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哲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构建技术的有机范式:一种哲学倡议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6 >> 学术前沿 作者: 李三虎 浏览次数:47
摘要:  在生成论意义上,技术是一定背景下人、知识、物、社会和制度因素的价值聚合的生成性产物。进入到人类美好生活追求和当前可持续发展背景,我们应当如何评价既有的技术发展情况,如何识别新的技术方向?对于这些问题,本文将基于范式与范式转换理论,从哲学世界观上倡议构建一种有机范式,由此来推动技术概念重建和技术生成实践。对有机化的技术定义,我们可以从其一般原则和特殊意义两个层面确定其理论优势: A有机化的技术的一般原则,来自有机论哲学世界观,它体现的是技术的有机范式的语言优势。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构建技术的有机范式:一种哲学倡议
    作者: 李三虎

    在生成论意义上,技术是一定背景下人、知识、物、社会和制度因素的价值聚合的生成性产物。克拉克指出:“‘技术’并不是随时可以从架上取下,自动应用于生产过程的人工物,相反……唯有以进化的意识对技术进行实际理解,才会看到技术是特定环境下自身动力和其背景条件运行的结果,且处于永恒的变化中。”[※注]这意味着技术作为处于背景和具体情形的人工物实在,是特定情形下技术进化的历史结果。对于技术进化问题,我们不能简单地从编年史观加以看待,而是要着眼于当前和未来发展,面对技术生成及其影响涉及的诸多复杂的经济、社会和环境生态因素,追问如下问题:在何种意义上言说技术进化问题?进入到人类美好生活追求和当前可持续发展背景,我们应当如何评价既有的技术发展情况,如何识别新的技术方向?对于这些问题,本文将基于范式与范式转换理论,从哲学世界观上倡议构建一种有机范式,由此来推动技术概念重建和技术生成实践。

    一 范式与范式转换概念

    “范式(paradigm)”一词来自希腊语“paradeigma”,意指显现、表征或显露的方式、范例或模板。现在一般公认的范式概念,是库恩引入的。库恩使用范式概念描述科学进化情形,用以说明科学理论何以被接受和科学理论何以被替代。所谓科学范式是指“那些公认的科学成就,在一段时间里为实践者共同体提供模型问题和解答”[※注],它以自身的概念、结果和程式框架为此后的科学研究提供资源、启发和指导。这就是科学范式指导下进行“解谜”的“常规科学”,范式在常规科学中起带路作用。当科学难题无法得到解答时,也许会出现“反常”现象,科学进化进入“危机”阶段。在危机阶段,一旦有新方法和新途径取得成功,就会通过“范式转换(paradigm shift)”成为新的科学范式,成为科学革命中心。新旧科学范式转换,限于逻辑和经验约束并不能一步实现,往往存在着“不可通约因素之间的过渡”[※注]。在库恩看来,这种过渡需要更多、更重要的事实并提供更好的解释和理解,甚至要借助科学共同体的社会力量才能实现。随着科学范式转换,科学共同体逐步接受新的范式,新范式便进入常规科学。

  • 中国哲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12

    章节:《中国哲学年鉴2016》 \  学术前沿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马克思在何种意义上开创了政治哲学的传统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7 \ 论文荟萃

    与近代以来以自由主义为代表的西方主流政治哲学相对照,马克思在政治哲学史上开创了一种独具特色的政治哲学理论传统:一是其政治哲学在立足点上实现了从市民社会到人类社会的转换;二是其政治哲学在研究思路上实现了从自然论证到社会论证的转换;三是其政治哲学在规范性内容上实现了从此岸价值到彼岸价值的转换。这三个重大

    西方哲学史:从古希腊到当下(修订版)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7 \ 译著举要

    该著通过对诸多哲学传统的比较来展现西方哲学的概貌,通过对哲学历史的叙述来揭示哲学思维的特点,并结合社会政治和科学人文的背景勾画出各哲学流派的发展脉络。全书围绕哲学核心问题,不仅着眼于历史语境,与过去的哲学家展开对话,而且将哲学视线延展到当代,与罗蒂、哈贝马斯、罗尔斯等当代哲学家进行对话。该著认为,现

    马克思恩格斯哲学形态研究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4 \ 第七篇 新书选介

    该著依据马克思、恩格斯的文本,从哲学形态的角度对马克思、恩格斯的哲学作了系统梳理。总体而言,实践哲学是马克思、恩格斯哲学形态的根本标志。它不仅是方法论,而且是世界观,是世界观和方法论的统一;不仅是世界观,而且是历史观,是世界观和历史观的统一;不仅是崭新的历史观,而且是崭新的物质观,是崭新的物质观和历

    我们应该用什么“说”这个世界:维特根斯坦哲学“语言救赎”的另类解说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7 \ 论文荟萃

    在西方哲学的传统语句中,世界是一个被“说”出来的世界。而维特根斯坦哲学的魅力,不在于他是否给出了关于世界的完备“说法”,而在于他关于世界之“说”怎样牵动了一个时代的脉搏。由逻辑之“说”到日常生活语言回归的思想轨迹,不仅生成了英美实证主义现代版的问题空间,而且也谱写了科学主义与人文主义接壤的时代乐章。

中国哲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N.Clark,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Basil Blackwell,1985,p.190.
删除T.S.Kuhn,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62,p.viii.
删除T.S.Kuhn,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62,p.150.
删除G.Dosi,“Technological Paradigms and Technological Trajectories”,Research Policy,(11),1982,p.152.
删除G.Dosi,“Technological Paradigms and Technological Trajectories”,Research Policy,(11),1982,p.158.
删除G.Dosi,“Sources,Procedures,and Microeconomic Effects of Innovation”,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26,1988,p.28.
删除Edward W.Constant II,“A Model for Technological Change Applied to the Turbojet Revolution”,Technology and Culture,14(4),1973,p.554.
删除Margreta Masterman,“The Nature of a Paradigm”,Criticism and the Growth of Knowledge,Imre Lakatos and Alan Musgrave (eds.),Cambridge Universtiy Press,1970,p.65.
删除Pawel Gondek,“The Place of Philosophy in the Contemporary Paradigm for the Practice of Science”,Studia Gilsoniana,3,2014,p.87.
删除Albert Borgmann,Technology and the Character of Contemporary Life,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84,p.42.
删除Harold Issaacs,Idols of the Tribe,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75,p.2.
删除Albert Borgmann,Technology and the Character of Contemporary Life,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84,p.157.
删除Albert Borgmann,Technology and the Character of Contemporary Life,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84,p.159.
删除Albert Borgmann,Technology and the Character of Contemporary Life,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84,p.223.
删除Albert Borgmann,Technology and the Character of Contemporary Life,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84,p.155.
删除安德鲁·芬伯格:《技术批判理论》,韩连庆、曹观法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第224页。
删除安德鲁·芬伯格:《技术批判理论》,韩连庆、曹观法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第229页。
删除安德鲁·芬伯格:《技术批判理论》,韩连庆、曹观法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第223页。
删除安德鲁·芬伯格:《技术批判理论》,韩连庆、曹观法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第230~238页。
删除Albert Borgmann,Technology and the Character of Contemporary Life,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84,p.248.
删除Will Steffen,Paul J.Crutzen and John R.McNeill,“The Anthropocene:Are Humans Now Overwhelming the Great Forces of Nature?”,Ambio,38,2007,p.614.
删除刘易斯·芒福德:《技术与文明》,陈允明、王克仁、李华山译,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9,第332页。
删除刘易斯·芒福德:《机械的神话》,钮先钟译,黎明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1972,第303页。
删除刘易斯·芒福德:《技术与文明》,陈允明、王克仁、李华山译,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9,第383页。
删除安德鲁·芬伯格:《技术批判理论》,韩连庆、曹观法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第230~238、236页。
删除安德鲁·芬伯格:《技术批判理论》,韩连庆、曹观法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第230~238、238页。
删除Langdon Winner,Autonomous Technology:Technics-out-of-Control as a Theme in Political Thought,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Press,1977,p.8.
删除Kelvin W.Willoughby,Technology Choice:A Critique of Appropriate Technology Movement,Westview Press,1990,p.15.
删除Gilbert Simondon,On the Mode of Existence of Technical Objects,Ninian Mellamphy(trans.),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1980,p.60.
删除Kelvin W.Willoughby,Technology Choice:A Critique of Appropriate Technology Movement,Westview Press,1990,p.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