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哲学年鉴2017卷 >>文献详情

从能力理论到能力主义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7 >> 学术前沿 作者: 李剑 浏览次数:23
摘要:  能力理论( the capability approach )是过去三十余年间在政治哲学中出现的一个新的理论范式,在发展与政策领域也称人类发展理论。这个新理论范式对世界银行、联合国发展项目( UNDP )等国际机构都产生了日益增长的影响力。能力理论在哲学、社会科学和跨学科领域中,都产生了越来越显著的影响。由于人权可以被看作得到特定自由的权利,与其关联的义务是为着保障和扩展这些自由而确立的,而能力也可被看作特定种类的自由,这样,在人权的观念和能力的观念之间就可以建立起基本的关联。努斯鲍姆认为,自己所提供的能力列表中包括了人权运动中的许多权利,如政治自由、结社自由、对职业的自由选择,以及多种经济和社会权利。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从能力理论到能力主义
    作者: 李剑

    能力理论(the capability approach)是过去三十余年间在政治哲学中出现的一个新的理论范式,在发展与政策领域也称人类发展理论。它关注的问题包括:人们在现实中能够做到什么和成为什么,人们拥有哪些真实的机会。这个新理论范式对世界银行、联合国发展项目(UNDP)等国际机构都产生了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从1990年起,联合国每年发布人类发展报告,许多国家也发布了地域性的人类发展报告。能力理论在哲学、社会科学和跨学科领域中,都产生了越来越显著的影响。

    一 什么是能力理论

    (一)“能力”概念的提出:森的能力平等理论

    阿玛蒂亚·森(Amartya Sen)在1979年斯坦福大学的特纳讲座上,作了题为“关于什么的平等”[※注]的报告,并于次年发表。这篇开创性的论文有力地批判了福利主义(包括功利主义)的平等理论,也批判了罗尔斯关于“基本善”的平等理论,首次提出“能力(capabilities)”概念,并主张能力的平等理论。

    森认为,功利主义的平等是从应用于分配问题的功利主义的“善”概念中推导出来的。最简单的例子是,在一群人中分配一个蛋糕,一个人得到蛋糕的份额越大,他所得到的效益(utility)就越多。功利主义追求的目标是效益的最大化。在给定收入的条件下,如果一个跛足的人A从这份收入中获得的效益只是一个耽于享乐的人B所获得效益的一半,则功利主义就会给B更多的收入,因为B在获得效益方面的效率比A更高。福利主义则以一个事态中效益的善来判断这个事态的善。功利主义是福利主义的一个特例,功利主义的平等也就是福利主义平等的一个类型。

    罗尔斯用社会的基本善(primary social goods)来刻画对平等的需求,这些基本善包括权利、自由、机会、收入、财富,以及自尊的社会基础。基本的自由优先于其他所有的基本善,这意味着在基本自由和经济、社会收益之间不能进行交易。那么,跛足者的例子在罗尔斯那里会得到何种对待呢?对于跛足这个事实,差别原则既不会给他更多,也不会给他更少。他在效益上的劣势对差别原则来说是不相干的。基本善理论看起来毫不关心人类的多样性,然而承认人类的多样性对于平等主义理论有着深刻的影响。人们因为不同的健康情况、寿命、气候条件、地理位置、工作条件、性情甚至身材(影响到对食物和衣着的需求)而有着非常不同的需求。忽视这些事实,并不是忽视一些特例,而是忽视了非常广泛和真实存在的差别。

  • 中国哲学年鉴2017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12

    章节:《中国哲学年鉴2017》 \  学术前沿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罗尔斯的平等分配正义理论及其当代启示

    来源: 中国经济伦理学年鉴2013 \ 第三篇 论文摘要

    分配正义问题一直是理论界争论的焦点之一,这种争议从亚里士多德时代起一直延续不断。直到今天,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中,人们都在进行不断的探索,试图找到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罗尔斯关于分配正义的思想虽然不能彻底解决这一难题,但其理论可以说是分配正义理论中重要而有价值的理论之一。一、罗尔斯的平等分配正义原则 所

    阿马蒂亚·森的“正义”解读

    来源: 中国经济伦理学年鉴2013 \ 第三篇 论文摘要

    阿马蒂亚·森发表了“自约翰·罗尔斯的《正义论》问世以来,有关正义的最重要的论著”(普特南语),即《正义的理念》。在该书中,他言说了一种不同于罗尔斯的正义理论,其主旨是:运用可行能力方法和经济伦理价值,紧密联系人的实际生活与现实,关注人的实质自由,意在减少和消除明显的不公正。需要说明的是,阿马蒂亚·森

    阿马蒂亚·森的“正义理念”评析

    来源: 中国经济伦理学年鉴2013 \ 第三篇 论文摘要

    阿马蒂亚·森在2009年推出一部新著《正义的理念》。该书中,他提出了一个新“理念”:政治哲学家思考正义问题的方式,必须切合社会实践的最紧迫需要,而这意味着应该摒弃约翰·罗尔斯所代表的那种旨在建构某种“完美正义”理想的“先验制度主义”理论进路,转向一种以识别和剪除现实世界中各种“明显不正义”为目标的理论进

    马克思思想资源中的社会正义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5 \ 热点聚焦

    马克思正义思想的三重意蕴李佃来《中国社会科学》2014年第3期 不同于自由主义政治哲学家,马克思并未在纯粹伦理主义的路向上提出正义问题,进而循此路向构建纯粹理论意义上的正义思想。毋宁说,马克思是在总体性视域内,是在批判私有财产制度和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前提下,是在阐发市民社会与人类社会辩证关系的维度中,介入

中国哲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Amartya Sen,“Equality of What?”,Tanner Lectures on Human Values ,Vol. 1,S. McMurrin(ed.),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80.
删除Amartya Sen,“Equality of What?”,Tanner Lectures on Human Values ,Vol. 1,S. McMurrin(ed.),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80,p.216.
删除Amartya Sen,“Equality of What?”,Tanner Lectures on Human Values ,Vol. 1,S. McMurrin(ed.),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80,p.218.
删除Amartya Sen,Choice,Welfare and Measurement,Basil Blackwell,1982,pp.29—30.
删除Amartya Sen,“Equality of What?”,Tanner Lectures on Human Values,Vol.1,p. 217.
删除Amartya Sen,“Well-being,Agency and Freedom:The Dewey Lectures 1984”,The Journal of Philosophy ,82(4),1985.
删除Amartya Sen,“Well-being,Agency and Freedom:The Dewey Lectures 1984”,The Journal of Philosophy ,82(4),1985,p.201.
删除Amartya Sen,“Well-being,Agency and Freedom:The Dewey Lectures 1984”,The Journal of Philosophy ,82(4),1985,pp.197—198.
删除Amartya Sen,“Human Rights and Capabilities”,Journal of Human Development ,6(2),2005,p.153.
删除Amartya Sen,“Justice:Means versus Freedom”,Philosophy & Public Affairs,19(2),1990,p.114.
删除Ingrid Robeyns,“The Capability Approach:A Theoretical Survey”,Journal of Human Development ,6(1),2005,pp.93—117.
删除Ingrid Robeyns,“Capabilitarianism”,Journal of Human Development and Capabilities ,17(3),2016,p.406.
删除Martha Nussbaum,“Capabilities as Fundamental Entitlements:Sen and Social Justice”,Feminist Economics ,9(2—3),2003,pp.33—59.
删除Martha Nussbaum,Creating Capabilities:The Human Development Approach,Harvard University Press,2011,pp.33—34.
删除Martha Nussbaum,Creating Capabilities:The Human Development Approach,Harvard University Press,2011,p.35.
删除Amartya Sen,“Capabilities,Lists and Public Reason:Continuing the Conversation”,Feminist Economics,10(3),2004,pp.77—80.
删除Amartya Sen,“Human Rights and Capabilities”,Journal of Human Development ,2005,pp.151—166.
删除Martha Nussbaum,“Capabilities,Entitlements,Rights:Supplementation and Critique”,Journal of Human Development and Capabilities ,12(1),2011,pp.23—37.
删除Martha Nussbaum,“Capabilities as Fundamental Entitlements:Sen and Social Justice”,Feminist Economics ,9(2—3),2003.
删除Martha Nussbaum,“Capabilities,Entitlements,Rights:Supplementation and Critique”,Journal of Human Development and Capabilities ,12(1),2011.
删除Ingrid Robeyns,“Conceptualising Well-being for Autistic Persons”,Journal of Medical Ethics ,42(6),2016,pp.1—8.
删除Amartya Sen,“Capabilities:Reach and Limits”,Debating Global Society:Reach and Limits of the Capability Approach,Enrica Chiappero-Martinetti(ed.),Feltrinelli,2009,pp.15—28.
删除Martha Nussbaum,Creating Capabilities:The Human Development Approach,Harvard University Press,2011,p.36.
删除Martha Nussbaum,“Capabilities as Fundamental Entitlements:Sen and Social Justice”,Feminist Economics ,9(2—3),2003,p.47.
删除Martha Nussbaum,“Women and Equality:The Capabilities Approach”,International Labour Review ,138(3),1999,pp.227—245.
删除Malida Mooken and Roger Sugden,“The Capabilities of Academics and Academic Poverty”,KYKLOS ,67(4),2014,pp.588—614.
删除G. A. Cohen,“Equality of What?On Welfare,Goods and Capabilities”,Louvain Economic Review ,56(3—4),1990,pp.357—382.
删除Norman Daniels,“Equality of What:Welfare,Resources,or Capabilities?”,Philosophy and Phenomenological Research ,Vol.50,Supplement,1990,pp.273—296.
删除John Rawls,“Kantian Constructivism in Moral Theory”,The Journal of Philosophy ,77(9),1980,p.546.
删除Norman Daniels,“Capabilities,Opportunity,and Health”,in Measuring Justice:Primary Goods and Capabilities,Harry Brighouse & Ingrid Robeyns(eds.),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10,pp.131—149.
删除Ingrid Robeyns,“Capabilitarianism”,Journal of Human Development and Capabilities ,17(3),2016,pp.397—414.
删除Martha Nussbaum,Creating Capabilities:The Human Development Approach,Harvard University Press,2011.
删除Martha Nussbaum,Creating Capabilities:The Human Development Approach,Harvard University Press,2011,p.19.
删除Martha Nussbaum,Creating Capabilities:The Human Development Approach,Harvard University Press,2011,p.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