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哲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俄罗斯人学哲学的源流、主题及问题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9 >> 研究报告 作者: 景剑峰 浏览次数:37
摘要:  与其他国别哲学相比较,俄罗斯哲学有着深厚的人学传统和鲜明的人学特色,可以说俄罗斯哲学是“人类中心主义( антрополоцентриз ,或译为“人中心论” ) ”的,这也与西方哲学主流之逻各斯中心主义形成鲜明的对照。1922年以后,俄罗斯哲学进入苏联哲学时代,依据萨特的判断,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关于“物”的哲学体系,是“非人”的哲学,苏联哲学经历了一个“人学空场”的特殊阶段。[ ※注]但是,需要指出的是,传统马克思主义人学并未销声匿迹,而是在老一辈理论家的引领下,顽强地延续着其发展之路,例如活动人学、文化人学和社会人学等研究。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俄罗斯人学哲学的源流、主题及问题
    作者: 景剑峰

    一 俄罗斯人学哲学的传统与源流

    与其他国别哲学相比较,俄罗斯哲学有着深厚的人学传统和鲜明的人学特色,可以说俄罗斯哲学是“人类中心主义(антрополоцентризм,或译为“人中心论”)”的,这也与西方哲学主流之逻各斯中心主义形成鲜明的对照。津科夫斯基(В.В.Зенъковский)在其《俄国哲学史》“导论”中就准确地厘定了俄罗斯哲学的人学传统:“如果非得给俄国哲学一种总的描述,而且描述自身也从不觊觎准确性和完整性的话,那我宁愿把俄国哲学探索中的人类中心主义置于首位。”[※注]津科夫斯基还深入分析了其中的原委,指出尽管部分俄罗斯哲学家的思想有着深刻的宗教性,但他们不是神中心论者;尽管他们关注自然哲学,但也不可被归约为宇宙中心论者。俄国哲学始终关注人的主题,关注人的命运与道路,关注人类历史的意义与目的。无独有偶,俄罗斯哲学家涅斯梅洛夫(В.И.Несмелов)也指出,人作为哲学对象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人相对于其自身竟然是个谜”[※注]。当代俄罗斯著名哲学家霍鲁日(С.С.Хоружий)同样认为,俄罗斯哲学特别关注两个主题,一是俄国问题,二是人的问题。纵观俄罗斯哲学史,对于人之谜的钟爱和迷恋,对人性的深刻和不懈追问,对人之存在基础的形而上学反思,共同形成了俄罗斯哲学的独特思想风景线,并建构起了人类学或曰人学的特殊哲学形态。在俄罗斯哲学家的著作中,有诸如“人学(антропология,也译为人类学)”“人的本质研究(о человеческ-еместестве)”“人的科学(наука о человеке)”等对人的研究的表述方式及思想成果,但是俄罗斯人学思想的主要目的不在于从具体科学上对人作人类学或生物学考察,而是要从哲学形而上学的维度去把握人的终极意义。德国哲学家舍勒(Max Scheler)在其《人在宇宙中的地位》中将对人的研究分为哲学人类学、科学人类学和神学人类学三种。然而就俄罗斯人学传统而言,这三种人学研究方式并不截然分明,而是相互交织的,只是在不同阶段表现出不同的倾向性。严格意义的俄罗斯哲学发轫于19世纪,之前只是东正教背景下一些具有哲学意味的训言和诗篇,1809年拉吉舍夫(А.Н.Радищев)的论文《论人,人的死与不死》可以说是俄罗斯哲学史上第一篇真正的哲学论著,同时也是重要的人学文献。如此说来,俄罗斯哲学的起步就是发轫于人之探究。依据部分俄罗斯哲学家的判断,现代俄罗斯哲学史经历过两次“飞行的中断(прерванныйполёт)”[※注],那么同样,俄罗斯人学思想史也经历了两次大的转折,即1922年的“哲学船事件(Философский пароход)”以及1991年的苏联解体。依据这两次转折,我们大致将人学思想史分成三个阶段,即1922年之前的宗教人学,1922—1991年的马克思主义人学,1991年后的多元主义人学。

  • 中国哲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哲学研究杂志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哲学年鉴2019》 \  研究报告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鲁迅研究概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1999-2000 \ 1998—1999年文学各学科研究

    1998—1999这20世纪最后的两年中,横亘近一个世纪的鲁迅研究不仅没有减势,反而显示出了更为强劲的发展热态,取得了可观的研究成果,表明这一显学在未来的新世纪里必定会有更为远大的前景。一、鲁迅“人学”思想的深入阐释 鲁迅自己到底有什么思想?“从进化论到阶级论”和“三个家”等等,无论具有多么大的价值,都只是别人

    欧阳康自选集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01 \ 新书选介

    本书由作者从已经发表的140余篇中文学术论文中选出的20余篇代表性论文所辑成,这些论文基本反映了作者近20年坚持不懈的个性化哲学研究所取得的成果。全书分4个部分:当代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社会认识论研究、人学和主体性问题研究、比较哲学与文化研究。第1部分包括《从真理标准讨论到建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形态》、《以

    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01 \ 研究状况和进展

    【主持人导语】 An Introduction by Commentator 改革开放新的历史环境和市场经济实践新的历史机遇,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深化提供了现实的舞台,总览2000年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研究,呈现出较为活跃的繁荣景象。面临世纪之交,学者们所涉及的研究领域和所关注的问题,都有新的拓展。如何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巩固已有研

    论晚清新人学思想及其内在矛盾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1 \ 论文摘要

    中国近代知识分子在经历了极其曲折复杂的探寻过程后,深刻地认识到,中国要摆脱内忧外患、积贫积弱的局面,走向现代化,必须有“新人”作为基础。在晚清知识分子的积极努力下,构建起新的人学思想体系。近代人学思想的核心是人的个性解放与自由,其目标与归宿是“新民”。梁启超对人的自由与人格独立的全面阐述,谭嗣同的“

中国哲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瓦·瓦·津科夫斯基:《俄国哲学史》上卷,张冰译,人民出版社,2013,第6页。
删除Н.К.Гаврюшина,Русская религиозная антропология(томⅠ),Москва,Москвская духовная академия и Московский философский фонд,1997,c.389.
删除普鲁日宁、谢德琳娜:《认识论与俄罗斯哲学》,张百春译,北京师范大学出版集团,2017,第10页。
删除Н.К.Гаврюшина,Русская религиозная антропология(томⅡ),Москва,Москвская духовная академия и Московский философский фонд,1997,c.431-466.
删除参见黎学军:《论苏联哲学体系中的“人学空场”》,《华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1期,第68页。
删除参见姆·卡马利:《社会主义与个人》,阿真译,上海作家书屋,1952,第1页。
删除鲍·季·格里戈里扬:《关于人的本质的哲学》,汤侠声等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4,第213页。
删除参见徐凤林:《简论俄罗斯哲学人类学三学派的基本思想》,载《“面向实践的当今哲学:西方应用哲学”国际学术研讨会”(2010)论文集》,第21页。
删除Личиность的中文翻译有多种,有个性、人格、身位、位格、人格性、位格性等。
删除别尔嘉耶夫:《自我认识——思想自传》,雷永生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第168页。
删除Н.К.Гаврюшина,Русская религиозная антропология(томⅠ),c.389,c.409.
删除Н.К.Гаврюшина,Русская религиозная антропология(томⅠ),c.389,c.409.
删除索洛维约夫:《神人类讲座》,张百春译,华夏出版社,1999,第17页。
删除参见张百春:《霍鲁日论个性的两个范式》,《世界哲学》2017年第1期,第140页。
删除谢·霍鲁日:《欧洲个性思想沿革中的卡尔萨文哲学》,张百春译,《俄罗斯文艺》2011年第3期,第91页。
删除鲍·季·格里戈里扬:《关于人的本质的哲学》,第213页。
删除姆·卡马利:《社会主义与个人》,第54页。
删除古雷加:《俄罗斯思想家及其缔造者们》,郑振东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18,第37页。
删除俄罗斯哲学家霍米亚科夫(А.С.Хомяков)对聚合性理论有原创性贡献。聚合性(соборность)的词根собор的本义是会议或大教堂,霍米亚科夫把собор这个词变成了抽象名词соборность,并赋予了它以深刻的宗教、哲学含义,用这一语词来表示一种把多个人统一起来的原则,使许多个人形成某种特定的一致性原则。
删除古雷加:《俄罗斯思想家及其缔造者们》,第20页。
删除Карсавин.Л,Религиознофилософские сочинения(том1),Москва,《Renaissanse》сп《Ewo-S&D》,1992,c.18.
删除参见张百春:《风随着意思吹——别尔嘉耶夫宗教哲学研究》,黑龙江大学出版社,2011,第111页。
删除别尔嘉耶夫:《论人的使命》,张百春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第132页。
删除《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人民出版社,1979,第104页。
删除鲍·季·格里戈里扬:《关于人的本质的哲学》,第178页。
删除波鲁斯:《俄罗斯哲学与欧洲文化的危机》,张百春译,北京师范大学出版集团,2017,第26页。
删除索菲亚(Σοφια)观念发端于古希腊,本义为“智慧”,兼有“技能”“知识”之义,在古希腊哲学中运用较为普遍,后来逐步被逻各斯(logos)概念取代,神学语境中特指“圣智慧(Wisdom of God)”。
删除C.H.Булкаков,Сочинения в двух томах,том 1,Наука,1993,c.158.
删除尼·洛斯基:《感性的、理智的和神秘的直觉》,载《西方哲学原著选辑·俄国哲学》,商务印书馆,2013,第638页。
删除жизнь是俄语中的一个特殊概念,这个词兼有生命和生活等意蕴。车尔尼雪夫斯基的著名观点“美是生活”,亦可翻译为“美是生命”。
删除古雷加:《俄罗斯思想家及其缔造者们》,第289页。
删除安启念:《И.Т.弗罗洛夫“新人道主义”评析》,《教学与研究》2012年第2期,第57页。
删除徐凤林:《俄国哲学的“人中心论”》,《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1月26日,第5版。
删除波鲁斯:《俄罗斯哲学与欧洲文化的危机》,第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