gnosticism”,The Harvard Theological Review,57(4),1964,pp.255~279.
删除约纳斯:《灵知综合症:思想、想象、情绪的类型学》(以下简称“《灵知综合症》”),张新樟译,载《灵知主义与现代性》,第60~72页。
删除参见库利亚诺:《西方二元灵知论——历史与神话》,张湛、王伟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以下简称“《西方二元灵知论》”),第35页。
删除杨克勤:《跨文化修辞诠释学初探》,建道神学院,1995。
删除Malcolm L.Peel,“Gnosticism Eschatology and the New Testament”,Novum Testamentum,12(2),1970,pp.141~165.
删除参见胡继华:《神话逻各斯——解读〈德意志观念论体系的源始纲领〉以及浪漫“新神话”》,《杭州师范大学学报》2014年第3期(以下简称“《神话逻各斯》”)。
删除Slavoj Žižek,“Gnosticism? No Thanks!”,On Belief,Routledge,2001,pp.6~14.
删除Yotam Hotam,“Gnosis and Modernity:A Postwar German Intellectual Debate on Secularization,Religion and ‘Overcoming the Past’”,Totalitarian Movements and Political Religion,8(3~4),2007,pp.591~608.
删除Eric Voegelin,The New Politics:An Introduction,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74,pp.107~132.
删除沃格林:《以色列与启示》,霍伟岸、叶颖译,译林出版社,2009,第19页。
删除Eric Voegelin,Conversation with Eric Voegelin,R.Eric O'Connor,ed.,Thomas More Institute Papers,1980,p.149.
删除Hans Blumenberg,Die legitimät der Neuzeit,Suhrkamp,1979,S.138.
删除Hans Blumenberg,Die legitimät der Neuzeit,Suhrkamp,1979,S.141.
删除Hans Blumenberg,Die legitimät der Neuzeit,Suhrkamp,1979,S.149.
删除Hans Blumenberg,Die legitimät der Neuzeit,Suhrkamp,1979,S.699~700.
删除Frances Yates,Giordano Bruno and the Hermetic Tradition,Routledge and Kegan Paul,1964,pp.IX~X.
删除Frances Yates,Giordano Bruno and the Hermetic Tradition,Routledge and Kegan Paul,1964,p.246.
删除Jürgen Habermas,The Philosophical Discourse of Modernity,Frederick Lawrence,trans.,The MIT Press,1987,p.91.
删除弗兰克:《浪漫派的将来之神——新神话学讲稿》,李双志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以下简称“《浪漫派的将来之神》”),第210~253、290页。
删除参见维塞尔:《普罗米修斯的束缚——马克思科学思想的神话结构》,李昀、万益译,2014,第71~83页。
删除布鲁门伯格:《神话研究》(上),胡继华译,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12(以下简称“《神话研究》(上)”),第301页。
删除布鲁门伯格:《神话研究》(下),胡继华译,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14,第289页。
删除Jacob Taubes,Abendländische Eschatologie,Matthes & Seitz,2007,S.74.
删除汉拉第:《灵知派与神秘主义》,张湛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以下简称“《灵知派与神秘主义》”),第88~89页。
删除Jacob Taubes,op.cit.,S.35~36.
删除《灵知派与神秘主义》,第109页。
删除《浪漫派的将来之神》,第210~253、371页。
删除David Farrel Krell,The Tragic Absolute:German Idealism and the Languishing of God,Indiana University Press,2005,pp.16~44.
删除参见《神话逻各斯》。
删除参见胡继华:《自然道说宇宙悲情——德国观念论视野下的风景画美学》,《艺术百家》2014年第5期。
删除沃格林:《没有约束的现代性》,张新樟、刘景联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第44~46页。
删除约纳斯:《诺斯替宗教:异乡神的信息与基督教的开端》,张新樟译,上海三联书店,2006(以下简称“《诺斯替宗教》”),第295~315页。
删除Josefine Donovan,Gnosticism in Modern Literature:A Study of the Selected Works of Camus,Sartre,Hesse,and Kafka,Garland Publishing,1990,pp.216~217.
删除约纳斯:《生命现象》,转引自理查德·沃林:《海德格尔的弟子:阿伦特,勒维特,约纳斯和马尔库塞》,张国清、王大林译,江苏教育出版社,2005(以下简称“《海德格尔的弟子》”),第124页。
删除约纳斯:《必死性与道德》,转引自《海德格尔的弟子》,第129页。
删除Hans Jonas,“The Concept of God after Auschwitz:A Jewish Voice”,The Journal of Religion,67(1),1987,pp.1~13.
删除张新樟:《环境伦理的自然主义基础——约纳斯对海德格尔存在主义的诊治与超越》,《现代哲学》2005年第2期;张新樟:《走出诺斯替主义——约纳斯的哲学生物学、伦理学和创造神学述介》,《基督教思想评论》2007年第5辑。
删除郭玉宇、孙慕义:《诺斯替主义对后现代生命伦理学兴起的启示》,《伦理学研究》2009年第4期。
删除Jim Cheney,“In the Shadow of Ancient Ruins:Hellenism and Gnosticism in Contemporary Environmental Ethics”,Environmental History Review,2,1991,pp.31~54.
删除《灵知综合症》,参见《灵知主义与现代性》,第59~72页。
删除《诺斯替宗教》,第310页。
删除《神话研究》(上),第203页。
删除《西方二元灵知论》,第294页。
删除Abraham P.Bos,“ ‘Aristotlian’and ‘Platonic’ Dualism in Hellenistic and Early Christian Philosophy and in Gnosticism”,Vigiliae Christianae,56(3),2002,pp.273~291.
删除John D.Turner and Ruth Majercik,eds.,Gnosticism and Later Platonism:Themes,Figures,and Texts,Society of Biblical Literature,2000.
删除Nicola Denzey Lewis,Cosmology and Fate in Gnosticism and Graeco-Roman Antiquity:Under Pitiless Skies,Brill,2013,p.7,p.22,p.51,p.53.
删除下面的述论参见Henry A.Green,“Gnosis and Gnosticism:A Study in Methodology”,Numen,24(2),1977,pp.95~134。
删除何桂全:《Western Esotericism——宗教学领域新兴研究学科》,《世界宗教文化》2011年第1期。
删除Antoine Faivre,Access to Western Esotericism,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1994,pp.12~15.
删除Wouter J.Hanegraaff,New Age Religion and Western Culture:Esotericism in the Mirror of Secular Thought,Brill,1996,pp.1~43.
删除Kochu von Stuchrad,“Western Esotericism:An Integrative Model of Interpretation”,Religion,35(2),2005,pp.78~97.
删除Nicholas Goodrick-Clarke,The Western Esoteric Traditions:A Historical Introduction,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8,pp.3~14.
删除Arthur Versluis,Magic and Mysticism:An Introduction to Western Esotericism,Rowman and Littlefield Publisher,2007,pp.15~20.
删除Hans G.Kippenberg,“ Religious History,Displaced Modernity”,Numen,47(3),2000,pp.221~243.
删除Harold Bloom,“The Breaking of Form”,Deconstruction and Criticism,Continuum,1979,pp.1~37.
删除参见哈特曼给布鲁姆的《影响的焦虑》所撰写的书评:Geoffrey H.Hartman,“War in Heaven”,The Fate of Reading,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85,pp.41~56.
删除Hans Blumenberg,Die Vollzähligkeit der Sterne,Suhrkamp,1997,S.49~51.
删除Hans Blumenberg,Matthäuspassion,Suhrkamp Verlag,1990,S.20.
删除哈里斯:《无限与视角》,张卜天译,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4,第345页。
删除胡继华:《忧郁的面纱笼罩憔悴的渴念——早期德国浪漫主义绘画中一道“灵”的风景》,载袁宪军等:《多维文化视野下的浪漫主义诗学研究》,上海文化出版社,2011,第227~247页。
删除James I.Porter,“The Death Masque of Socrates:Nabokov's Invitation to A Deheading”,International of the Classical Tradition,17(3),2010,pp.289~422.
删除Elana Gomel,“Mystery,Apocalypse,and Utopia:The Case of the Ontological Detective Story”,Science Fiction Studies,22(3),1995,pp.343~356.
删除Roger J.Stilling,“Mystical Healing:Reading Philip K.Dick's VALISand the Divine Invasionas Metapsychoanalytic Novels”,South Atlantic Review,56(2),1991,pp.91~106;Lorenzo DiTommaso,“Gnosticism and Dualism in the Early Fiction of Philip K.Dick”,Science Fiction Studies,28(1),2001,pp.49~65;Jennifer A.Rea,“Forum:From Plato to Philip K.Dick.Teaching Classics Through Science Fiction”,The Classical Journal,105(3),2010,pp.265~275.
删除Ernest Mathijs and Jamie Sexton,Cult Cinema:An Introduction,A John Wiley and Sons Ltd.,2011,pp.131~141.
删除Slavoj Žižek,op.cit .,pp.12~13.
删除Whalen W.Lai,“Sinitic Understanding of the Two Truths Theory in the Liang Dynasty (502~557):Ontological Gnosticism in the Thoughts of Prince Chao-ming”,Philosophy East and West,28(3),1978,pp.339~351.
删除陈瑞宣:《一种类比:鲁迅与诺斯替主义》,《鲁迅研究月刊》2009年第3期。
删除胡继华:《诗化哲学与灵知主义》,见“中国社会科学网”(www.cssn.cn),2014年7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