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诗论史的出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文摘要 作者: 陈广宏 浏览次数:27
摘要:  自李东阳《怀麓堂诗话》以下,皆为当时有名的复古诗论家之作,许氏梳理出这一系复古诗论并加以评判,认为唐宋元诸家“多失之不及” ,明代徐祯卿、王世贞“时失之过” ,胡应麟“庶为得中” 。不同派系的复古诗论家,以他们各自的诗论话语构建了一个共时交流的对话平台,并通过他们的诗论著作的刊行传播,建立起指导诗歌消费市场的权力话语。这些复古诗论家前后相续,自成统绪,在各自的诗论著述中常常构成某种意义上的对话,有共同关注的话题和共享的资料来源,或针锋相对,或相互推赏,或层累地推进,处在一个共时的话语体系中,在追求诗论的体系性方面颇有一致的倾向。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诗论史的出现
    作者: 陈广宏

    我国的诗论有相当悠久的历史。六朝刘勰《文心雕龙》、锺嵘《诗品》的出现,已被认为是相当博大精深的“成一家之言”之作。南宋以来,随着文学担当主体阶层下移,诗歌消费市场形成,以及刻书业发展,对诗格、诗法、诗话著述的类编与丛刊,一直不乏其作。然而,专门按时代述论的诗论史或诗学批评史却显得凤毛麟角。这样的局面,直至近现代人文学科建立,在西方文学批评史的影响下,才有所改观。特别是缘于整理国故运动的契机,国人重新董理文学遗产,方法上比附西洋,材料上与传统“诗文评”对接,遂逐步演绎为一门称为“中国文学批评史”的现代学科。

    不过事实上,专就历代诗论予以系统论说的著述在晚明已经出现,可举述者即许学夷《诗源辩体》。该著最初有万历四十一年(1613)刻本,其卷一六为总论部分,按照作诗、言诗、选诗三个层面,述全书之旨要。至崇祯五年(1632)定稿本,大量增改删订具体条目,重作分卷,卷三五专论前贤言诗,卷三六专论历来选诗。由此在诗歌分体史之外,又有相对独立的诗论史、诗选史论述。这是一个值得重视的事件。《诗源辩体》卷三五专述“言诗”传统,以时代、体制为经纬,既主于辨体,又识其流变。全卷计58条,除第1条总叙外,可分为四个单元:第一单元(第2—13条)所涉时代大抵为六朝至唐五代,包括刘勰《文心雕龙》、锺嵘《诗品》,但以传世诸诗格、诗式之作为主。第二单元(第14—24条)主要是宋人诗话,第三单元(第25—33条)是元人诗法;第四单元(第34条—卷末)是明人诗论。在各个单元,定稿本相对万历刻本都有不少修改。更值得注意的是,这个“言诗”系统体现出一种价值序列。宋以前的诗格著作如《魏文帝诗格》《二南秘旨》《诗式》等皆遭到许氏的严厉批判,处于价值序列高端的是体系精严、“成一家言”的《文心雕龙》、锺嵘《诗品》,以及有巨大传统成就的李、杜论诗之语。自宋以来,诗话异军突起,蔚为大国;至明代,“诗话”一词更泛化为兼容诗格、诗法、诗评等诸多体类的广义总称。但许学夷仍坚持其“诗话”在宋代诞生之际“纪事”“资闲谈”的狭义概念,不将其视为“言诗”传统之主流(在宋代亦然),明确给予否定性的评价,以其“率多纪事,间杂他议论,无益诗道”。在宋代则表彰“独得之见为多”的苏轼、识鉴精当的敖陶孙以及与许学夷论诗“千古一辙”的严羽。对于元人诗法,许氏基本上是予以否定,认为无甚价值。在明人诗论这一单元,《诗学权舆》《冰川诗式》《诗法源流》等诗格、诗法汇编著作,显现出通俗诗学的盛行,许氏则批评其“穿凿”“卑鄙”“略无己见”。自李东阳《怀麓堂诗话》以下,皆为当时有名的复古诗论家之作,许氏梳理出这一系复古诗论并加以评判,认为唐宋元诸家“多失之不及”,明代徐祯卿、王世贞“时失之过”,胡应麟“庶为得中”。值得注意的是,许学夷以一种强烈的使命感,在诗赋文章创作“代日益降”的形势下,于诗论却给予了“代日益精”的判定,很难得地具备一种今胜于昔的自信,有了一种近于进化论的史观。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2018年中国古代文论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研究综述

    “古代文论”是兼有“古代文学”与“文艺理论”双重学科属性的研究领域,故在学科传统、研究对象、问题意识等方面都显现出多元并进、异彩纷呈的情形。2018年中国古代文论的研究,就其大端,可以概括为二:一是“技”的层面,随着研究条件的改善、学术传统的积累,文论议题的研究日益精细、深入;二是“道”的层面,如何融通

    元代诗学“自然”论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论文摘要

    在元代比较宽松的社会环境中,多数文人愿意自然地活着。诗人自然地写诗,追求诗之自然。有些方面,元代有些像晋宋。研究元代诗歌和诗论的人多谈元诗宗唐,其实元人论诗也主张取法晋宋,取法其清新与自然,如戴表元赞扬方回诗“清新散朗,天趣流洽,如晋宋间人醉语”。刘壎主张学诗要取各代之长,包括“汉魏气骨,晋宋风度,

    诗话词话的创作论性质及其在17世纪的诗学突破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论文摘要

    西方诗论以“系统”演绎为模式,其优越性在于概念严密界定、逻辑条贯有序、论题内涵统一,有利于学术成果的有效积累,但其局限也较为明显。它旨在追求高度概括性、抽象性和普遍性,文学文本却以个案的特殊性、唯一性、独一无二性为生命。从实践效果来看,西方诗论森严的体系并没有保证其对文本的有效阐释。中国古典文论(情

    乾隆朝诗学史研究的问题与方法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乾隆一朝是清代文化、学术最繁荣的时期,也是诗学最发达的时期,诗论家众多,诗派林立。社会富庶,君主右文,科举恢复试诗,幕府争揽贤才,形成普遍的诗歌风气。而浓厚的学术风气在给予诗歌强烈刺激的同时,也挤压着诗歌生活的空间,带来性情与学问的紧张。原有的格调诗学走向总结和综合,试帖诗学推动蒙学诗法的复兴,新起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