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思无邪”作为《诗经》学话语及其意义转换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文摘要 作者: 常森 浏览次数:33
摘要:  孔子曾说: “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基于“思无邪”之“思”被理解为实词( “神思”之“思” ) , “思无邪”之“邪”差不多同时被理解成了“邪正”之“邪” ,这牵动了对《诗经》与《诗经》学两方面的认知。”在文本的力量被释放后,汉唐《诗经》学的整个体系便出现了塌陷,朱熹《诗经》学说从各个方面看都称得上是与之并列的新的形态模式,足可命名为“宋代《诗经》学形态模式” 。此后,对该话语的重新定义以及对其原初意指的复归) ,则又表征了《诗经》学另外几个具有复杂关系的重要形态模式,比如汉唐《诗经》学形态模式、朱熹或者宋代《诗经》学形态模式、现代《诗经》学形态模式等。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思无邪”作为《诗经》学话语及其意义转换
    作者: 常森

    孔子曾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论语·为政》)此后“思无邪”就成了《诗经》学的重要命题。孔子这样说当然有自己的界定,可战国中期以前,孔子后学对“思无邪”之“思”有一个误解,促成了汉代经学家的新解释,奠定了人们对这一命题最基本的认知;宋代以降,质疑汉唐旧说者渐多,以朱熹为代表的学者为了消除旧解与《诗经》学发展的紧张对立状态,再一次完成了对这一《诗经》学话语的意义转换。总之,历史不断地层累,而当下对这一命题的所有诠释,几乎都是不同旧说的余绪。

    “思无邪”一语本出《诗经·鲁颂·駉》篇。其次章、三章、末章之内容与表达结构跟首章差不多完全一致,而收束语则分别作“思无期,思马斯才(在)”“思无斁,思马斯作”“思无邪,思马斯徂”。《駉》诗各章之“思”均为语助词。所谓“无疆”“无期”“无斁”“无邪”,正指言形形色色的马儿满布远野。孔子引“思无邪”一语概括《诗三百》,当是指三百篇之蕴藏既富且广,是就其内容而言的。

    由过去几十年出土的简帛遗存来看,传世文献在呈现孔子思想学说方面的局限性是十分明显的。出土文献中,最值得关注的是上海博物馆所藏战国楚竹书《诗论》。《诗论》是现今所知与《论语》孔子论说《诗经》关系最明确的文献。《诗论》首先就涉及到孔子对“思”字的理解。《诗论》第四章这些评论,可以断定孔子并不把该诗中的“思”理解为实词。尤其不可忽视的是,《诗论》的核心内容可以证明,孔子以“思无邪”概言《诗三百》,乃是指三百篇之蕴藏既富且广、无所不包。

    在孔子弟子至子思时代,“思无邪”的意义发生了一次深刻的转换:“思”字实词化,即被理解为“思想”“思虑”之“思”。湖北荆门郭店村战国楚简之《语丛三》:“思亡(无)彊(疆),思亡亓(期),思亡(邪),思(简四十八)亡不(由)我者(简四十九)。”由最后一句断语看来,“思”很明显被视为实词。引自《駉》诗的这几句都被用来描绘“思”的特性。将“思”当成了“思想”之“思”。这次意义置换并未明确落实到《诗经》学层面上,但在儒学范域,称这次意义置换同样有《诗经》学意义并不过分。

    基于“思无邪”之“思”被理解为实词(“神思”之“思”),“思无邪”之“邪”差不多同时被理解成了“邪正”之“邪”,这牵动了对《诗经》与《诗经》学两方面的认知。孔子开启了《诗三百》经典化的旅程,战国时期,《诗》最终被赋予了系统的儒学价值;而至汉初,这一进程又从民间学术层面跃升至官学层面,《诗》的经典化最终完成。由此,对传统《诗》学话语的认知、阐释或者再阐释,都必然地在这一学说体系的基础上进行。包咸、郑玄以下,绝大多数学者将“思”解释为动词性的思考或者名词性的思想,将“邪”解释为“正邪”之“邪”,将“思无邪”解为诗思之正。此时,关于《诗三百》的所有诠释都可以落实“思无邪”的取向,这一取向因此就意味着三百篇或者“诗人”全都是向世间提供儒学价值的渊薮。这一取向凸显了汉唐《诗经》学的特质。作为一种形态模式的“汉唐《诗经》学”,它至今依然会在某些历史层面上浮现。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武夷山朱熹研究中心成立暨学术讨论会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1989 \ 哲学界动态

    中国哲学史研究会、福建社科院、福建省社科联、闽北闽学会、武夷山国际兰亭书院等单位联合发起,建阳地区行政公署主办的武夷山朱熹研究中心成立暨学术讨论会,于1988年6月22~26日在崇安县举行。会议期间,与会代表从不同的角度对朱子思想及其影响,对朱熹思想的评价及建立武夷山朱熹研究中心的意义,进行了广泛的交流和探讨

    20世纪以来朱熹经学与文学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宋史研究年鉴2015 \ 第一篇 研究综述

    在中国历史上,由于特定的意识形态背景,“为数众多的经学家兼治文学,文学家亦擅长经学,而经典本身又蕴藏着丰富的文学思想,具有很高的文学价值。”[※注]而朱熹就是这样一位经学与文学皆擅长的学者,其经学思想与文学思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正如蔡方鹿教授所说:“朱熹的经学思想是他整个学术思想中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

    朱熹哲学十论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1 \ 新书选介

    该书讨论了朱熹哲学中有重要理论价值的十个问题。这些问题是以往朱熹研究中未曾提出或很少涉及的,虽各自独立却又构成有机整体。作者从问题意识出发,重新解读朱熹,从一个新的理论视角揭示朱熹哲学的深层意蕴并与现代哲学展开对话,提出许多新见解。在朱熹哲学的庞大体系中,很多看似矛盾的说法,经过重新解释得到了化解;

    “参也鲁”的诠释意向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5 \ 论文荟萃

    “参也鲁”是孔子对曾子的评价,也是孔子对曾参的唯一评语。《论语》中多有“曾子曰”引述曾参语录,也多次记载孔子与曾参的对话,但是孔子对曾子的评价则只有“参也鲁”这几个字。“鲁”也何义?孔安国注曰:“鲁,迟钝。曾子性迟钝。”何晏的《论语集解》照抄孔安国。皇侃的《论语义疏》也基本照抄而增益了孔安国的注释,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