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新闻传播学年鉴2017卷 >>文献详情

培育劳工立场的在线“抗争性公共领域”

来源: 中国新闻传播学年鉴2017 >> 第三篇 论文选粹 作者: 李艳红 浏览次数:86
摘要:  关于另类媒体( alternative media )的研究一直占据批判传播研究的核心。在这些以民主和平等作为首要价值的学者看来,另类媒体、非主流媒体、草根媒体或社区媒体等非大众媒体的类型,构成了一个广阔的文化生产的领域,这种领域区别于大众媒体,往往包含更多的公民参与以及与主流媒体不同的价值观,具有深厚的民主意义。本文的研究即在上述背景下展开,它提供的是当代中国随着互联网尤其是社交媒体兴起所出现的一个以关注和生产劳工议题之新闻报道和评论为己任的公民媒体网站及其微信公众号的考察。针对今天中国随着新媒体兴起而浮现的另类公共领域,我们同样可以从这三个维度进行考察,以全面地认识这个公共领域的特征。
作者简介: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培育劳工立场的在线“抗争性公共领域”
    作者: 李艳红

    关于另类媒体(alternative media)的研究一直占据批判传播研究的核心。在这些以民主和平等作为首要价值的学者看来,另类媒体、非主流媒体、草根媒体或社区媒体等非大众媒体的类型,构成了一个广阔的文化生产的领域,这种领域区别于大众媒体,往往包含更多的公民参与以及与主流媒体不同的价值观,具有深厚的民主意义。

    互联网技术为另类媒体的勃兴提供了可能。新媒体技术的出现由于降低了从事信息传播的生产和发行成本,从而促使了这一生产领域的兴盛。学者们发现,互联网催生了一些新的传播实践和传播策略,这包括一些开源的媒体实践、在线的参与式新闻以及在线的文化反堵(cultural jamming)等。研究社会运动的学者则发现,由于对电子邮件列表、网络论坛、博客等技术的应用,涌现了多种多样的抗争性话语(counter-discourse)。因此,新媒体开辟的社会政治潜力究竟有多大?这已经构成了今天有关新媒体辩论的一个核心。新媒体究竟是否为另类媒体、公民媒体或草根媒体的成长开辟空间?它是否能够成为弱势阶层/群体表达的另类空间,形成迥异于主流媒体的话语和诠释,成为其认同构成的场所并催发新的集体行动?次生/抗争性公共领域(counter-public sphere)是否可能依托新媒体而勃兴?这些问题,共同构成了今天重要但尚未得到充分研究和理论化的学术领域。

    本文的研究即在上述背景下展开,它提供的是当代中国随着互联网尤其是社交媒体兴起所出现的一个以关注和生产劳工议题之新闻报道和评论为己任的公民媒体网站及其微信公众号的考察。

    一、理论出发点:从“公共领域”到“抗争性公共领域”

    Dahlgren(2005)曾经提出公共领域的三个维度。他认为,任何公共领域都由结构(structural)、表征(representational)和互动(interactional)三个维度构成。一个运行良好的公共领域也应该在这三个维度都有良好表现。所谓结构维度,指的是正规的制度特点,包括媒介组织、组织的所有权、控制、规制、财政以及定义传播自由的法律框架等。它往往与政治制度有关,因为正是政治制度构成了传媒运作的政治生态背景;而且,政治制度也会为信息和表达形式的流通设定边界。结构维度可以视为公共领域的物质基础。二是表征维度,所谓表征维度,指的是媒体的产出,即媒体所提供的内容。一个良好的公共领域必然涉及政治传播的一些基本标准,例如公正、准确、完整性、多样性、议程设定、意识形态倾向、表征方式(modes of address)等。三是互动维度,所谓互动维度,主要涉及的是有关公众的概念化,它包含两个方面,第一是公众与媒体的互动,即公众理解、诠释和使用媒体内容的传播过程;第二是公民之间的互动。Dahlgren认为,这个三维的框架有助于指导对任何社会的公共领域特征的考察,也能够为学者们考察任何一种传播技术对于公共领域的作用提供分析的起点。例如,他本人就使用这一框架对互联网可能对公共领域所发生的影响予以了理论分析。笔者认为,这一框架也同样可以借鉴用以考察另类或抗争性公共领域的特征。针对今天中国随着新媒体兴起而浮现的另类公共领域,我们同样可以从这三个维度进行考察,以全面地认识这个公共领域的特征。

  • 中国新闻传播学年鉴2017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03

    章节:《中国新闻传播学年鉴2017》 \  第三篇 论文选粹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数字化:公共领域的另一个结构性转型?

    来源: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 \ 公共领域与全球化

    一 公共领域及其在民主制度中的作用 尽管像政治哲学的其他关键概念,如民主和市民社会一样,公共性和公共领域的概念本质上具有争议性并不断被争论着,但是,至少在西方主流政治思想中,对不同概念间强烈的、相互构成的相互依存关系似乎有某种共识:很难想象一个民主国家没有市民社会和公共领域在整个社会和更狭义的政治制度

    正义、基本善品与公共理性

    来源: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 \ 公共领域与正义

    一 这篇论文将分析和考察正义与基本善品的关系,以及这两者与公共理性的关系,由此揭示有关公共性的主流话语的特征和存在的问题。在现代社会,一种正义观念与基本善品在两个基本方面直接相关:其一,基本善品的分配方式,其二,基本善品项目的认定。正义观念并不一般地与社会善品相关,因为出于不同的欲望、爱好和习惯,善品

    国外舆论研究现状及启示

    来源: 中国新闻传播学年鉴2017 \ 第三篇 论文选粹

    韦路在《中国报业》2016年第8期撰文指出,当前西方对舆论的研究大致可以归纳为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大众传播对公众舆论的影响,第二个方面是公众舆论与政治决策的互动。第一个方面大众传播对公众舆论影响研究呈现出两个特点,分别是,第一,强化了选择性信息接触,认为受众倾向于获取与自己固有知识结构及立场一致的信息。

    第三种论坛:体制性网络空间的公共性透视

    来源: 中国新闻传播学年鉴2017 \ 第三篇 论文选粹

    一、构与主体实践互构中的媒介公共性 理想规范的公共领域包含了三重意蕴:开放,中立,理性。但大众媒体都在不同程度上或被权力掌控,或受商业资本所制约。媒介空间不等同于公共性,但具备公共性的潜能,并且存在于人们如何选择和如何行动当中。对于一个媒介平台的公共性程度、公共性特质的判断,不能仅限于对结构的分析,更

中国新闻传播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