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苏雪林的两篇郭沫若评论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8 >> 第六篇 论文选刊 作者: 刘卫国 浏览次数:28
摘要:  笔者在从事中国现代文学学科史研究过程中,发现了苏雪林1934年由武汉大学印行的讲义《新文学研究》中对郭沫若的两章评论,后来坊间各种“郭沫若研究资料”均未收录这两篇评论[ ※注] ,特辑录如下[ ※注] ,并对之进行初步解读。苏雪林认为,郭沫若之所以是幸运儿,是因为郭沫若学识并不过关,但无论郭沫若写什么,无论作品质量如何,都有人拜读、有人赞誉、有人推崇,极受读者欢迎,而许多比郭沫若学识更好的人,却无郭沫若如此运气及名气。笔者辑录苏雪林这两篇郭沫若评论,相信能帮助人们从更多的侧面了解郭沫若,不仅能了解郭沫若自身的创作特色,而且能了解郭沫若在当时评论界中的影响。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苏雪林的两篇郭沫若评论
    作者: 刘卫国

    笔者在从事中国现代文学学科史研究过程中,发现了苏雪林1934年由武汉大学印行的讲义《新文学研究》中对郭沫若的两章评论,后来坊间各种“郭沫若研究资料”均未收录这两篇评论[※注],特辑录如下[※注],并对之进行初步解读。

    一 《郭沫若与其同派诗人》

    郭沫若这名字自五四后一二年一直到于今,还是热辣辣地挂在青年的口边。女学生所熟悉的是冰心女士,男学生所熟悉的可以说是鲁迅与郭沫若了。在出版事业不大发达的中国,他人用了全副精神的著作,往往不会受人欢迎;郭氏粗率地写出的什么《我的幼年》《创造十年》,一个中学生也写得来,竟动辄销行数万册,他人在翻译上偶有不经意的错误,或创作上技巧不甚成熟,便会引起许多冷嘲热骂,把名望葬送了;郭氏即使把西洋名著如高尔斯华绥(J.Golsworthy)的《银匣》(The Silaer Box),史托邦(Theodor torm)的《茵梦湖》(Jmmensee)译错得连篇累牍或在自作诗歌上留下许多瑕疵,一样有人要读。考古学者辨别古书的真伪,比较材料的异同,孳孳屹屹,整月穷年才敢发表数篇心得,郭氏写了一部证据不大充分的《中国古代社会研究》,居然想把胡适顾颉刚都打倒,读者亦真誉为杰构。文学界犹之政治界原有许多幸运儿,郭氏便是这些幸运者中间的一个,所以我们对于郭氏的作品不得不详细研究研究。

    郭氏本是日本医生出身。一九一九年在上海学灯栏发表长篇新诗《凤凰涅槃》《天狗》《晨安》《地球我的母亲》,等等,在南方文坛上露了头角。以后回国与郁达夫张资平等办创作季刊(应为创造季刊),一九二三年出版《女神》,遂一跃而为诗界明星之一了。

  •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20-08

    章节:《郭沫若研究年鉴2018》 \  第六篇 论文选刊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郭沫若建国初期对诗集《女神》的筛选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1 \ 论文选粹

    新中国成立不久,经出版总署署长胡愈之的提议,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就成立了“新文学选集编辑委员会”,负责编选“新文学选集”,主持“新文学选集”[※注]的选编工作。文化部部长茅盾担任编委会主任,出版总署副署长叶圣陶、中宣部文艺处处长、作协党组书记兼副主席、《文艺报》主编丁玲、文艺理论家杨晦等担任编委会委员。

    “忏悔”意识与郭沫若的身份认同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2 \ 论文选粹

    虽然现代作家大多非“科班”出身,但郭沫若所表现出的自我反叛的决绝姿态,使得他的身份转变有一些特殊之处,同样是“弃医从文”,郁达夫在写作中极少述及,鲁迅转向文学则是他医“人”思想的扩展和延伸,郭沫若则将学医和从文描述为两种不同的“志业”:他认为早期选择医学是迫于民族落后境况的社会行为,而文学才是关乎兴

    吴宓日记中的郭沫若形象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6 \ 第五篇 论文选编

    吴宓与郭沫若,是两种类型的人物。常人眼中,两人看似风马牛不相及。郭沫若是新文学、新文化的支持者,是时代的弄潮儿,是狂飙突进的一个人,是知识分子,也是政治活动家。吴宓是传统型文人,在文化和文学上持保守的态度,不喜政治,不愿意参加任何政治活动。终其一生,两人并无实际往来。可有意味的是,无直接交往并不代表

    歌德《浮士德》在郭沫若写作与翻译中的接受与复兴(1919—1922)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2 \ 文摘

    对于新兴的文学(20世纪30年代中国新文学尤为突出)而言,除了对文学结构的接受需求外,另一个方面是被译介的文本或其所传达的信息对读者来说比较容易理解。在中国接受并复兴《浮士德》的过程中,这一因素至关重要。本文旨在分析中国现代诗人郭沫若的歌德《浮士德》中译本,及对其20世纪20年代初期创作的影响。对此译本的考

郭沫若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