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哲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新中国成立以来应用伦理学研究的成就、热点与问题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9 >> 研究报告 作者: 王露璐 焦金磊 浏览次数:32
摘要:  在新中国近70年来的伦理学发展史上,对应用伦理学的探讨可谓既“久远”又“年轻” 。尤其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现代社会生活的发展、变迁,中国应用伦理学研究进入繁盛期,研究领域日益拓展,研究成果愈加丰富,研究队伍不断壮大,已然成为伦理学学科中发展态势最好的“显学” 。同时,我们也应清醒地认识到,中国应用伦理学研究中仍然存在着一些影响和制约学科健康发展的薄弱环节。回顾和总结近70年来中国应用伦理学研究的理论成就,反思其发展中存在的问题,既有益于应用伦理学自身的进一步发展,也有利于中国伦理学理论体系的不断完善和学科价值的日益凸显。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新中国成立以来应用伦理学研究的成就、热点与问题
    作者: 王露璐 焦金磊

    在新中国近70年来的伦理学发展史上,对应用伦理学的探讨可谓既“久远”又“年轻”。言其“久远”,是因为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在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指导下,伦理学研究就一直关注实践的运用并探讨现实道德问题的解决路径。言其“年轻”,是因为应用伦理学作为独立的学科得以形成并发展,主要是在改革开放后的40年中。尤其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现代社会生活的发展、变迁,中国应用伦理学研究进入繁盛期,研究领域日益拓展,研究成果愈加丰富,研究队伍不断壮大,已然成为伦理学学科中发展态势最好的“显学”。同时,我们也应清醒地认识到,中国应用伦理学研究中仍然存在着一些影响和制约学科健康发展的薄弱环节。回顾和总结近70年来中国应用伦理学研究的理论成就,反思其发展中存在的问题,既有益于应用伦理学自身的进一步发展,也有利于中国伦理学理论体系的不断完善和学科价值的日益凸显。

    一 研究进展与主要成就

    自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应用伦理学研究在研究内容、研究领域、研究队伍和学术交流等方面都取得了明显进展,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研究成果不断丰富,研究领域日益拓展。

    近70年来,中国应用伦理学研究成果不断丰富。在中国国家图书馆检索系统中,仅以“应用伦理”为篇名检索词可检索到,1949—2018年国内出版相关著作(含译著)共84部。在CNKI期刊全文数据库中,仅以“应用伦理”为主题词可检索到,1949—2018年收录论文计1015篇。[※注]其中,著作成果基本集中在20世纪90年代以后,论文成果基本集中在改革开放以后。上述统计数据,可以较为直观地反映出近70年来中国应用伦理学研究所取得的丰富成果。

    从一定意义上说,应用伦理学基础理论研究取得的成果,既折射出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社会生产力迅速发展的迫切需要,也是中国社会道德问题探讨的一种理论概括和学术升华。从近百年来的中国学术发展历程看,尽管伦理学的研究起步较早,新中国成立前已经出版了60余部伦理学著作,但当时的成果大多集中在伦理学的理论研究与国外成果译介上。新中国成立后,学界转向以实践为基础的马克思主义伦理思想研究,这一时期的研究成果为20世纪80年代后中国应用伦理学的起步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自改革开放到20世纪90年代初,中国应用伦理学的研究成果既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伦理学理论成果的凝结与概括,也为21世纪中国应用伦理学的繁盛奠定了基础。在此期间,学界逐渐形成了新的伦理学研究共识,认为伦理学不能仅仅满足于在抽象理论框架内的封闭性探索,理论必须接触实践,并将之置于不断变化的生活环境中。1978年,《光明日报》刊发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并在全国开展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其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为伦理学研究的实践转向提供了重要的政策推动。与此同时,在社会层面,20世纪80年代初期的“潘晓”来信所引发的全国范围内关于人生观的大讨论,这一时期各种社会思潮和价值观念的相互激荡,以及更深层面上“左”与“右”的政治争论与冲突,使得人们迫切渴望伦理学知识能够对实践生活中的具体问题有所回应。1986年,周纪兰在《甘肃社会科学》第3期发表《积极开展对应用伦理学的研究》一文,呼吁学术界提高对应用伦理学的关注度。这一倡议得到了学界的普遍回应,多名学者就应用伦理学研究的迫切性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如石毓彬发表在《哲学动态》1988年第10期的《世界伦理学发展的趋向》、罗国杰为《军人伦理学新编》题写的“序言”[※注],以及魏英敏在《社会科学家》1989年第1期发表的《我国十年来的伦理学》对伦理学发展的反思与展望等,都提及并阐释了“什么是应用伦理学”“应用伦理学的重要性”等问题,为其后应用伦理学学科体系的建立奠定了基础。不过,这一时期,学者们在研究思路上大多仍将应用伦理学视作职业道德、道德教育等具体问题下的附属学科加以探讨,整体态势上呈现出“问题研究”大于“体系构建”的特征。

  • 中国哲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哲学研究杂志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哲学年鉴2019》 \  研究报告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伦理智慧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01 \ 新书选介

    该书在对应用伦理与传统伦理的不同特点进行比较分析的基础上,阐发了应用伦理学的内容与方法,并以此为铺垫,对应用伦理的几个分支学科(经济伦理、政治伦理、生命伦理等)的内容进行了论述。作者提出“应用伦理学,是研究如何使道德规范运用到现实的具体问题的学问,它的任务就在于探讨如何使道德要求通过社会整体的行为规

    应用伦理学教程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09 \ 新书选介

    应用伦理学是当代哲学领域发展最为迅速、最具生命力的一门新兴学科。该书在借鉴和吸收国内外应用伦理学的最新研究成果的基础上,从宏观角度探索了应用伦理学在伦理学发展史上的地位;通过对政治伦理、经济伦理、科技伦理、环境伦理、生命伦理和性伦理等应用伦理学重大分支学科领域发展概况的深入解析,展现了应用伦理学关注

    罗国杰文集(第一卷:马克思主义伦理学的探索)

    来源: 中国伦理学年鉴2016 \ 第六篇 新书选介

    该书详细阐述了伦理学的对象、方法、任务,特别是探讨了马克思主义伦理学的体系结构和特征,对道德需要、道德评价、道德境界、道德人格等伦理学问题的探索都具有开创性。书中还讨论了应用伦理学、伦理学的学科发展等问题。-罗国杰

    澳大利亚应用伦理学见闻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02 \ 海外哲学见闻

    2000年9月至2001年9月,笔者受国家留学基金委的资助以及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应用哲学和公共伦理学中心的邀请,赴澳洲进行了为期一年的访问研究。墨尔本大学是澳大利亚仅次于悉尼大学的第二古老的大学,至今已有近150年的历史。根据有关资料,目前在澳大利亚的40余所正规高校中,就综合实力排名,墨尔本大学列第一位。《亚洲周

中国哲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需要说明的是,第一,该数据未能包含那些未以“应用伦理”或其分支名称为篇名或主题词、事实上却是有关应用伦理问题研究的著作和论文,这部分研究成果的数量亦相当可观。第二,除了文中列出的八个分支学科,应用伦理学还包括职业伦理、法律伦理、婚姻家庭伦理、人口伦理、军事伦理、艺术伦理、体育伦理、饮食伦理等诸多类别,学界对此亦有大量的研究成果。
删除参见罗国杰:《〈军人伦理学新编〉序》,《道德与文明》1988年第6期,第15页。
删除参见陈瑛:《伦理学的应用与应用伦理学》,《学习与实践》1996年第7期,第14页;廖申白:《什么是应用伦理学》,《道德与文明》2000年第4期,第4页。
删除参见叶蓬:《实践伦理学:历史、性质与对象》,《开放时代》1998年第3期,第37页;孙春晨:《“第一次全国应用伦理学讨论会”综述》,《哲学动态》2000年第8期,第17页。
删除参见卢风、肖巍主编:《应用伦理学概论(第2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第1—3页。
删除参见任丑:《应用伦理学的逻辑与历史》,《哲学动态》2008年第6期,第30页。
删除参见廖申白:《什么是应用伦理学》,《道德与文明》2000年第4期,第40页;赵敦华:《道德哲学的应用伦理学转向》,《江海学刊》2002年第4期,第45页;甘绍平:《什么是应用伦理学》,《自然辩证法研究》2004年第8期,第4页;赵庆杰:《应用伦理学之“应用”含义析》,《学术论坛》2004年第3期,第29页。
删除赵敦华:《道德哲学的应用伦理学转向》,第45页。
删除参见甘绍平:《应用伦理学的特点与方法》,《哲学动态》1999年第12期,第23页。
删除参见江畅:《从当代哲学及其应用看应用伦理学的性质》,《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03年第1期,第35页。
删除参见郭广银:《应用伦理学的拓展途径》,《南京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年第3期,第31页。
删除参见宣兆凯:《应用伦理学研究的基本问题及其范式整合》,《哲学动态》2008年第3期,第36页。
删除参见郑根成:《应用伦理学基础研究概况》,《井冈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4期,第27页。
删除参见甘绍平:《什么是应用伦理学》,第4页;晏辉:《应用伦理学:伦理致思范式的现代转换》,《自然辩证法研究》2004年第8期,第14页。
删除参见卢风、肖巍主编:《应用伦理学概论(第2版)》,第67页;廖申白:《应用伦理学的原则应用模式及其优点》,《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03年第1期,第47页。
删除参见陈泽环:《基本价值观还是程序方法论——论应用伦理学的基本特性》,《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03年第5期,第36页;杨通进:《应用伦理学研究:光荣与梦想》,《道德与文明》2008年第5期,第26页。
删除参见任丑:《应用德性论及其价值基准》,《哲学研究》2011年第4期,第108页。
删除向玉乔:《论西方应用伦理学的应用性》,《“西方应用哲学”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2010。
删除Cf.J.Fletcher,“Medical Ethics and Politics:One Aspect of the History of Medical Ethics”,Bulletinder Schweizerischen Akademieder Medizinischen Wissenschaften,36(4-6),1980,pp.395-410.
删除参见Stanley Hauerwas,The Hauer Was Reader,Duke University Press,2001,p.37;汉斯·昆:《全球伦理》,何光沪译,四川人民出版社,1997,第3页。
删除参见邓安庆:《论德国应用伦理学的风格》,《湖南社会科学》2005年第3期,第13页;甘绍平:《德国应用伦理学近况》,《世界哲学》2007年第6期,第78页。
删除参见王珏、李东阳:《伦理实证研究的方法论基础》,《东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3期,第5页。
删除参见杰哈德·泽查:《应用伦理学之金规则辨析——如何在理论与实践上作出正确抉择》,张国杰、漆思译,《社会科学战线》2011年第6期,第229页。
删除马库斯·杜威尔:《应用伦理学的发展及其面临的根本性挑战》,李建军译,《山东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2期,第1页。
删除参见甘绍平:《应用伦理学前沿问题研究》,江西人民出版社,2002,第2页。
删除参见陈吕、思达:《应用伦理学谱系的张力》,《伦理学研究》2017年第1期,第12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