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拟作传统”与“文学缺席”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作者: 孙少华 浏览次数:164
摘要:  据《后汉书》蔡邕本传记载,蔡邕曾仿东方朔、扬雄、班固、崔骃等作《释诲》 ,从文体新变的角度上看, 《释讥》或有另一种新的“拟作”传统。《释讥》应该是汉赋、杂文一类文体向骈文过渡的典型代表作品,兼具“赋” “文”双重文体特征。《释讥》等文的文体矛盾证明,在几种文体交融、转换、新变之际,某些作品的文体归属不能简单而论,甚至同一作品被归入不同的文体中也有其道理,这就说明某些作品可能具有“双重文体”性质。第二,处于汉魏之际历史转折的重要关头,赋、文二体也在发生着潜移默化的转换,刘勰将此类文体视作“杂文” ,后人对《释讥》的文体性质更是无法完全说清楚。》2017年第2期,全文18000字,徐光明摘).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拟作传统”与“文学缺席”
    作者: 孙少华

    郤正,字令先,在蜀为秘书令,蜀降曹魏,郤正入魏,受封关内侯。今存《释讥》一篇,《三国志》本传收录全文。郤正具有很高的文学地位,陈寿评其文“文辞灿烂,有张、蔡之风”。《释讥》乃其模拟崔骃《达旨》而作;然《达旨》又模拟于扬雄《解嘲》,《解嘲》源于东方朔《答客难》。这种以“答”“解”“释”为题的文章,具有大致相同的结构体式与写作模式,由此知《释讥》有其特定的“拟作”传统与文体渊源。

    《释讥》句式有三、四、五、六、七言。分段以相同韵脚为准,两个“句群”之间,一般会有换韵情况发生。四、六句之间,换韵情况不一。全篇以四六句式为主,且不乏后世所称标准的“四六”句式。有人评价此赋“全篇以骈俪为主,对仗工整,用典密集,声律和谐,辞采华美,实开西晋赋风之先河”。

    《释讥》将箴、碑铭、民歌等文体中的韵字援入的做法,使得《释讥》具有了散文化特征。有人提出,郤正《释讥》属于散体大赋、韵散结合,并有散文向骈文过渡化特征,还有人直接将《释讥》看作是“骈俪文”,这说明《释讥》兼具赋、文两重性质。

    《三国志·郤正传》录其《释讥》,“其文继于崔骃《达旨》”,可知在体制、主旨上,《释讥》仿《达旨》,有汉大赋的思想渊源。史书记载,《达旨》又模拟于《解嘲》,此类“主客问答”赋,自汉初至三国,一直有其体式传承。就思想内容而言之,此类“主客问答”体,主要讨论的是“立功”“立言”,其背后则又有政治、社会、文化的背景。

    由郤正上溯崔骃、班固、扬雄、东方朔,他们皆以学问为重,追求“玄静”的生活方式。他们对待利禄与学问的态度,反映了一种“修身”或“隐逸”思想。自《答客难》至《释讥》,从思想、形式与结构上,皆有其一以贯之的传统,体现了中国古代文学作品的前后继承关系。据《后汉书》蔡邕本传记载,蔡邕曾仿东方朔、扬雄、班固、崔骃等作《释诲》,从文体新变的角度上看,《释讥》或有另一种新的“拟作”传统。

    陈寿说郤正“文辞灿烂,有张、蔡之风”,从写作目的上看,蔡邕《释诲》是拒绝与中常侍为伍之作,郤正与蔡邕不与宦官为伍的态度相似。就此而言,《释诲》、《释讥》具有相似的写作背景。《释诲》实际上与其他文章也极为相似,即皆被人问难何以“默而无闻”,这说明《释诲》与其他文章的写作主旨,主要因“功名”问题。从结构上看,《释讥》借鉴了《释诲》的题名方式、结构与用韵模式。与其说《释讥》仿《达旨》而作,倒不如说袭《达旨》主题,而其结构、文体则袭自《释诲》,具有“释”体的新特征。

  •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文学 批评 制度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文摘要

    近代西学东渐,传统知识体系经历了意识变革、制度新建和学科分类细化的现代历程,“文学”及文学史的概念成为独立的知识生产领域和学科,包括现代学术意义上的文学批评史学科专业也很早就进入了大学教育体系。如随着1934年郭绍虞、罗根泽先生的《中国文学批评史》,作为一门学科专业的“文学批评史”,影响遂大。但从上世纪

    从孔融到陶渊明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论著评介

    近年来,中国文学史的写作出现一股新的潮流,即尽力摆脱西方理论的束缚。顾农的《从孔融到陶渊明——汉末三国两晋文学史论衡》一书亦有这样的努力。此书打破以往文学史追求的“全”,以“通脱”的姿态来写作,“内容不求面面俱到,有看法就多谈一点,其余则少谈或干脆不谈”,以人物为线索,观察“汉末三国两晋的作家、作品

    中国现代文学史的断代与当下文学的现状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7 \ 论文摘要

    如何划分现代文学的起点,一直在学术界颇有争议。中国古代文学的断代方法,是依据整个中国政治史和社会发展史的规范,按照朝代进行划分。但是,新文学的划分方法却和古典文学有所差异。新文学的起点并非划分在中华民国成立的1912年,而是划分在“五四”新文化运动发生的1919年。从1919年开始对现代文学进行断代,是包括钱理

    学院批评在当下批评领域的意义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热点聚焦

    为何选择文学史研究 梁艳:您似乎一直没有离开中国现当代文学领域,但又一直照顾着两头:一头是文学史研究,一头是文学批评。您的专业偏重于现代文学史研究,您提出的每一个文学史理论的新概念,都可以看做是您进入文学史研究的路径,但您又坚持在当下的文学批评中发出自己的声音,您能不能谈谈您选择这样一种研究道路的动机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