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在被遮蔽的历史地表之下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8 >> 第六篇 论文选刊 作者: 孟文博 浏览次数:42
摘要:  郭沫若对于“民间文艺”的看法和态度是他诸多文艺观念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们考察他文艺思想形态的一个重要参照点。结果这些经过删改后的“最新”版本就使得学者们在资料获取时常常处于被蒙蔽的状态,从而难以窥探到郭沫若这些观点和言论的真实原貌,甚至由此造成研究结论与史实的偏差,因此,如果我们要研究探讨郭沫若的这一观念,仅仅依靠郭沫若修改后的“最新”版本也是不够的。可以说,郭沫若“民间文艺”观的演变历程几乎贯穿于他一生文艺活动与政治活动的始终,是他从上世纪二十年代初登文坛时期一直到“文革”时期文艺思想转变的一个缩影,它是我们研究郭沫若这样一个漫长而又复杂的历史存在所必须涉及的课题。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在被遮蔽的历史地表之下
    作者: 孟文博

    郭沫若对于“民间文艺”的看法和态度是他诸多文艺观念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们考察他文艺思想形态的一个重要参照点。长期以来,学界对于郭沫若这一重要文艺观念的考察分析一直在持续,但有较高价值的成果相对稀少,且已经形成的研究成果或者过于简单化,或者只涉及其演变过程中的某一阶段[※注],均未能对郭沫若这一观念历史演变的全貌进行详细而全面地梳理与呈现。事实上,郭沫若的“民间文艺观”在其初登文坛之时便已形成,之后在他所参与的中国现当代文学史发展的各个重要阶段,又不断因其深层思想与心理状态的改变而呈现出复杂的“与时俱进”“因时而变”,因此如果我们要研究探讨郭沫若的这一观念,仅仅观照其在某个历史阶段的形态是不够的,同时,仅仅大致描述其整体发展脉络,而不深掘各个历史时期其不同形态背后的深层思想与心理根源,也是不够的。

    另外,笔者这些年在对郭沫若的文艺论著进行版本校勘的过程中发现,郭沫若在不同历史时期对其同一著作的修改与再版是非常频繁的,尤其是他在新中国成立后再版自己的各种文集时,往往根据当时的政治形势,对自己以往的各种观点和言论进行大幅度的删改,结果这些经过删改后的“最新”版本就使得学者们在资料获取时常常处于被蒙蔽的状态,从而难以窥探到郭沫若这些观点和言论的真实原貌,甚至由此造成研究结论与史实的偏差,因此,如果我们要研究探讨郭沫若的这一观念,仅仅依靠郭沫若修改后的“最新”版本也是不够的,还必须结合相关文献在各个历史时期的不同版本所呈现的不同内容。

  •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20-08

    章节:《郭沫若研究年鉴2018》 \  第六篇 论文选刊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周扬:对中国民间文学事业的贡献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八篇 学人评介

    周扬是20世纪中国文艺界卓越的领导人和著名的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家,对我国社会主义文化事业和文艺事业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他对我国民间文艺事业的贡献也是不能忘记的。新中国建国到他逝世前的我国民间文艺事业,如果没有他的首倡和支持,包括专业民间文艺研究机构——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的建立和民间文艺收集研究工作的开展

    有经有权:郭沫若与毛泽东文艺体系的传播与建立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8 \ 第六篇 论文选刊

    苏联的革命理论、斗争经验和建设成就,为郭沫若提供了社会主义的乌托邦远景,并为他的历史选择提供了参照;相对而言,本土的革命实践则以更为直接的形式决定了他的历史命运。不过郭沫若作为国统区的“无党派人士”,他与延安的关系也决非单方面的被影响这么简单,而是基于不同时代问题的相互倚重。本文试图从郭沫若与毛泽东

    博士论文:郭沫若前期文艺论著校勘与发现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4 \ 第六篇 硕博论文摘选

    指导教师:魏建毕业院校:山东师范大学论文摘要:长期以来,学界习惯于把郭沫若的生平分为两个时期,新中国成立之前为前期,成立之后为后期。本文即把郭沫若前期的诸多文艺论著作为校勘和研究的对象。所谓论著,是指他的《文艺论集》《文艺论集续集》两部文艺著作,和最初发表在各个报刊上,后又收入到各个版本的《羽书集》

    “为人民大众的根本原则”也是文艺批评的根本标准

    来源: 中国文学研究年鉴1983 \ 纪念《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四十周年论文选辑

    文艺批评的标准问题,在马克思主义文艺思想中占有重要位置,是文艺工作中的大问题。近年来,我国文艺界对无产阶级的文艺批评标准展开了热烈讨论,这对于马克思主义文艺思想的深入研究和社会主义文艺的更大繁荣无疑是十分必要的。下面,结合学习毛泽东同志的文艺思想,我们谈谈自己的一些初步看法。一 无产阶级的文艺批评标准

郭沫若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据笔者考察,以往研究此课题的论文成果主要有4篇:秦川:《试论郭沫若与民间文学的关系》,见中国郭沫若研究会编《郭沫若研究第一辑》,文化艺术出版社1985年版;万建中:《郭沫若的民间文学研究》,《郭沫若学刊》1994年第3期;张传敏:《论郭沫若的文艺大众化思想》,见中国郭沫若研究会编《郭沫若研究三十年》,巴蜀书社2008年版;刘奎:《有经有权:郭沫若与毛泽东文艺体系的传播与建立》,《东岳论丛》2018年第1期。前两篇论文均属于整体介绍性的,以有限的篇幅阐述一个较为复杂且不断演变的问题,不免有些简单,后两篇论文均做到了史料丰富和论述深入,不过都只涉及郭沫若“民间文艺观”演变的某个阶段或者相联系的某个方面,而不是对这一观念的历史演变全貌做整体研讨。
删除朱德发:《中国新文学之源——重解胡适的民间文学观》,《山东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4期。
删除郭沫若:《致宗白华书》,上海《时事新报·学灯》,1920年2月24日。
删除郭沫若:《神话的世界》,《创造周报》第27号,1923年11月11日。
删除郭沫若:《卷耳集·序》,上海泰东图书局初版,1923年8月。
删除郭沫若:《论古代文学》,重庆《学习生活》第3卷第4期,1942年9月。
删除郭沫若:《关于大规模收集民歌问题——答〈民间文学〉编辑部问》,《民间文学》1958年5月号。
删除蔡震:《〈文艺论集〉的成书与版本衍变》,《山东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6期。
删除郭沫若:《民谣集·序》,王锦厚、伍加伦、肖斌如编《郭沫若佚文集》,四川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
删除郭沫若:《如何研究诗歌与文艺》,《新华日报》,1944年4月16日。
删除郭沫若、宗白华、田寿昌:《三叶集》,亚东图书馆1920年版,第166页。
删除郭沫若:《孤鸿》,《创造月刊》第1卷第2期,1926年4月16日。
删除郭沫若:《革命与文学》,《创造月刊》第1卷第3期,1925年5月。
删除郭沫若:《英雄树》,《创造月刊》第1卷第8期,1928年1月1日。
删除张传敏:《论郭沫若的文艺大众化思想》,见中国郭沫若研究会编《郭沫若研究三十年》,巴蜀书社2008年版。
删除郭沫若:《新兴大众文艺的认识》,《大众文艺》第2卷第3期,1930年3月1日。
删除郭沫若:《普罗文艺的大众化》,《艺术》月刊创刊号,1930年3月,署名麦克昂。
删除郭沫若:《抗战与文化》,《自由中国》月刊第3期,1938年6月20日。
删除郭沫若:《对于文化人的希望》,广州《救亡日报》,1938年2月19日。
删除郭沫若:《文化人当前的急务》,初收《羽书集》香港孟夏书店版1941年版。
删除郭沫若:《抗战以来的文艺思潮》,《抗战文艺》“文协成立五周年纪念特刊”,1943年3月27日。
删除郭沫若:《新文艺的使命——纪念文协成立五周年》,重庆《新华日报》,1943年3月27日。
删除刘白羽:《雷电颂》,《人民文学》,1978年7月。
删除郭沫若:《为革命的民权而呼吁》,《沸羹集》,上海大孚出版公司1947年版。
删除郭沫若:《文艺与民主》,重庆《青年文艺》双月刊新1卷第6期,1945年2月。
删除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706—708页。
删除郭沫若:《四年来之文化抗战与抗战文化》,曾健戎:《郭沫若在重庆》,青海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325页。
删除郭沫若:《民主战争与民主文化》,重庆《时事新报》第3期,1941年1月1日。
删除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延安《解放日报》,1943年10月19日。
删除郭沫若:《“五四”课题的重提》,重庆《群众》月刊第10卷第9期,1945年5月15日。
删除郭沫若:《文化界时局进言》,重庆《新华日报》,1945年2月22日。
删除郭沫若:《我们需要怎样的文艺》,重庆《新华日报》,1945年5月8日。
删除郭沫若:《文艺工作展望》,上海《群众》周刊第12卷第9期,1946年9月22日。
删除郭沫若:《读了〈李家庄的变迁〉》,上海《文萃》第49期,1946年9月。
删除郭沫若:《文艺工作展望》,上海《群众》周刊第12卷第9期,1946年9月22日。
删除郭沫若:《研究民间文学的目的——在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成立大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1950年4月9日。
删除周扬:《〈中国歌谣选〉序》,《民间文学》1979年第1期。
删除郭沫若:《就当前诗歌中的主要问题答〈诗刊〉社问》,《诗刊》1959年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