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哲学年鉴2017卷 >>文献详情

机器人可以拥有道德地位吗?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7 >> 学术前沿 作者: 裴彧 浏览次数:11
摘要:  从2014年第一辆自动驾驶的出租车开上新加坡的公路,到同年机器人Pepper代表机器人向人类发出了第一声招呼,再到一个新闻写作机器人针对美国加州的一次地震发表了第一篇新闻报道,机器人的确已经走进了人们的生活。但是,在把你的大脑植入机器人之前我们必须确定机器“人”本身并不是一个主体,它不会反过来控制你的大脑,变成你的主人,否则一旦机器人具有了主体的能力,那么把你的大脑植入它的芯片就不仅不会延长你的寿命,反而等于夺去了你的自由,把你变成了机器人的奴隶。针对机器人的道德地位问题,笔者的结论是:目前,我们还不确定是否能够、应该赋予机器人以道德地位。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机器人可以拥有道德地位吗?
    作者: 裴彧

    从1942年第一台计算机诞生,到2016年“阿尔法狗”打败世界围棋冠军;从2014年第一辆自动驾驶的出租车开上新加坡的公路,到同年机器人Pepper代表机器人向人类发出了第一声招呼,再到一个新闻写作机器人针对美国加州的一次地震发表了第一篇新闻报道,机器人的确已经走进了人们的生活。随着机器人的智能越来越高,有人甚至提出应该赋予它们道德地位。人类是否应该赋予机器人以道德地位,或者说,满足什么条件的机器人才可以具有道德地位,这些问题不仅事关伦理研究,而且事关人类的安全和福祉。[※注]

    第一,是否承认机器人的道德地位将会影响未来人类的公共生活,包括人类的切身利益。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最新款的家庭陪护型机器人变得比人类更懂得体贴,于是拥有它们的富人阶层对它们的喜爱超过了对其他人类的喜爱,他们决定用手里的财富影响立法,赋予机器人以人的地位,机器人对资源的需求将得到法律保护。结果本来就不丰富的资源被流水线上大批量生产出来的机器人所占有,穷人将变得更加贫穷。

    第二,能否在机器和人之间划出清晰的界限,关乎人类自身的生命安全。也许有一天人们可以把你的大脑植入机器人的体内,让你享有极其长久的寿命,而且你的思维能力将因此而变得远超常人,从而给你带来巨大的竞争优势和精神享受。但是,在把你的大脑植入机器人之前我们必须确定机器“人”本身并不是一个主体,它不会反过来控制你的大脑,变成你的主人,否则一旦机器人具有了主体的能力,那么把你的大脑植入它的芯片就不仅不会延长你的寿命,反而等于夺去了你的自由,把你变成了机器人的奴隶。

    第三,能否确定伦理关怀的对象的标准,是确保我们在未来避免犯下重大伦理错误的必要条件。所有伦理规则都要求我们不要伤害道德共同体的成员,可以说“不伤害”是得到普遍同意的伦理规则。但机器人究竟能否算作道德共同体的一员?假如机器人并不具备道德共同体的成员资格,却被当作成员看待,这势必导致人类拥有的资源会变少,从而伤害了人类;反过来,假如机器人已经具备道德共同体的成员资格,却被认为不属于共同体,也必将导致机器人的权利得不到保障,进而伤害了它们。

  • 中国哲学年鉴2017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12

    章节:《中国哲学年鉴2017》 \  学术前沿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论市场秩序建构中的道德责任共担机制

    来源: 中国经济伦理学年鉴2013 \ 第三篇 论文摘要

    建立健全市场秩序,是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改革的一大课题。我国的市场秩序在过去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逐步走向正常化。但是,目前仍存在一些突出的问题导致市场秩序出现乱象。要解决当下市场秩序这一道德领域的突出问题,建构统一、公平、公开、良性竞争的市场秩序,必须建构起以政府、企业、公

    基于利益相关者和企业社会责任的经济伦理建构

    来源: 中国经济伦理学年鉴2014 \ 第三篇 论文摘要

    现实社会中的经济伦理问题也引起了哲学界和管理学界研究者的重视,很多学者开始把研究协调企业与利益相关者冲突的伦理问题放到首要位置。经济伦理作为一种应用伦理学,所研究的是以企业为伦理主体所构成的社会伦理关系和伦理规范,用以规范工商企业内部员工及利益相关者的关系。一、经济伦理研究的基本发展 围绕利益相关者和

    人的观念与全球正义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6 \ 论文荟萃

    作为一种特定的人的观念,“世界主义公民”具有正义感和善观念这两种道德能力,拥有理智理性与合情理性的理念,是自由而平等的道德主体。这样一种人的观念也预制了全球正义的核心理念:全球正义是全球制度的首要美德;个人是全球正义的终极关怀单元;伦理普遍主义是全球正义的伦理基础;应倡导平等主义的全球分配正义。作为

    张栻为湖湘学的集成

    来源: 湘学年鉴2014 \ 论点摘编

    张栻为湖湘学集成,系统阐述了湖湘学理论思维,以太极为核心范畴,圆融理、性、心等范畴,展开其逻辑结构,企图将道学的核心范畴加以融突和合。首先,张栻解太极为所以生生者,由太极生两仪,乾坤的开合变通而衍生万物;太极又为皇极中道,为道器有无相即不离,为体用一源,使得太极既有形而上的本根性,又有融合形而下形器

中国哲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本文所说的机器人、人工智能指的是同一个概念,也就是“通过模拟人类的大脑而具有某些类似人脑功能的机器”。与机器人概念的传统用法(包括对人类运动能力的模拟)相比,本文的“机器人”概念是比较狭窄的,尤指对人脑能力的模拟,但不排除其他能力。
删除王绍源、张伟伟:《无情感的机器人需要道德关护吗?——未来AMAs机器人的情感因素分析》,《未来与发展》2014年第4期。
删除甘绍平:《机器人怎么可能拥有权利?》,《伦理学研究》2017年第3期。
删除D.J.Calverley,“Android Science and the Animal Rights Movement:Are There Analogies?”,Connection Science ,18(4),2006.
删除其他的研究路径包括计海庆发表在《科学文化评论》2009年第1期的《机器人的社会地位——读四本科幻小说》,该文用科幻小说作为预言未来机器人地位的依据。
删除李俊平:《人工智能技术的伦理问题及其对策研究》,武汉理工大学硕士论文,2013。
删除封锡盛:《机器人不是人,是机器,但须当人看》,《科学与社会》2015年第2期。
删除王绍源、张伟伟:《无情感的机器人需要道德关护吗?——未来AMAs机器人的情感因素分析》,《未来与发展》2014年第4期。更多文献可参见吕雪梅:《以关系的方式探索“机器人”的道德地位——兼论道德思维方式的转变》,《内蒙古大学学报》2014年第5期。
删除王绍源、张伟伟:《无情感的机器人需要道德关护吗?——未来AMAs机器人的情感因素分析》,《未来与发展》2014年第4期。更多文献可参见吕雪梅:《以关系的方式探索“机器人”的道德地位——兼论道德思维方式的转变》,《内蒙古大学学报》2014年第5期。胡塞尔创立现象学的初衷是寻找本质,似乎并不是说在现象上它看上去是什么就真的是什么,后面这个说法恐怕有失肤浅。
删除杜严勇:《论机器人权利》,《哲学动态》2015年第8期。
删除杜严勇:《论机器人权利》,《哲学动态》2015年第8期。
删除甘绍平:《机器人怎么可能拥有权利?》,《伦理学研究》2017年第3期。
删除K.E.Himma,“Artificial Agency,Consciousness,and the Criteria for Moral Agency:What Properties Must an Artificial Agent Have to Be a Moral Agent?”,Ethics 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y ,1,2009.
删除H.Ashrafian,“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d Robot Responsibilities:Innovating Beyond Rights”,Science and Engineering Ethics ,21,2015.
删除K.E.Himma,“Artificial Agency,Consciousness,and the Criteria for Moral Agency:What Properties must an Artificial Agent Have to Be a Moral Agent?”,Ethics 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y ,1,2009.
删除C.Allen,G.Varner,& J.Zinser,“Prolegomena to Any Future Artificial Moral Agent”,Journal of Experimental and Theoretical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12,2000.
删除B.C.Stahl,“Information,Ethics,and Computers”,Minds and Machines ,14,2004.
删除S.Torrance,“Ethics and Consciousness in Artificial Agents”,AI & Society,22(22),2008.
删除转引自S.Torrance,“Artificial Agents and the Expanding Ethical Circle”,AI & Society,28,2013。
删除转引自S.Torrance,“Artificial Agents and the Expanding Ethical Circle”,AI & Society,28,2013。
删除J.Mark & C.Tiefensee,“Of Animals,Robots and Men”,Historical Social Research ,4,2015.
删除S.Torrance,“Artificial Agents and the Expanding Ethical Circle”,AI & Society,28,2013.
删除J.Mark & C.Tiefensee,“Of Animals,Robots and Men”,Historical Social Research ,4,2015.
删除甘绍平:《机器人怎么可能拥有权利?》,《伦理学研究》2017年第3期。
删除S.Torrance,“Ethics and Consciousness in Artificial Agents”,AI & Society,22(22),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