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哲学年鉴2017卷 >>文献详情

心智的自然化:自然主义的合理性与局限性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7 >> 学术前沿 作者: 李恒威 武锐 浏览次数:67
摘要:  金在权( J . Kim )在《哲学自然主义在美国的起源》一文中说: “如果当代分析哲学中存在一种哲学意识形态的话,那么毫无疑问是自然主义。从反面来说,自然主义与超自然主义相对, “自然主义,就是说,且只是说,它反对超自然主义,即认为某种神性存在可以(也确实)偶尔干扰世界最根本的因果过程的那种观点” [ ※注] 。但是认识论的这个基于自然主义的科学延伸在理解人性上仍然是片面的,这种片面性就反映在科学对心智的因果机制的描述性原本就不可能涵盖也无从还原在理解心智主体的存在性时所必需的规范性— —主观的感受、价值和意义。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心智的自然化:自然主义的合理性与局限性
    作者: 李恒威 武锐

    金在权(J.Kim)在《哲学自然主义在美国的起源》一文中说:“如果当代分析哲学中存在一种哲学意识形态的话,那么毫无疑问是自然主义。”[※注]从正面来说,自然主义认为宇宙中的一切事物都是自然的,都存在于时空的因果序列之中,理论上,任何现象最终都可以通过时空的因果序列而得到完全的理解和解释;从反面来说,自然主义与超自然主义相对,“自然主义,就是说,且只是说,它反对超自然主义,即认为某种神性存在可以(也确实)偶尔干扰世界最根本的因果过程的那种观点”[※注]。如果某个事物一度被认为是超自然的,但在未来某个时期科学可以证实它与已确认的自然事物之间存在实际的时空因果效应,那么这个“超自然”事物也就有了一个自然解释,因此它就处在自然世界中。事实上,一方面,自然主义是一种受近代科学物质论(materialism)深刻影响的哲学思潮[※注],因此它自然地与近代科学物质论的世界观相容;另一方面,在存在论上,它之于物质论又有更大的开放性和包容性。在认识上,它坚持理性的逻辑融贯原则和科学的经验实证要求。

    在世界的构成上,自然主义反对二元论,因此,它认为心智现象对科学研究也不具有先天免疫性。事实上,心智的自然主义理解从来不是全新的,人类的医学自始就是以心智的某种程度的自然化为基础的。随着近代以来科学物质论日益具有主导地位,尤其是自19世纪生物演化论、细胞学说、心理学、生理学、神经科学的发展,以及20世纪信息科技、认知科学、人工智能的出现和快速发展,对整个心智领域的科学研究达到了空前的程度。“认识论的自然化”早已不再是一个哲学层面的理念,它已深深地贯彻在科学的广泛实验中,并从科学的理论和实验转化为具有现实力量的智能技术。

  • 中国哲学年鉴2017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12

    章节:《中国哲学年鉴2017》 \  学术前沿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彻底的自然:物质的灵魂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6 \ 译著举要

    根据目前哲学界主流的观点,意识以“一路向下”的方式回归到对科学的考察,留给人类一个去神圣化的世界。作者德昆西捍卫这样的观点,但同时呼吁:我们的信念不能只植根于物质论的形而上学假定,需要一次更为深刻的形而上学转变,甚至是文化范式的转变。通过回溯身体与心智关系的历史,并受到斯蒂芬·M.罗森启发,德昆西在意

    亥姆霍兹与现代西方科学哲学的发展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5 \ 新书选介

    亥姆霍兹是与马克思、恩格斯同时代的“自然科学上极伟大的人物”和现代科学哲学的主要奠基者与开拓者,他在生理学、心理学、物理学、数学、哲学、美学等众多领域都作出了杰出贡献。在19世纪中后期德国科学与哲学回归现实、回归实践的思潮中,他基于坚实的科学研究,反对思辨唯心主义、朴素唯物主义、庸俗唯物主义、实证主义

    大数据时代的哲学透视与揣测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6 \ 热点聚焦

    大数据与认识论吴基传、翟泰丰《哲学研究》2015年第11期 信息科技的快速发展与广泛应用使人类社会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积累着各类信息和数据,形成了规模巨大、种类繁杂、变化快速、总量达到ZB级的数据集合,人类名副其实地进入了大数据时代。数据与信息不仅让我们更好地局部感知自然和社会,更为重要的是对这些大数据中蕴涵

    休谟政治哲学新论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4 \ 第七篇 新书选介

    该著从休谟整体哲学的观念、知识、思想本身的内在的逻辑和演化导入其具体的政治哲学领域,并以此路径论证休谟在政治哲学领域中的保守主义立场;同时从休谟整体哲学出发,将休谟整体哲学归结为一种根本的自然主义性质的哲学,进而论证休谟在政治哲学领域中的保守主义性质,集中分析休谟保守主义的基本政治主张对于当代中国有

中国哲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J.Kim,“The American Origins of Philosophical Naturalism”,Journal of Philosophical Research,28(supp.),2003,pp.83—98.
删除大卫·雷·格里芬:《复魅何须超自然主义:过程宗教哲学》,周邦宪译,译林出版社,2015,第29页。
删除怀特海:《科学与近代世界》,何钦译,商务印书馆,1989。
删除A.N.Whitehead,Process and Reality ,David Ray Griffin and Donald W.Sherburne(eds.),Free Press,1978,p.xii.
删除G.M.Edelman,Second Nature:Brain Science and Human Knowledge,Yale University Press,2007,p.1.
删除熊十力:《体用论》,上海书店出版社,2009,第15页。
删除熊十力:《体用论》,上海书店出版社,2009,第15页。
删除关于“生命”与“心智”这两个范畴的关系,我们在《论生命与心智的连续性》中谈到生命与心智的同延性(coextension)。熊十力也持有这样的观点。(参见熊十力:《体用论》,上海书店出版社,2009)
删除薛定谔:《生命是什么?》,罗来欧、罗辽复译,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3,第136页。
删除薛定谔:《生命是什么?》,罗来欧、罗辽复译,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3,第163页。
删除薛定谔:《生命是什么?》,罗来欧、罗辽复译,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3,第91页。
删除薛定谔:《生命是什么?》,罗来欧、罗辽复译,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3,第155页。
删除薛定谔:《生命是什么?》,罗来欧、罗辽复译,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3,第164页。
删除G.M.Edelman,Second Nature:Brain Science and Human Knowledge ,Yale University Press,2007,p.7.
删除薛定谔:《生命是什么?》,第117页。
删除A.N.Whitehead,Modes of Thought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56,p.224.
删除A.N.Whitehead,Modes of Thought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56,p.224.
删除A.N.Whitehead,Modes of Thought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56,p.227.
删除A.N.Whitehead,Process and Reality ,David Ray Griffin and Donald W.Sherburne(eds.),Free Press,1978,p.xii.
删除A.N.Whitehead,Modes of Thought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56,p.204.
删除与之相关的说法还有认知论的自然化、现象学的自然化等。
删除A.N.Whitehead,Modes of Thought ,p.213.
删除拉兹洛、格罗夫、罗素:《意识革命》,朱晓苑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第225页。
删除但思辨的魄力和想象力不是肆意的,“思辨的魄力必须与逻辑和事实面前的完全的谦逊相结合。如果哲学既无魄力又不谦逊,而只是对那些特别的人物的反复无常的设想进行思索,那么这就是一种哲学病”。(A.N.Whitehead,Process and Reality ,David Ray Griffin and Donald W.Sherburne(eds.),Free Press,1978,p.17)
删除马克斯·威尔曼斯:《理解意识》,王淼、徐怡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
删除M.Velmans,Understanding Consciousness 2supnd edition ,Routledge,2009,p.349.
删除M.Velmans,Understanding Consciousness 2supnd edition ,Routledge,2009,p.349.
删除G.M.Edelman,Second Nature:Brain Science and Human Knowledge,Yale University Press,2007,p.2.
删除G.M.Edelman,Wider than the Sky:The Phenomenal Gift of Consciousness,2004.
删除G.M.Edelman,Wider than the Sky:The Phenomenal Gift of Consciousness,2004,p.2.
删除W.V.Quine,Quiddities:An Intermittently Philosophical Dictionary,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87,p.132.
删除W.V.Quine,Quiddities:An Intermittently Philosophical Dictionary,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87,p.132.
删除W.V.Quine,Quiddities:An Intermittently Philosophical Dictionary,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87,p.133.
删除D.Griffin,Unsnarling the World-Knot:Consciousness,Freedom,and the Mind-Body Problem,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98.
删除埃德尔曼、托诺尼:《意识的宇宙——物质如何转变为精神》,顾凡及译,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4,“序”第7页。
删除埃德尔曼、托诺尼:《意识的宇宙——物质如何转变为精神》,顾凡及译,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4,“序”第7页。
删除埃德尔曼、托诺尼:《意识的宇宙——物质如何转变为精神》,顾凡及译,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4,“序”第13页。
删除熊十力:《体用论》,上海书店出版社,2009,第15页。
删除G.M.Edelman,Wider than the Sky:The Phenomenal Gift of Consciousness,Yale University Press,2004,p.12.
删除埃德尔曼、托诺尼:《意识的宇宙——物质如何转变为精神》,顾凡及译,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4,第16页。
删除埃德尔曼、托诺尼:《意识的宇宙——物质如何转变为精神》,顾凡及译,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4,第106页。
删除G.M.Edelman,Wider than the Sky:The Phenomenal Gift of Consciousness,p.32.
删除G.M.Edelman,Second Nature:Brain Science and Human Knowledge,Yale University Press,2007;G.M.Edelman,Wider than the Sky:The Phenomenal Gift of Consciousness,2004.
删除G.M.Edelman,Second Nature:Brain Science and Human Knowledge,Yale University Press,2007,p.26.
删除G.M.Edelman,Second Nature:Brain Science and Human Knowledge,Yale University Press,2007,p.27.
删除G.M.Edelman,Second Nature:Brain Science and Human Knowledge,Yale University Press,2007,p.27.
删除G.M.Edelman,Second Nature:Brain Science and Human Knowledge,Yale University Press,2007,p.92.
删除转引自莱勒:《普鲁斯特是个神经学家:艺术与科学的交融》,庄云路译,浙江人民出版社,2014,第229页。
删除G.M.Edelman,Second Nature:Brain Science and Human Knowledge,Yale University Press,2007,p.77.
删除G.M.Edelman,Second Nature:Brain Science and Human Knowledge,Yale University Press,2007,p.88.
删除E.Kandel,The New Science of Mind and the Future of Knowledge,Neuron,80(3),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