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传说形象的生活化功能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五篇 年度优秀论文 作者: 李然 浏览次数:71
摘要:  作为中国民间文化中极具生命力的一种形式,传说以其鲜活的角色形象、错综的情节单元、深厚的生活感染力在文化传承中生生不息。在民间传说一系列家喻户晓的形象中, “秃尾巴老李”作为山东人的保护神成为特定地域文化中一个意义符号,承载着诸多功能和作用。其相关信仰活动又经常联系着家族或村落的权力与义务、秩序与规则。本文将传说放回到生活的场域,通过描述秃尾巴老李传说中包含的众多真实且与讲述者和听众都息息相关的信息和情感,探讨该传说形象在民众实际生活中的具体功能,尤其是作为一种沟通的媒介,其在民众生活世界的互动中承担重要责任。承担着群体分类的标志功能,成为“我”与他人的分界,在各种互动与交流中历久不衰。
作者简介:  作者系山东财经大学法学院讲师。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传说形象的生活化功能
    作者: 李然

    作为中国民间文化中极具生命力的一种形式,传说以其鲜活的角色形象、错综的情节单元、深厚的生活感染力在文化传承中生生不息。传说的背后蕴含着人类共同的思维逻辑和深刻的心理结构,反映并满足着人类各种实际的或象征性的需要。

    在民间传说一系列家喻户晓的形象中,“秃尾巴老李”作为山东人的保护神成为特定地域文化中一个意义符号,承载着诸多功能和作用。他是心理安慰剂,在无法预知的天灾面前赐予人们实际的帮助;他是词语释义,可以解释众多超自然现象的渊源;他是信仰的对象,传承着相关的民俗知识与节日仪礼,直接影响着传统社会中人们的生产与生活。他的故事涉及到人生中难以躲避的很多话题,涵盖着人类思维中常见的二元对立结构:生存和死亡、幸福与灾祸、顺利或艰难;其相关信仰活动又经常联系着家族或村落的权力与义务、秩序与规则。本文将传说放回到生活的场域,通过描述秃尾巴老李传说中包含的众多真实且与讲述者和听众都息息相关的信息和情感,探讨该传说形象在民众实际生活中的具体功能,尤其是作为一种沟通的媒介,其在民众生活世界的互动中承担重要责任。

    一 传说形象具有互动媒介功能的必然性

    众所周知,民间传说是由集体创造、流传的,它所描述的人物及风物形象具有鲜明的地方性和民族性,其内容有一定的教育和娱乐功能。追溯、探究它的创造起源、创作方式、传播渠道及传承心理,不难发现,历经时光洗礼而久传不衰的传说形象,其所具备的互动媒介功能是与生俱来的必然产物。

    1.生活历史塑造的传说形象。

    调查资料显示,“秃尾巴老李”的传说故事大多牵涉某个家族或村落的起源,换言之,“秃尾巴老李”就诞生在中国古朴的传统村落中,并在此留下了这样那样的印迹与故事。如在诸城传说中:

    在历史追溯中成型的传说人物与村落、家族、地理风貌有机结合,自然而然地成为人们记忆时间和场域的标志,在人群交流中承担着重要的作用。

    2.传说形象富含生活细节。

    传说以口耳相承为基本传播途径,因此,个人在传说的叙述中会有意或无意地增添日常化的情节和生活中的情感,以便于记忆和流传。秃尾巴老李传说的很多分支故事中都包含着真实的、有价值的、与讲述者和听众都息息相关的信息和情感。因此在民众的现实生活,尤其是人群之间的互动过程中,其很容易作为常见的沟通符号搭建起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桥梁。

  •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04

    章节:《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五篇 年度优秀论文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麻批麻普:黑树林地区螺蛳寨段氏家族节日变迁与族属流变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本文通过对黑树林地区螺蛳寨段氏家族三次迁居过程中节日变迁及族属流变,阐明节日在地域融合与族群身份表达中的重要作用。文章首先通过段氏家族在黑树林地区哈尼族“苦扎扎”节中特殊的节日表征,引出段氏家族在该地区“麻批麻普”的族群身份认同。进而追溯段氏的迁居过程、节日变迁、族属流变、家族记忆以及这几者之间的关

    扬拱水族霞节:家族的当代实践与地域权力重塑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本研究通过贵州三都县扬拱水族霞节仪式过程,来探讨其背后杨氏家族在当代的家族实践,以及由此产生的扬供杨氏家族与都柳江、樟江流域水族村寨的互动与社会交换。霞节在历史上有被“偷请”的文化习俗,即哪个村寨获得霞神便获得节日祭祀权,处于该区域的节日中心地位。然而随着历史的变迁,偷神的习俗逐渐式微,在当下的实践

    作为年节庆典的乡村民间舞蹈——以河北省沧州市车官屯落子展演为例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以年节和村落为表演时空的落子活动,在组织者、表演者和观众的“戏乐”参与下凸显为一种乡土村落的民间狂欢。在不同历史时期,落子表演的运行机制和发生过程有很大差异,表现出民间舞蹈与社会情境的密切关联。落子展演的仪式活动特性具有活动组织的秩序性、人员构成的随意性、表演要求的严格性与年节展演的娱乐性。“跑落子

    2014年社会组织民俗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三篇 研究综述

    社会组织民俗是指人们在建立并沿袭群体内的互动关系、以推动群体事件的时候所形成的习俗惯制。[※注]民俗学视野下的社会组织不只是指“中国传统社会中民间各种形成稳定互动关系的人们共同体,例如家族、行会、帮会、钱会、十姊妹、秘密宗教和庙会组织”,[※注]还应对现代社会中仍旧发挥影响的传统社会组织形式及新的社会组

中国民俗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费孝通:《乡土中国·乡土本色》,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7页。
删除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山东分会编:《秃尾巴老李的传说》,内部资料,1988年,第101页。
删除根据光绪年间《东明县志·异闻》所载:“冯重礼,其先山西襄垣人。明宏治间,迁居东明二十馀年,有田夫投宿其家,相貌甚古。诘旦,求为佣工。问其姓名,曰:‘吾与公同乡里,襄垣人也。姓焦,愿为公佣。’礼留之,凡委任悉称意旨。……三年辞去。礼曰:‘后见有期乎?’曰:‘试看西北雷震,骤风暴雨,即吾至也。相见终属不便,感公谊,附近四十里不受冰雹,乃所以报公者。’言讫,忽昏雾,少顷,雷声大作,赴西北去。至今呼为龙王冯家。”由于秃尾巴老李(当地叫焦龙王)曾经化为凡人在冯家扛活,龙王冯的冯姓人自称为“龙主”的习俗延续至今,且当地龙王庙里同时还祭祀着冯家祖先,突显了冯姓人作为“龙主”的地位。根据笔者2008年的调查,至今冯姓家族中,还保留着讲述龙王主要功绩的《龙影二十四宫》,俗称“龙谱”或“龙王传”。龙谱有图画二十四幅,配有简略的文字,与冯氏家谱并置代代传承。逢年过节,龙谱、家谱以及画有龙王功绩的轴子常常摆在一起接受冯氏后人的祭拜,已经成为冯氏家族祭祀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里,所有关于秃尾巴老李的信仰传统、祭拜仪式、历史故事以及证物(龙谱家谱)都与家族息息相关,形成一整套家族文化,在日常生活中发挥着现实的功用。
删除在莱芜颜庄镇西港村,有吴姓人不泼汤的习俗。泼汤的意义在当地人看来除了作为祭送逝者的盘缠;更重要的是作为向管理当方的土地老爷的一种报告,以及取得动土埋葬死者的权力。吴姓不泼汤是由于其祖上有一位名人吴来朝,是明朝万历年间山西荣县的知县,吴来朝的三个儿子也均在南方出任高官。既然族中出了这样的高官,且官位比土地老爷还高,当然吴姓族人死后就不需要向土地汇报了,因此不报庙,不泼汤就成为吴姓家族的特殊权力。访谈对象:吴兆祥;访谈人:李浩;访谈时间:2009年4月26日;访谈地点:莱芜市颜庄镇西港村。这种习俗在当地可以说尽人皆知,成为吴姓区别于他姓的自豪之处。附近村落中,也有类似的说法,如“谭家小孩不拜土地,生下来比土地爷大”等,这些习俗旗帜鲜明地昭示着该家族的特殊地位。
删除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山东分会编:《秃尾巴老李的传说》,内部资料,1988年,第124页。
删除王成君编:《龙的传说》,内部资料,1988年,第300页。
删除刘晓春:《一个地域神的传说和民众生活世界》,《民间文学论坛》1998年第3期。
删除访谈对象:颜景修;访谈人:李然;访谈时间:2005年7月8日;访谈地点:临沂市费县南阳庄村。
删除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山东分会编:《秃尾巴老李的传说》,内部资料,1988年,第89页。
删除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山东分会编:《秃尾巴老李的传说》,内部资料,1988年,第176页。
删除王成君编:《龙的传说》,内部资料,1988年,第275页。
删除“吕沟从前有个人叫二花高,这会儿是没他了,他家出邪症,家里闹鬼,过年你做馍、炸的丸子就是驴粪蛋子。家里柱子上都糊的都是粑粑(粪便)。找张天师去吧。走得累了,在树底下歇歇吧。有个老头问,你抓(干什么的意思)来?把家里的事说了一遍。说你别找他了,你找不到他,你回去吧,我给你说个法儿。你回去后赶紧把家里的东西倒腾出来,这三天里头,把东西都挪出来。这个法儿就管。我给你写个符,咋着咋着。一道火光,把鬼劈了。吕沟从那就信,原先没这么信龙王。”访谈对象:冯元绅;访谈人:李然;访谈时间:2008年8月4日;访谈地点:菏泽市牡丹区龙王冯村。
删除访谈对象:冯元绅;访谈人:李然;访谈时间:2008年8月4日;访谈地点:菏泽市牡丹区龙王冯村。
删除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山东分会编:《秃尾巴老李的传说》,内部资料,1988年,第41页。
删除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山东分会编:《秃尾巴老李的传说》,内部资料,1988年,第41页。
删除访谈对象:田续发;访谈人:李然;访谈时间:2005年7月9日;访谈地点:临沂市费县楼斗湾村。
删除访谈对象:颜景修;访谈人:李然;访谈时间:2005年7月8日;访谈地点:临沂市费县南阳庄村。
删除人力资源指菏泽市龙王冯村龙海寺中的当时请来的主持和尚。
删除笔者在2008年菏泽龙王冯的田野调查中发现,当表示自己清楚秃尾巴老李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当地人马上会对你产生某种认同感,作为山东人的认同。不过产生认同感之后却是无话可说。既然你知道这个传说,你就是这种文化的一部分,我不需要多加解释,因为这个传说是处于这个文化中所有人共同拥有的标志。
删除访谈对象:房得滋;访谈人:李然;访谈时间:2009年4月4日;访谈地点:文登市宋村镇山东村。
删除访谈对象:陈景芝;访谈人:李然;访谈时间:2008年8月4日;访谈地点:菏泽市牡丹区龙王冯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