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卷 >>文献详情

当代北京评书书场研究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四篇 论著评介 作者: 杨旭东 浏览次数:78
摘要:  评书是一种古老的说唱艺术形式, “属‘说故事’类的长篇叙事性曲种” 。而“北方的评书以北京评书为主体” 。学界关于评书和北京评书的研究,大多站在民间文学、曲艺学、俗文学的立场,将评书视作民间叙事的文本而开展静态研究(如研究评书的源流、类型、特征等) 。杨旭东博士的专著《当代北京评书书场研究》则改变了这种情况。该书成功引入“书场”的概念,将研究视野打开,在历史空间、文化空间,尤其是表演空间的“场域”之下,发掘评书作为表演活动所蕴含的民俗文化构成,纠正了以往评书研究的“文本中心”倾向, “使得我们对于北京评书的观察包括对其创作、表演和欣赏、传播的研究。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当代北京评书书场研究
    作者: 杨旭东

    评书是一种古老的说唱艺术形式,“属‘说故事’类的长篇叙事性曲种”。因流传地区和方言的不同,评书可大致分为南方评话和北方评书“两大系统”。而“北方的评书以北京评书为主体”。学界关于评书和北京评书的研究,大多站在民间文学、曲艺学、俗文学的立场,将评书视作民间叙事的文本而开展静态研究(如研究评书的源流、类型、特征等)。“文本关注”始终是这些研究的基本出发点。杨旭东博士的专著《当代北京评书书场研究》则改变了这种情况。该书成功引入“书场”的概念,将研究视野打开,在历史空间、文化空间,尤其是表演空间的“场域”之下,发掘评书作为表演活动所蕴含的民俗文化构成,纠正了以往评书研究的“文本中心”倾向,“使得我们对于北京评书的观察包括对其创作、表演和欣赏、传播的研究,有了更为纵深的意识和更加宏阔的视野。”

    《当代北京评书书场研究》是一部从民俗学出发研究曲艺的典型范本。它始终坚守一个基本的学科立场,那就是民俗学视角,是“站在民俗学立场的‘本学科’研究”。评书作为传统曲艺的叙事性和程式性被该书弱化甚至忽略,而评书鲜为人知的民俗性则被极大彰显。作者创新性地将“书场”引入评书研究,围绕着书场的历史变迁、书场内外艺人与书座的生活影像、书场与评书的传承、书场中的表演艺术等论题,发掘并重现了众多富有意味的民俗景观。主要包括评书艺人的生活习俗、评书表演的习俗、观众欣赏的习俗等。在表现这些习俗时,作者运用了具有典范性的“民俗学口吻”,如娓娓道来式的介绍和描述、充满知识和趣味的大众化表达、基于民俗事象基础上的文化阐释等。它们作为一些普泛性、直观性的外在表征,增添了该著作的民俗学氛围。然而,作为一部富有学理价值的研究专著,《当代北京评书书场研究》的民俗学本位立场还更多地表现于对民俗研究某些核心特质的坚守和把握上。

    “民俗是一种民间传承文化”,传承性是民俗事象存在和发展的主要特征,“民俗学是一门‘传承’之学。换句话说,‘传承’是民俗学的核心概念”。把握住了民俗的传承,在某种程度上也就坚持了民俗学的研究本位。《当代北京评书书场研究》十分关注书场与评书的传承机制,它立足于评书传承的根本特性——民间性,强调了书场对于评书传承的重要意义,梳理了评书传承的知识类型,系统总结了评书的传承机制,即“名义上的‘一师多徒’”“宽泛的‘一纲多目’”“自由式的‘一专多能’”。作者还考虑到“评书内容的庞杂性和形式的单一性”,故而补充性指出评书的传承机制是“似有若无的一种传承机制”,表现出客观冷静的学术眼光。在评书的传承研究上,学界可供借鉴的经验本来就很少,而作者却能独辟蹊径,执着而科学地归纳出评书和书场的民间传承规律,体现出鲜明的民俗学学科本位意识。

  •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03

    章节:《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四篇 论著评介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2015年民俗学理论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三篇 研究综述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来,中国民俗学开始了从“事象”研究、“文本”研究、“文化”研究,向“事件”研究、“语境”研究、“生活”研究的学术范式转型,2015年的民俗学理论研究基本仍在延续转型后的学科范式。随着民俗学研究范式的转型,研究的中心由名词的“民俗”转向动词的“民俗”,亦即语境中的演述事件或过程,民众的

    刘策奇:中国民俗学开倡时代的致力者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八篇 学人评介

    民俗学家钟敬文先生说:“刘策奇这样绝早地死去,在中国民俗学的工程上,是一种可惜的损失!”1927年国民党实行“清共”之后,有一位曾与鲁迅、顾颉刚等学者有过接触的青年倒在了血泊中,使中国失去了一位很有潜质的民俗学家。这位青年就是刘策奇。一 受益于“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影响,开展歌谣等民俗的搜集、整理和研究 19

    2014年民俗学理论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三篇 研究综述

    2014年的民间文学—民俗学理论研究总体上延续了近年学界从“文本”研究、“文化”研究向“语境”研究、“生活”研究的范式转换趋势,许多取径于后者的传统论题成果颇丰。与此同时,作为研究范式转型内驱力的“实践”维度逐渐由幕后走向台前,开辟了新的研究路径,生发出若干新的学术生长点,也涌现出不少高水平的成果。限于

    钟敬文:把生命的根脉扎进民间土壤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八篇 学人评介

    近日,我从北京师范大学我的好朋友董晓萍教授处获悉,由她主编的《钟敬文全集》(全20卷,40册)将于2015年年底前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完毕。2002年1月10日是钟敬文先生逝世的日子,掐指一算,钟先生离开我们已有13个年头。在这13个年头里,我无时无刻不怀念这位品格高尚的老人;每次忆及,我都百感交集、感慨万端。1979年1

中国民俗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