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哲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哲学逻辑与逻辑基础研究的新进展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9 >> 研究报告 作者: 贾青 刘新文 浏览次数:32
摘要:  2018年的逻辑学研究以哲学逻辑为主要研究领域,在知识逻辑( epistemic logic ) 、偏好逻辑( preference logic ) 、社交网络( social networks )的刻画以及悖论等领域都取得了丰硕的成果。针对克里普克框架与正交几何之间的关系问题,钟盛阳在论文《克里普克框架与射影几何之间的对应关系》 [ ※注]中考察了一些在数学和量子理论中广泛使用的正交几何,即通过三元共线关系定义并配备二元正交关系的射影几何。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哲学逻辑与逻辑基础研究的新进展
    作者: 贾青 刘新文

    2018年的逻辑学研究以哲学逻辑为主要研究领域,在知识逻辑(epistemic logic)、偏好逻辑(preference logic)、社交网络(social networks)的刻画以及悖论等领域都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此外,逻辑基本问题、非经典逻辑以及中西逻辑史这三个方面的研究也取得了明显进展,特别是一些利用数理逻辑工具分析逻辑史中遗留问题的成果很有代表性,值得借鉴和推广。

    一 知识与认知

    知识逻辑是哲学逻辑的一个重要分支,传统上用“知道如是(knowing that)”来表达知识的推理规则。然而,在日常生活中我们还会使用诸如“知道是否(knowing whether)”“知道如何(knowing how)”“知道为何(knowing why)”“知道是什么(knowing what)”等表达式来表述知识,统称“know-wh”。另外,一些知识类别还与知觉(awareness)这一概念的刻画相关,因此,认识清楚知识的不同表述形式并划分不同类别的知识对理解知识及一些与知识相关的概念十分重要。

    在知识逻辑发展的初期,亨提卡曾提出用一阶模态逻辑来处理具有“know-wh”这一形式的表达式。例如,A知道谁杀了B可以写成存在一个人x,A知道x杀了B。这里,量词和模态词的顺序非常重要,如果写成A知道存在一个人x,x杀了B,意思就完全不一样了,这恰好体现了哲学中从物(de re)与从言(de dicto)的区分。然而,由于一阶模态逻辑的各种哲学及技术问题,后来的知识逻辑文献中对这样的知识表达式鲜有讨论,甚至在2015出版的《知识逻辑手册》[※注]中也几乎没有任何关于一阶知识逻辑或者“know-wh”的讨论。王彦晶在论文《超越“知道如是”:新一代知识逻辑》[※注]中提出了一条处理“know-wh”的新思路,即将量词与模态词打包定义为新的“know-wh”模态词。例如直接引入“知道如何”这样的模态词,而不使用整个的一阶模态逻辑语言去解释。作为例子,论文综述了三类这样的逻辑:“知道如何”的逻辑、“知道是什么”的逻辑以及“知道为何”的逻辑,也讲述了其中有共性的技术难题以及解决方式。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在技术上避免一阶模态逻辑整体上的一些问题,表达更接近自然语言,可以得到类似传统知识逻辑的比较直观的公理,本质上能得到一系列一阶模态逻辑的可判定片段。通过这种打包量词与模态词的思路,我们也希望可以让知识逻辑的领域更加丰富,得到一系列直观的关于“know-wh”的逻辑系统,启发哲学及语言学上的相关讨论,在人工智能领域推动关于各种知识的表达与推理的应用。

  • 中国哲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哲学研究杂志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哲学年鉴2019》 \  研究报告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2010年国内逻辑学研究述评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1 \ 研究报告

    2010年国内逻辑学研究的总体特征是研究广度和深度不断拓展。在认知逻辑、动态逻辑等国际前沿理论成为研究热点以后,对逻辑自身的深度思考开始进入研究视野,对主体的逻辑刻画从知识到信息变化、意图、偏好、行为与时间等研究都逐步涉及,逻辑应用和逻辑史领域的研究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逻辑学与心理学、语言学、计算机科学

    论沈有鼎悖论在数理逻辑史上的地位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09 \ 论文荟萃

    沈有鼎先生是著名的逻辑学家,早年留学美国和英国,曾获哈佛大学硕士学位,是清华大学哲学系的创始人之一。沈有鼎先生在1953年6月的《符号逻辑杂志》第18卷第2期发表了《所有有根类的类的悖论》;在1955年6月的《符号逻辑杂志》第20卷第2期发表了《两个语义悖论》。《符号逻辑杂志》和《斯坦福哲学百科全书》对这些悖论均有

    逻辑学研究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04-2005 \ 研究报告

    2003~2004年,中国的逻辑学研究有以下特点:首先,在国际逻辑学界推出2001年新版《哲学逻辑手册》的基础上,讨论新世纪逻辑发展的新特征。近20年来,逻辑的多样化和应用性的拓展使得很难对逻辑范围进行严格界定,当今逻辑更多地呈现出满足社会需求的务实精神,关注认知科学、语言学和计算机人工智能科学等邻近学科的问题并

    逻辑学研究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04-2005 \ 研究报告

    2003~2004年,中国的逻辑学研究有以下特点:首先,在国际逻辑学界推出2001年新版《哲学逻辑手册》的基础上,讨论新世纪逻辑发展的新特征。近20年来,逻辑的多样化和应用性的拓展使得很难对逻辑范围进行严格界定,当今逻辑更多地呈现出满足社会需求的务实精神,关注认知科学、语言学和计算机人工智能科学等邻近学科的问题并

中国哲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H.van Ditmarsch,W.van der Hoek,J.Y.Halpern and B.Hooi (eds.),Handbook of Episdemic Logic,College Publications,2015.
删除Wang Yi,“Beyond Knowing That:A New Generation of Epistemic Logics”,Jaakko Hintikka on Knowledge and Game-Theoretical Semantics,H.van Ditmarsch and G.Sandu (eds.),Outstanding Contributions to Logic 12,Springer,2018,pp.499-533.
删除T.van Ditmarsch,T.French,F.R.Velásquez-Quesada,Y.N.Wang,“Implicit,Explicit and Speculative Knowledge”,Artificial Intelligence,256,2018,pp.35-67.
删除徐康、王轶:《群体简单宣告逻辑》,《逻辑学研究》2018年第1期,第1—22页。
删除Y.J.Li,“Tableaux for a Combination of Propositional Dynamic Logic and Epistemic Logic with Interactions”,Journal of Logic and Computation,28(2),2018,pp.451-473.
删除刘奋荣、谢立民:《关于社交网络中主体行为的推理和预测》,《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12期,第5—12页。
删除F.R.Liu,“Preference Change”,Introduction to Formal Philosophy,S.O.Hansson and V.Hendricks (eds.),Springer,2018,pp.549-566.
删除J.van Benthem and F.R.Liu,“Deontic Logic and Changing Preferences”,Handbook of Philosophical Logic,vol.18,D.M.Gabbay and F.Guenthner (eds.),Springer,2018,pp.1-49.
删除F.K.Ju,G.Grilletti and V.Goranko,“A Logic for Temporal Conditionals and a Solution to the Sea Battle Puzzle”,Advances in Modal Logic,2018,August,pp.27-31.
删除邹崇理:《时序逻辑程序语言XYZ/E的创新性》,《重庆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9期,第15—21页。
删除范杰:“Neighborhood Contingency Logic:A New Perspective”,《逻辑学研究》2018年第4期,第37—55页。
删除赵艺、熊明:《真与悖论的逻辑分析:从目的论解释到定量描述》,《世界哲学》2018年第2期,第152—159页。
删除赵艺、熊明:《不带不动点的雅布鲁式悖论存在吗?》,《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3期,第187—190页。
删除M.Hsiung,“What Paradox Depends on”,Synthese,195(3),2018,pp.1-27.
删除李晟:《以谓词表达模态》,《哲学动态》2018年第11期,第96—101页。
删除S.Y.Zhong,“Correspondence between Kripke Frames and Projective Geometries”,Studia Logica,106(1),2018,pp.167-189.
删除S.Y.Zhong,“On the Modal Logic of the Non-orthogonality Relation between Quantum States”,Studia Logica,27 (2),2018,pp.157-173.
删除林哲:《演绎后承概念的逻辑分析》,《哲学动态》2018年第5期,第100—105页。
删除刘新文:《再论逻辑常项的归约》,《世界哲学》2018年第6期,第149—156页。
删除周北海、张立英:《样本发散型含糊类的形式刻画》,《逻辑学研究》2018年第1期,第23—34页。
删除余俊伟:《三种逻辑理论的哲学背景分析》,《哲学动态》2018年第9期,第89—95页。
删除林哲、梁飞:《带否定算子的兰贝克演算研究》,《逻辑学研究》2018年第3期,第34—43页。
删除李晟、李娜:《直觉主义逻辑上的Friedman-Sheard理论》,《逻辑学研究》2018年第2期,第75—93页。
删除周北海、王强、郑植:《亚里士多德划分格与亚里士多德逻辑》,《逻辑学研究》2018年第4期,第2—20页。
删除杨海波:《休谟原则与弗雷格定理》,《逻辑学研究》2018年第1期,第51—61页。
删除刘培育:《对百年中国因明研究的几点思考》,《因明》2018年第11辑,甘肃民族出版社,2018,第20—3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